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清隐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4342 钱多了也心慌

    没等伊藤博文接着往下说呢,远处的福隐儿 突然招手道“伊藤……带我出城转一转吧,我想吃宵夜了!”

    “南山市场那边有一家沙茶面味道最好,我换平民衣服咱们去吃啊……”

    “哈伊……谨遵少主令,在下这就去安排,这就去!”

    伊藤一溜小跑满脸笑的都堆上了花,哪里有刚刚城墙阴影中满脸阴霾的样子!

    肖乐天可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成为养在深宫中的花朵,他要自己的孩子先是一个正常的人,一个人格健全的人,然后再学那些金字塔尖上的帝王心术!

    对于福隐儿来说,只要安保工作做到位,那么肖乐天倒是愿意他去市井转一转,甚至去贫民窟看一看,让他知道人生其实大部分都是苦的,而不是都在食肉糜!

    焰火表演已经持续了足足三个小时,今天华族烟花费用少说也得四五十万两白银,这是何等的奢侈浪费?本来肖乐天是不肯的,但是架不住大议会全票通过啊!

    普法战争胜利之后华族批准了一大笔庆祝经费,眼下从满清身上割下这么多租界这更是值得庆贺的大事情,怎么能心疼那点银子呢?

    华族又不是没有钱,如今华族金融业完全是货币供应过量的趋势,在金银本位的时代居然出现了轻微的通货膨胀,可见那十二亿金法郎的赔款对华族冲击有多大了!

    有钱就得花,这华族最近奢侈之风可有点抬头,大议会对于几十万两的烟花钱哪里有不批准的道理,其实算上城下的游行表演,花车巡街,歌舞演出还有给老人、伤残军人还有孤寡孩童等等的年金红包。

    光是1872年的这场春节庆祝,华族一共批准了二百七十万两白银的经费!

    这钱花的肖乐天都肉疼了,酒酣耳熟的时候,他偷偷拉着岳父低声说道“工业特区必须要加快进度了,我的老泰山啊,你看这群人花钱这个架势,真是不要命!”

    “十二亿金法郎三年基本上就能赔清了,中南美洲的金矿和银矿咱们也投资了不少,金银货币一直都处于净流入!”

    “但是我们华族内部的生产力跟上了吗?还没有啊,差距还大得很呢……”

    “货币多了,可是生产出来的物资数量跟不上,那么自然造成物价腾贵,您得多留心啊……”

    范镰瞪了他一眼“我留心?我怎么没留心啊,可是这货币如潮一样的涌上来了,我能怎么办?”

    “你还少算了大清国内部呢!如今南票的购买力越来越强大,老百姓越来越认咱们的纸币了,弄的央行每月都能吸纳大量的白银储蓄!”

    “我这几年光藏银子的银库就修了六个!实在是太多了,逼得我把印纸币的规模一再缩减,目的就是让这些白银再流回市场上去,我是真害怕了!”

    “可是没用,这亚洲各国想跟咱们华族做生意的人太多了,所以只能多多印刷纸币,多铸造银元!”

    “你得催着点,美国和德国的铸币机已经延期三个月没有到货了,再这样我可不用他们的了,我直接换英国机子!”

    老岳父这是好长时间没有训斥女婿了,可算找到了个机会打开话匣子可就没有把门的了,周围四天王等老臣,看着范镰训元首一来一来的,都偷偷的暗笑。

    肖乐天挠了挠头“得得得……岳父您说什么就是什么,我知道您这工作不好弄,所以我才给您出主意啊!”

    “归根结底,金钱本身是没有啥价值的,你说金子和银子能吃还是能穿?他只有换成了商品,才有价值……”

    “这玩意就是个标的物!标的物比商品多了,自然物价飞涨,标的物比商品少了,自然会降价通缩!”

    “所以我们要关注的第一个点,还是生产力,咱们得多生产出商品出来,然后再配套合适的货币供应!”

    “如今钱实在是太多了,生产力跟不上……怎么办?那就只能先从基建开始玩儿,咱们这么多特区开始都要投资,要把钱都花在这上面!”

    “您是老人了,德高望重,在大议会里您得说话劝他们啊!不能这么瞎花钱,多买几台机床不好吗?多造几艘货轮他不香吗?”

    “好好好……你说的对,都听你的……但是我还要问你一句啊,我这身子骨是一天不如一天了,你究竟准备选谁接我的班?”

    “这华族央行控制了整个亚洲的金融秩序,我不能干到死啊……”

    肖乐天也锁住了眉头“大过年的您怎么提起这一出了?”

    “怎么不能提?你是华族元首,不能学小民百姓那一套,讲究什么避讳……不就是一个死吗?我有心理准备,你也得有!”

    “接班人你必须要提前考虑,提前培养……”

    “那……岳父您说谁合适?您总得给我一个名单思考一下啊!”

    范镰琢磨了琢磨“哎……其实人选也就那么几个而已,必须要熟悉全局的人才,要多年接触高层的!”

    “商议会里那几个头头其实都可以考虑,比如米芾还有老牛他们俩,剩下的如果你不嫌弃身份的,胡雪岩也行……最近我看那个盛怀宣是个人才值得培养一下,可惜是李鸿章的人!”

    “你要是舍得,海军里你把金三顺那个小子给我调过来,他确实有两把刷子,但是估计你舍不得消耗海军人才……”

    “再有一个……柳踌躇……可是他曾经当过乞丐,传出去对国体有点不好听啊……”

    “想来想去也就这几个人靠点谱,其他人不是说不行,但是培养起来需要时间……这几个人,接触过真正高层的运作,知道怎么考虑全局啊!”

    肖乐天想了想也无法很快做出决断“那我慢慢考虑一下,岳父这段时间还是要仰仗您多辛苦了!”

    “不过最后您说的那句话我可不敢苟同,干嘛瞧不起人家柳踌躇啊?当过乞丐也是因为兵荒马乱造成的,又不是他自己吃喝嫖赌抽大烟……”

    “哎……我就知道你得这么说!”范镰叹了口气“其实我对柳踌躇没有任何偏见!但是你别忘了,如今华族不是过去那个万国都不承认的地方小军阀了!”

    “咱们是一个国家了,英法美德都跟咱们换了国书,咱们也是世界一列强!这时候真的得要面子,不能丢了国体啊!”

    “人家洋鬼子地界儿的官员,那个不是几代的贵族身份?偏偏咱们这弄个乞丐……”

    肖乐天眉头紧锁,他突然发现岳父老了,真的是老了,老的有点固执偏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