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清隐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4345 送别

    东西是好东西,恭亲王随身把玩的物件儿能不好吗?

    满清贵族都爱玩儿扳指儿,这是过去马上打天下时候流传下来的习俗,此刻虽然不用这些贵族们骑马打仗了,但是习俗却留了下来。

    这是一块黄玉雕琢的扳指儿,经过多年盘玩儿上面一层润润的包浆,一看就不是凡物。

    东西虽然好但是只有一件,而且恭亲王刚刚说了,请二位换银子买酒喝,也就是说恭亲王再难拿出第二件送礼的物件儿了!

    悲凉啊,那三宝心中涌出兔死狐悲的感觉,堂堂恭亲王给下三等的奴才送礼,而且送礼都凑不够数儿,他是真没东西了!

    那三宝扭头假装咳嗦,生生压住了眼窝的酸楚,总算是把泪水给憋回去了,再扭头的时候依然是一脸玩世不恭的样子!

    “嗨……扳指儿啊!伊思哈大哥你就收了吧……”

    伊思哈闹着头笑道“哎呦,这多不好意思啊!”

    “什么意思不意思的,我要这东西也没有用啊!自从入了御林新军,我就一直玩洋枪了,弓箭都多少年不摸了,这扳指儿给我算是白瞎了,你拿走拿走……”

    伊思哈就等这句话呢,接过黄玉扳指儿就套在自己手指上了!

    那三宝笑着对奕?说道“王爷想在这休息一会,看看风景也好,但是您得体谅我们也有任务……”掏出怀表看了一眼“洋人钟点半个小时吧!奴才也只能做到这样了!”

    奕?拱手笑道“承情了,承情了……半个小时就行,半个小时就行!”

    瘦弱的奕?,身穿半旧的黑缎面棉袄,连件儿像样的皮裘都没有,脖子上挂着黄缎子遮掩铁链,孤零零的站在车厢旁边抬头看着永定门高大的城楼。

    斑驳的瓮城上面钻出了枯枝败叶,三层重檐的门楼彩画都剥落了,西北风吹过一阵黄土漫卷着从城门洞口刮过!

    来来往往的人们东的缩着脖子一溜小跑,很多人远远的打量着押送的人马,可能有人已经猜到奕?的身份了,但是此刻哪里有人敢靠前半步啊!

    多熟悉的画面啊,以前经常看见但是都没有往心里过,而此刻却好像看不够一样,天知道后半辈子还能不能再看一眼!

    奕?其实就是想等人,究竟等谁他也不知道,可能他还幻想着这么多年的执政,总有一些有良心的官员来送一送自己吧?

    可是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城门洞里来来往往的百姓商贾很多,却没有一个人冲他走来!

    载澄小心翼翼的在一旁说道“阿玛……别等了,此刻那些官员都在紫禁城里拍马屁表忠心呢?没人会来的……”

    “哎……我知道,我知道啊……”

    半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这么短的时间都不够护城河冰面上的小孩们比赛一轮冰车,看着怀表上的指针,那三宝歉意的说道“王爷……还是走吧!奴才肩膀窄,实在挺不了太长时间……”

    “哦……好好好……多谢小哥了,以前也没有照顾过你们家,真是抱歉了……走吧!”

    马车夫拎起鞭子,三百护军准备上马,这一行人就要离开京师,可是就在这时候从城门洞内传来一阵密集的马蹄声!

    “等一会……等一会……慢点走……”

    奕?身子一震,一只脚都蹬在了上车的木凳上,这下可就不动地方了,扭头往北方就张望!

    冲来三匹健马,当头一位正扯着脖子吼呢,后面跟着的是两名常随一样的奴才!

    “老六……六弟等等我……哥哥送送你……”

    眼泪夺眶而出,奕?用手背抹都抹不过来,原来到最后还是自己的五哥来送行了,此刻才知血亲啊!

    奕誴冲出瓮城,城门口的兵丁赶紧跪拜一地,五爷跳下马来大步走到奕?面前抓着他手说道“老六……哥哥送你一程,别怪哥哥来的晚,我也是刚从宫里出来,宴会都没有吃完!”

    “这……这么冷的天气,你怎么连一身皮裘都没有,你这么瘦怎么熬的住啊!”

    奕誴解开自己狼皮大氅反手就给奕?披上了“那些狗奴才啊!抄家抄的比狗舔的还干净!就不能留两件大氅吗?”

    “一群混账王八蛋!看见谁失势了,他踩的比谁都狠!”

    眼睛一扫,奕誴就发现伊思哈左手大拇指上哪一抹明黄色了,五爷什么不知道,什么没见过,脑子一转就明白怎么回事儿了!

    当时就要发作,他肚子里的邪火顶着往上烧!

    奕?赶紧用话拽他“五哥,五哥啊!你在京师要多多保重身体,西山营那些混球,还是能听你的话的!”

    “别累着自己了,京师这些王爷,都是咱们八旗的元气啊!”

    “兄弟我不孝,如今有机会给父皇去守墓,也是我的造化……哥哥不要担心!”

    兄弟二人相互珍重,最后奕誴还从马背上拎下两个包裹“这是一些酒肉吃食,你留着路上吃……”

    “你……你过来!”奕誴冲伊思哈和那三宝招了招手,这二人赶紧一溜小跑过来谄笑伺候!

    “给五爷请安了!五爷您吩咐……”

    奕誴在袖口里摸出一卷橡皮筋缠着的纸币,看样子足有两千多块,直接就丢在伊思哈的手里了!

    “这些钱,是本王赏你们路上喝酒吃肉的,你们一个个别跟本王耍花样,我也江湖王爷,底下的事情什么不懂?”

    “恭亲王就算是圈禁了,也是爱新觉罗家的血脉,不是你们能折辱的!”

    “该给恭亲王的酒肉吃食不能少一点点,你们要是敢克扣,我回头可饶不了你们!”

    伊思哈都领到两千银元的伙食费了,哪里还能说什么二话赶紧马屁成车的往上送!

    没有不散的宴席,送别终归还是要分别的,载淳拎着那两包吃食上了母亲的车,一进车厢载澄就把包裹打开了!

    嫡福晋看着酒肉吃食里夹带的那些金瓜子和银元,还有纸币顿时眼泪汪汪的哭了出来。

    “孩子啊……要记着你五伯的恩情啊!患难见真心啊……”

    押送的队伍终于走了,奕誴站在城门外呆呆的看着,一直看到车队变成了远方的一个个黑点,这才扭头准备回城!

    “走……回宫里去!妈的,敢羞辱我六弟,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