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清隐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4344 喜忧参半

    怀中的福隐儿,马车外一路跟随的伊藤博文,酒席宴上说话古里古怪的岳父,还有就是整个华族内部,越来越多的拥立帝制的声音!

    种种的一切串联在一起,脉络终于清晰了,肖乐天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难道说岳父才是整个华族拥立帝制的背后推手吗?很有可能啊,为了他的外孙这个老头能办的出来!

    哎……毕竟还是十九世纪,毕竟还是在皇帝的大旗下长大的一批人,这些人心中的辫子怎么就死活都割不掉呢?

    非要逼我当皇帝,然后福隐儿当二世?就这么过瘾吗?怎么就没有任何一个人懂我的苦心啊!

    这都什么时代了?再过四十年一战都爆发了,就算眼下华族实行了帝制,我肖乐天当了皇帝了,能传几代?

    连一百年都撑不过去的,到时候帝制解散整个国家重新选择制度的时候,那又是一场血腥惨烈的内战!

    这要是还是17世纪,18世纪也行,各大洲联系不深入,各国相互征伐受到山川海洋的阻隔!

    要是真是那个时代,我肖乐天也可以尝尝皇帝的滋味啊!可是不行,眼瞅着人类就进入电气化,航空航天时代了,真要是百年后华族爆发内战……

    不敢想啊,到时候西方文明就能集合十八国联军,直接军事干预了!这已经不是能关着门过日子的年代了!

    可是怎么跟这些人讲明白这个道理呢?讲不明白啊,他们不是穿越者,他们不知道未来的战争有多恐怖!

    “儿子啊……知道爸爸为什么给你起的乳名叫福隐儿吗?你要隐藏起来……咱们未来的家族也要隐藏起来……”

    “不要傻傻的冲到最前面当公众的靶子,咱们不当坦克,不当肉盾,咱们要当阴影中的刺客和黑暗法师啊!”

    “把我们的财富和势力瞧瞧的藏起来,暗中影响人类世界的进程!”

    “我们可以偷偷的颠覆小国家,我们还可以暗中资助更新的科学技术,我们可以秘密的控制人类世界的教育,我们还可以用传媒影响大众的心灵!”

    “最关键的一点,我们做到了这一切,还不会让任何人发现……我们会推出一个个的肉盾坦克在前面吸引火力……”

    “智者要深藏于渊!孩子啊,你能明白父亲的苦心吗?”

    福隐儿肯定是听不懂的,但是他好像能够感受到父亲的情绪一样,看着窗外万家灯火的那张小脸突然也变得忧郁了起来!

    这个新年终归是喜忧参半的,京师的载淳终于饶了三位王爷的性命,如此善政换来了以惇亲王为首的一大批八旗贵胄的欢呼!

    这可是发自内心的,这些王宫贵胄们看到恭亲王这样的大罪都没有死,那么自己的身家性命还是有保证的!

    也就是说载淳虽然有往暴君方面发展的迹象,可是他骨子里还是念着天家亲情的!

    只要不死就有可能活,八旗这批人深知这个道理,当年多尔衮死了顺治开馆鞭尸,可是后来后人不一样也平反了吗?

    鳌拜狠不狠,康熙爷狠不得抽筋剥皮但是最后也没有杀头,过后鳌拜后人也一样平反!

    都是一家人,何苦把事情做绝,圈禁就很好了,吃点苦头未来改好了,还能再起复呢,就算老子起不来了,不还有儿孙吗?

    紫禁城内一片花团锦簇,而永定门外的一辆黑棚车队,却凄凄惨惨哀嚎声一片!

    奕?、载澄加上王爷的几个福晋和更小的儿女,一共六辆黑棚车,拉着有限的一些随身衣物被褥,穿着破旧的衣服,在三百人的押送下正准备离开京师!

    恭亲王的脖子上挂着黄绫缠绕的铁链,这是王爷的特权,哪怕上枷锁也要遮盖一下,他敲了敲车窗笑道“这位小哥,能停一会吗?让我再看看这京师风物吧?也许以后就看不到了……”

    押送恭亲王去西陵的任务不知道怎么搞的就落在了那三宝和侍卫首领伊思哈的头上!

    这二位一个是皇帝新军军官,保皇党的死忠,一个是慈禧的面首也跟恭亲王尿不到一个壶里面去,他们可不会给他面子。

    那三宝嬉皮笑脸的说道“哎呦……王爷啊,这京师风物有什么好看的,都已经出城了就是一个破城门洞子,大冷天的咱们还是早早去西陵吧!”

    “之前万岁爷已经传令下去,让那边做好准备了,到时候暖和的火炕,热乎的酒菜,吃着不美吗?”

    伊思哈可没有好脾气,大过年的领了这么一个押送犯人的任务,还是个烫手的山芋,你也不敢敲诈勒索,还不敢出什么意外,典型的苦差事!

    在京师里过年多好,只要把西太后伺候好了,那是吃香的喝辣的要什么有什么,过年那些龌龊官儿,那个不偷偷来给自己送礼呢?

    太后恩典,每年还要赏赐不少金银财宝,人参鹿茸什么的,最近伊思哈还偷偷摸摸的偷了两个太后身边的宫女!

    哎……还是年轻的宫女偷的有意思,太后再怎么保养也比不上那小姑娘啊!

    多好的日子,给坐金山也不换啊,可是偏偏让万岁爷点了差事,大冷天的去西陵押送犯人,苦也苦也!

    “我说王爷啊!咱们到那座山就唱那支歌!这都什么时候了,还不愿意走呢?”

    “奴才知道您想什么呢,是不是还想等恩旨啊?别等了,保住命就不错了,别恩旨没等到回头万岁爷反悔啊!”

    “嗯……也有可能您是要等老朋友送一送?切……想什么呢,这年头还有谁敢沾你这个包?还是赶紧上路吧……”

    奕?脸腾的一下就红了,自己贵为亲王执掌帝国这么多年,到最后让一个奴才面首如此顶撞,这是一点脸面都不给留啊!

    那三宝都看不过去了,心说做人留一线日后好见面,你伊思哈也不是没落魄过,怎么现在尾巴翘的那么高?

    但是毕竟这位是慈禧的面首,自己可不敢招惹,只要在一旁讪笑着。

    奕?涨红着脸从腰带夹层里摸出一块玉扳指“侍卫小哥,本王知道你们辛苦……可是我这家产刚被抄没,也没有什么银两心意……”

    “就这么随身的一件玩物儿,不成心意,二位小哥换点酒喝吧?”

    黑棚车内顿时传来女人的哭声,恭亲王的福晋们看着天一样的王爷,此刻卑躬屈膝的给奴才送礼,全都忍不住哭了起来!

    扳指儿就一个,可是押送主官有两人,这可如何去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