返回

快穿:宿主她一心求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14章 这罪名我替你扛

    “帮我做任何事情都可以?”

    “嗯,任何事情都可以。”

    “好啊,那就帮我……如果我撑不住了,你就替我毁了这一切吧,反正烂都烂到根里了,推掉,重来。”

    阮小离神色深意,她笑颜如花的看着他。

    萧阖岐瞳孔猛然一颤,是他想的那样吗?!

    “好,我答应你。”

    这御书房中的谈话就是南国未来的命运了。

    小恶笑到肚子疼:“所以你搞歪的剧情一句话就拉回来?”

    “嗯。”

    “小离啊,你真的好懒啊。”

    眼看着剧情已经歪了,需要耗费巨大的力量才能推向原本的结局,结果她直接告诉世界男主让他毁了南国,推倒重建,这风格就很阮小离了。

    也就她能做出这样的事儿。

    ……

    萧阖岐来到南国已经半月了,他一直担任的都是一个旁观者以及陪伴的角色。

    他看着南之谌离每日天不亮就起床上朝,朝堂之上总是有人和她作对,她一身的本事全部被人折了,做事情束手束脚。

    下朝后她明显神色很疲惫,经常大动肝火让她身体变得更差了。

    她笑着说:“当皇帝就是这样,看似掌握了天下,但是其实就是水中的一帆无浆的孤舟,掌握不了方向,走不动。”

    她做什么事情都亲力亲为,每日都是数不清的奏折需要看。

    南国的大臣挺无聊的,递上来的折子里面居然有表达思念之情的,思念君王?每日早朝不是都能看见 吗。

    萧阖岐不想让她总是整日的坐在御书房,整日的大动肝火。

    所以他经常叫她出来走走,连练剑。

    这种时候才能看见她脸上露出笑容,露出轻松的模样。

    院中,阮小离身着明黄色的龙袍手持长剑于萧阖岐对打,她身形移动飞快,萧阖岐处处要小心。

    “谌离,你可以出师了!”

    “早就能出师了。”阮小离反驳了一句。

    萧阖岐欣喜:“你这是承认我是你师父了,乖徒儿,快点叫师父!”

    阮小离差点被他逗笑了,这家伙是有什么执念嘛,从小到大都一直想让她叫他师父。

    “不叫。”

    “我教你武功,授予你那么多东西,就让你叫句师父你不亏好不好。”

    “看剑!”

    阮小离飞快的一剑刺过来,萧阖岐连连后退,最后剑碰触到他腹部衣服就停了下来。

    阮小离抬着下巴:“你输了。”

    “不算,我刚刚走神了。”

    “走神是你的事情又不是我的事儿,你输了。”

    阮小离准备把长剑收回去,可是突然萧阖岐二指夹住了剑尖。

    他夹着剑移了上来抵在了自己胸口:“你怎么总是爱刺我的腹部,致命点应该是这。”

    阮小离快速的把长剑收了起来:“想刺你胸口的,但是怕没停住。”

    没停住人就凉了。

    萧阖岐脸色僵住了一下:“不至于停不住吧。”

    “这不是怕意外嘛。”阮小离拿着剑随手挥了几下。

    “那你可要握紧剑了……”

    萧阖岐莫名感觉自己的腹部很疼,他不自觉的伸手抚了一下衣袖。

    “行了,用膳吧。”

    “好。”

    ……

    深夜,萧阖岐刚刚洗漱完准备休息,突然窗子被人敲响。

    他将外衣披上走到窗边:“何事。”

    窗外的人是他带的密探。

    “侯爷,大兵压进南国了,大战在即。”

    萧阖岐神色瞬间跌入了谷底,终究还是大战了。

    为什么,北寒那边谁在推播这场战争。

    “传信给外公,阻止!”

    “侯爷,属下联系不上北寒边境的人,信件传不回去……”

    橙色的灯火照在萧阖岐俊逸的脸上,萧阖岐眼神中带着冷笑,有人想害死他啊。

    明知他来了南国,还要掀起两国的战争,我明摆着想要害死他吗?

    恐怕传信给外公也没有了,如果能阻止外公早就阻止了。

    萧家,谢家,一直稳了还这么多年,树敌无数。

    “我知道了。”

    片刻之后窗外就没有声音了,人已经走了。

    当天晚上,阮小离半夜被人挖了起来。

    边关传来急报,北寒的兵马大兵压境,意图为何昭然皆知。

    几位大臣连夜进宫了。

    “皇上,自您回来之后北寒一直在往边关派兵,而现在也有大批兵马调动的痕迹,我们不得不防啊。”

    阮小离穿着一身明黄色的锦衣坐在御书房的龙椅上,她头发只是滴滴的用着一个发带绑着,那张绝色的脸男女莫辨。

    阮小离冷眼看着底下那几个大臣。

    紧接着另一个人又说:“我们应当尽快向边关调动兵马,以防北寒之人攻城。”

    “可是……皇上大选在即,现又是干旱之年,这么多波动受苦的是百姓啊。”

    这几天朝堂之上天天吵着要给阮小离选妃。

    阮小离趁机开口:“大选延后,重中之重是边关和旱情中的百姓。”

    “不可啊,皇上登基以来已有三月,国不可一日没有帝后!请皇上收回成命。”

    “请皇上收回成命。”

    “请皇上收回成命。”

    “请皇上收回成命。”

    “……”

    一群人如同复读机一样。

    如果不是阮小离脾气好,这要真是原主,恐怕真的会被气吐血。

    这群大臣根本不分事情轻重。

    看来大选的事情是推不了。

    小恶:“你就任由他们吧,南国气数到头了。”

    阮小离没有回复小恶,她坐在龙椅上继续听着这群人说。

    突然有一人提出:“北寒的侯爷不是出使我国吗,既然派了使臣来,为何还要……”

    “恐怕是陷阱,恳请皇上将那萧使臣禁足!”

    “曾听闻使臣大人与皇上日常都在一起,不可啊,北寒如此态度,这使臣恐怕身上有诈!”

    “恳请皇上禁足北寒使臣。”

    “恳请皇上禁足北寒使臣。”

    “……”

    阮小离淡淡的看着那跪地的大臣:“说完了?”

    底下的人低着头眼神滴溜着。

    “传朕圣旨,今夜便亲点往边关派兵,粮草供给明早便出发,旱情受灾的接通救助不变。”

    “皇上……”

    “闭嘴!”阮小离捏了捏眉头:“朕乏了,退下。”

    “皇上……”

    “滚!”

    “……”

    御书房安静了,人都走了,阮小离坐了一会儿才出去。

    一出来就瞧见了站在长廊下的一身蓝色锦衣的萧阖岐,萧阖岐快步过来,无声的站在她身边。

    “萧阖岐,我可能要成为千古罪人了。”

    “不会的,你已经做得很好。”

    这罪名我替你扛。

    风吹的树叶哗哗响,夜晚的风冷的刺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