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宿主她一心求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15章 醉酒了

    “侯爷已经探查到了,此次带兵的是陈单将军。”

    “陈单……”

    这是他外公亲手教导起来的将领,他和陈单也有一些交情。

    萧阖岐拿起纸笔快速的写下了一封信。

    “半马加鞭把这封信送去陈单将军手里。”

    “是。”

    密探离开了,萧阖岐依然坐在案台前,他手指摩挲着毛笔的笔杆,脑海里快速的想着计策。

    他要毁了这拖累谌离的一切……

    “使臣大人!”

    屋外突然传来太监的声音。

    萧阖岐将笔放了下来起身走至门口:“何事。”

    一般都是南之谌离要找他才会派太监过来,可是现在已经是深夜了,太监怎么来了。

    太监:“使臣大人,皇上找您。”

    真是谌离找他。

    可是现下已经是半夜三更,这个时间她还没有休息吗。

    本来因为那些烦心事就已经操劳过度,脸色一天比一天难看,这么晚了还不休息。

    萧阖岐开门大步熟悉的向着大道而去。

    他走的飞快没有一会儿就来到了一座金碧辉煌的大殿。

    门口没有任何人守着,萧阖岐直接进去了。

    刚刚进入大殿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酒味,软玉铺成的地上还有几个酒壶倾倒着。

    萧阖岐脸色一沉:“谌离?南之谌离,你不要命了大半夜喝酒!”

    他快步的往里走,掀开一层层的幔帐终于到了内殿。

    这里的酒气更大了,稍微酒量不好的人估计都会被这酒味熏晕了。

    她这是泡在酒里了吧!

    “谌离?”

    萧阖岐快速的寻找着那个声音,终于瞧见了一个明黄色的身影坐在窗边的地上。

    “谌离。”萧阖岐走过去轻轻的呼唤。

    阮小离手上还提着一个酒壶,她坐在地上眼睛看着窗外,窗子不是很高,外面种满了一排玉兰,夜晚玉兰花都合上了也没什么好看的。

    她满身都是酒气,脸红扑扑的,眼神也有些迷离一看就是喝醉了。

    萧阖岐第一次看见她这般喝酒,这已经不能叫做喝酒了,应该叫做酗酒。

    想来是这些时日压力过大,她心里的烦闷发泄不出来,所以才会喝这么多酒。

    “谌离,起来,不要坐在地上会着凉的。”萧阖岐弯下腰准备将人扶起来。

    他我刚刚触碰到她的衣服,她就躲开了。

    “跟你说过几次了,地上铺的是暖玉……不会凉的……”

    萧阖岐眸色顿住了,他听到了什么?!

    南之谌离开口是轻软绵绵的女孩儿的声音!

    这是她本来的声音!

    即使谌离上次坦诚了她是女儿,但是开口的声音依然是少年的嗓音。

    萧阖岐以为她是习惯于少年音视人,所以不想转回为自己的真实声音了。

    毕竟说了那么多年的男人的声音,她自己恐怕也不习惯转变回来,但是现在……喝醉了的她面色红润眼神迷离不自觉的说出了自己的真实声音。

    萧阖岐感觉有些不真切,他单膝跪了下来直着身子凑近她:“铺了暖玉也会凉的,乖,起来好不好?”

    他想要听她再说一句。

    萧阖岐靠得太近了,阮小离有些不习惯的伸手推了他一下,把他推远一点然后喃喃的说道:“我不冷,把你叫过来是陪我喝酒……不是来听你念叨我的,你从小就爱念叨我……”

    娇嫩软软的声音,原来她的声音是这样的。

    她长着一只精致好看的脸,如果换上女装,绝色两个字恐怕都配不上她,祸国妖精形容倒是挺配的,虽然不太吉利。

    “你还记得我以前爱念叨你,但是我每次的念叨你都是左耳进右耳出,我让你要注意身体,让你不要想那么多,让你把所有事情都交在我身上,哪句话是你听过的?”

    他又靠了过来。

    “你好吵啊,萧阖岐,你再吵的话我就让你滚出去。”

    “好大的皇威啊,当了皇帝就是不一样了,硬气多了。”

    阮小离拿起酒壶又闷了一口,她打了一个嗝儿。

    “别讽刺我……你不是看见了吗?我这个皇帝一点威严都没有。”

    她神色中满满的抑郁之色,萧阖岐胸口一下刺痛,他抬手想要去触摸她的脸,但最终改成了夺过了她手里的酒壶。

    “别喝那么多,伤身,这几日本来你身子就不太好。”

    “别抢我的酒,还给我。”她想要去把酒拿回来可是却稳不住身子直接倒在了他怀里,她倔强的说着:“你把酒还给我好不好,我想喝醉,醉了,就没有什么烦心事了。”

    烦心到需要靠买醉来躲这一切。

    萧阖岐漆黑如墨的眸子如同一汪深泉,他将酒壶放在了地上,轻轻的拥抱着她:“所以当初为什么要离开北寒呢,自找苦吃啊。”

    他知道她心里有结,不离开北寒也依然不能安稳的过日子,心结不除,这辈子都不可能安稳。

    阮小离喝的醉醺醺的,全身特别热,现在被萧阖岐抱着,萧阖岐是个男人,胸膛如一腔热火一样,阮小离热的不舒服。

    “你别抱着我,好热啊。”

    “我不热,我凉。”萧阖岐稍微使点力就压制住了她。

    喝醉了的人果然比清醒的时候好控制。

    阮小离挣扎不开,干脆就靠在他怀里了,她眯着眼睛眼神撇到了他身侧地上摆放的那壶刚刚被抢走的酒。

    阮小离伸手快速的拿了过来,单手打开酒壶盖子,就往嘴巴里面灌。

    酒水猛的一倒,不仅倒进了嘴巴里还倒进了鼻子里,酒水从她嘴角蜿蜒而下。

    “咳咳咳……”阮小离被呛得咳嗽。

    萧阖岐脸色大变,赶紧去抢她手里的酒壶,可是阮小离却握着实紧。

    “咳咳咳……不许抢咳咳……”

    “松手,我都在你身边了你还敢这么喝!”

    “怎么不敢?”阮小离强忍住咳嗽脸上笑得一脸得意。

    怎么就不敢了?她又从来没怕过他。

    萧阖岐气的心口疼:“你就不能听点话。”

    谁家徒儿是这样的,不听师父的话,不怕师父。

    “我凭什么听你的话,萧阖岐,你管不了我的,我不仅不听你的话,我还要欺负你,还要在你头上作乱。”

    她神情兴奋显然是已经开始撒酒疯了。

    萧阖岐总算从她手心抠出了那个酒壶,但是他还没来得及把酒壶放在地上,怀里的人突然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直接挣脱了,并且一把将他按在了地上!

    萧阖岐后背重重地磕在了地上,而阮小离扑了上来,她满身酒气坐在了他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