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清隐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3659 滥杀无辜

    奕誴在亲信耳边耳语几句,嫡系领命扭头下船离开了队伍!

    快马沿着河堤一路向南跑去,不知何故突然惊动了那些藏在河堤北面的村民,这些没见识的胆小百姓早就让各地方的衙役们给训斥成惊弓之鸟了。

    在加上没日没夜的破冰劳作,很多人趴在地上的时候就睡着了。

    突然传来的马蹄声音,惊醒了瞌睡的村民,一些神经质的百姓都睡眯瞪了睁开眼睛就喊“我没有偷看,我没有偷看……不要杀我……”

    跟梦游一样或者干脆就是诈尸,穿着破烂棉袄的村民扭头就跑喊的声音跟鬼叫一样!

    有一个就有第二个,本来这些村民都已经被吓破胆了,此刻就跟炸营一样的乱了起来!

    还没等那些衙役们作出反应呢,之间河堤上奕誴的亲信侍卫二话不说抄起马背上的猎弓,弯弓搭箭蹦的一声,弓弦发出低沉的颤音。

    嗖……一道黑光冲着那名睡眯瞪的村民后背就飞了过去!

    噗哧……染血的箭头直接从心口钻了出来!

    睡魔一下子就没有了,清醒过来的村民看见的确实心口钻出来的血箭,他想张口惨叫却吐出来的全是血。

    “谁敢大声吵嚷!杀无赦!”马背上的侍卫收起猎弓继续催马向前。

    直到这时候维持秩序的衙役们才清醒了过来,这帮人平日里欺压百姓都有一手,但是真遇到大内侍卫,他们也吓的屁滚尿流。

    鞭子顿时抽了起来“该死的贱骨头,我让你们不许出声你们都是死人啊!”

    “跪下……全都趴在地上,谁都不许出声!都不想活了吗?”

    “你还敢哭?死的就是你亲爹你也得忍着!你全家都不想活了吗?”

    连抽带打,这些破冰的百姓们一个个吓破了胆都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就连死者的家属也得把泪憋到肚子里,根本不敢出声哭泣。

    一切都是个小插曲,船队上的贵人们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载淳一直都在开会,奕誴一直都在看河边的风景。

    翁同龢在写周折,庆三爷正在计算账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忙,谁都不会多关注一下河堤那边的世界!

    一条河堤,万人堆就!河堤那头是你,河堤那头是我,高低贵贱如刀一样分的清楚明白。

    满清毕竟已经统治了这个国家二百多年,搞现代工业的本事肯定是没有,但是杀人放火砸黑砖的本事可是一整套的。

    当天晚上,北方工业特区就发生了严重的枪击案件!

    同治帝载淳在特区逗留了也就四个小时,这四个小时里最精彩的当然还是激进工人们和皇帝的当面对抗。

    工头辛剑此刻俨然成为了英雄,在平日里他们最爱聚集的二荤铺里,这名英雄受到了全场人的热捧,不一会的功夫就灌了他一斤莲花白。

    人以类聚物以群分,不同性格的人都有自己的大本营,那些老实干活的工人下班也就回家找老婆孩子吃晚饭休息去了,而这些平日里就爱读书看报思想激进的工人则下班后习惯的在二荤铺里聚会。

    饭菜实惠不贵而且味道还好,弄碟猪头肉花生米五香蚕豆什么的,就能下酒了,吃完了再来碟包子轿子。

    菜色平常酒也一般,就是二锅头、莲花白之类的,但是胜在便宜,一顿饭花不了个三角五角的就能吃好喝好!

    这里是激进工人们的大本营,他们来这里也不仅仅是想填饱肚子,更重要的是用这段时间来交流思想。

    每天琉球出版的报纸都会由识字的工人讲解,还有辛剑等恩养众义务给其他工友开识字班扫盲。

    元首的各项政令,人们听不懂但是可以多沟通啊!如何把官话变成人人都能懂的白话文,那就要靠这些普通工人本事了。

    这是一群思想非常开明的工人,在满清的眼里他们就是非常危险的激进派,这些人甚至都学习过西行漫记,并延伸开来学习各国的历史和政治体制。

    就辛剑这群人早就把满清这种政治制度给归类到历史的渣渣中了,早晚都是要推翻的!在他们的心中,未来能够救华夏的只要元首的政治制度。

    这种人何止是激进简直是把帝王将相都当做粪土,哪怕同治帝就站在面前了,他们也没有丝毫的尊敬!

    工头辛剑今天的表现让这些激进工人们兴奋无比,所有人下班之后全都集中到了二荤铺,点了平日舍不得吃的好酒好菜。

    “让我们共同敬辛剑一杯!有种!”

    “有种!有种!有种!”人们齐齐的喊着口号,把气氛推到了极致!

    “太过瘾了,你们是没看翁同龢那张脸啊!都气成猪肝色了!”

    “最后逼得狗皇帝都道歉了,就差下罪己诏了!哈哈哈……”

    “也不想想这是什么地方?这里是特区,有治外法权的,他满清的律法管不到咱们!”

    “喝酒,干杯!”

    辛剑已经灌进去一斤半白酒了,此刻摇摇晃晃的都站不稳了,他举起杯子喷着酒气喊道“工友们……兄弟……兄弟们……让我们为……为元首举杯!”

    “没有元首就没有我们今天的扬眉吐气!想要……想要报恩就给华族多……多多……多早钢铁……”

    “没错!多造钢铁,多产大炮,武装百万强军!推翻这个黑暗的天下,华族万岁!”

    气氛简直是爆棚了,辛剑只感觉脑袋一个劲的发晕,他摇摇头往后门走去,他得去放一放水了。

    跟他一个班的工友没有喝多,一看不放心赶紧跟着出去一起放水!

    “你……你不用扶着我,我没有醉!你……你看我还能走直线呢……嘻嘻嘻……”

    两个人晃晃荡荡走到二荤铺的后巷往厕所方向走去,可是还没有走到呢就憋不住了,醉鬼也顾不上什么素质不素质的,靠在墙边就开始放水。

    可是谁都没有想到,黑暗的后巷一个阴影慢慢的靠了过来,一把散发着金属光泽的**瞄准了喝醉的辛剑。

    持弩的手非常的稳健,一看就是老手对准目标丝毫没有手软就扣动了扳机。

    蹦的一声闷响,弩箭电光一样的射了过去直奔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