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清隐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3660 激愤

    疯子和醉鬼的行为是最难判断的,辛剑今天是真的喝多了,他一手扶着墙都已经站不稳了,脑袋还不停的往墙上撞。

    喝酒有个讲究叫做见风死,有的人坐在桌子上一直喝酒你怎么也看不出他喝多了,但是只要站起身来出酒馆吹一吹风,他就会立刻晕菜。

    辛剑今天就是见风死,他的脑袋天旋地转,心口一个劲的恶心张开嘴哇的就吐了出来。

    人要是吐酒就会低下头,就低了这么一手札的高度,那支必杀的弩箭可就错过要害了。

    本来是直奔后心窝的,但是这么一低头一吐,弩箭噗哧一声正好刺穿了左肩胛骨!

    剧痛传来辛剑大吼一声“啊!”

    旁边一起放水的工友顿时被吓醒了酒“怎么了?啊……有刺客!辛剑遇刺了……”

    好家伙,这一嗓子比钢铁厂里1500吨水压机的撞击声还要大,二荤铺里呼啦啦的跑出来一群人。

    刺客的**是单发的,根本没有二次装填的机会,一看人多扭头就跑,三步并作两步居然翻过了墙头在屋顶上飞奔。

    工人们虽然有一把子力气但是毕竟不是练过武功的高手,他们只能在胡同里喊人围追堵截,有的还捡起砖头往房顶上丢。

    一整片居民区上万的百姓都轰动了,人们点起烛光披着衣服走了出来,乱哄哄的半个城都惊动了。

    有时候热情是敌不过专业的,那名刺客身法不错,在黑夜中借着夜行衣的保护三绕两绕就消失不见了。

    人们骂骂咧咧的继续搜索,而那边辛剑也被紧急的送去西医诊所了!

    华族目前拥有全亚洲最好的西医体系,在元首的倾力扶持下,很多西医的门类水平甚至超过了欧洲。

    外伤治疗、细菌学、输血研究……这些都是华族的强项,辛剑的伤送到这里就算是有救了!

    手术室外,工友们一个个满脸愤怒,他们能猜到这是谁干的,出了满清就没有别人了!

    上午不过就是和小皇帝争论了几句,当天晚上就下这样的黑手!

    “无耻,不要脸!太下作了,太下作了!”

    “必须要报仇,咱们得报仇啊!”

    “怎么报仇?那是满清的皇帝啊!再说了咱们也没有证据!”

    “那就这么白让人欺负?”

    “不能白受欺负,咱们联合起来,先去同知衙门抗议去!他周明奎怎么也是满清的狗腿子,先找他算账!”

    “没错,找他算账!我们去游行,去示威!”

    呼啦啦五六十名激进的工人就聚集在一起了“拉条幅,然后找咱们的工友,人越多越好!”

    “今天这件事不能白吃亏,游行、示威、抗议!”

    这件事儿要是发展下去可不得了,工业社会早期的工人阶级都是非常激进暴力的,三两句话要是不对付游行就有可能动手。

    一旦动了手,后果不堪设想,周明奎估计小命都保不住!

    人是越聚越多,正当人数超过一百之后,特区警察总局终于派来人了,一名副局长带着十多名警察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领队的副局都是工人们熟悉的,周桐以前混江湖的时候有个绰号叫做铁鹞子!

    当初是跟着春十三娘的手下负责北京城的情报工作,后来经过层层筛选、包括积累功绩,还有多次培训,这个铁鹞子也升官了。

    “你们要干什么?闹什么事儿?你们就算杀了周明奎又能解决什么问题?”

    “周局!那辛剑也不能白死啊!”人们激动的吼道。

    “扯淡!谁告诉我辛剑死了?里面的医生告诉你的?”周桐扭头对身后的一名小徒弟说道“虎头,去里面看看,问问大夫辛剑的情况!”

    一名大概十二三岁的男孩子,长得虎头虎脑的,听到师傅的命令一溜小跑就进了诊所。

    周桐看着面前激动的人群放平缓了声音“你们先醒醒酒,消消气!都气迷糊了吧?周明奎是什么身份你们难道不知道?”

    “从1865年开始,周明奎就已经是个摆设了!他一手拿着满清的俸禄,一手拿着咱们华族的工资,他本来就是放在特区的一个形象而已!”

    “说到底他就是满清丢出来的一个弃子,放在特区向世人证明这里还是他大清国的土地,就有点政治意义罢了!”

    “这种人,你们要是围攻甚至有些冲突,最后只不过是给满清外交口实!”

    “你们一时痛快了,回头怎么办?还不是元首给大家伙擦屁股?”

    “实话告诉你们吧!满清的心狠手辣你们是没有亲眼见过,我当年在四九城办差的时候,亲眼见过鞑子的手下满门抄斩啊!”

    “他们杀自己的奴才下手更狠,上到八十,下到八岁,连雇佣来的仆人都不放过,连审判都没有全都杀了一个干干净净!”

    “今天这个刺客行动失败了,没准第二天就会被鞑子自己人给处死,到时候可就更是死无对证喽!”

    一番话说的在场所有人沉默不语,这时候那个叫做虎头的孩子跑了出来“没事儿了,辛剑大哥没事儿了!”

    “弩箭只是伤了肩胛骨没有刺穿心脏,而且辛剑大哥酒喝的也太多了,都没有上麻药就直接缝合伤口了!”

    “辛剑大哥说了,这件事谁都不要闹,层层上报……我相信元首一定会给个交代的!”

    “好!焦虎头……你给这件案子进行笔录,回头一式两份,一份警察局,一份中情局,速度快点!”

    铁鹞子周桐安排好一切,下令让这些工人们都散开了,他走进病房的时候辛剑正靠在床边迷迷糊糊的半睡半醒呢。

    “辛剑!我真没有想到你最后居然忍住了,没有带头闹事,不错……既然这样,我代表中情局给你一个任务怎么样?”

    辛剑睁开眼睛“只要是给元首效力,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好!我最近会筛选一批优秀的工人,进行中情局的特训,你做好准备赶紧养伤,这个特训班你必须要参加!”

    “等着吧,用不了一年半载,你们就要去北京城出任务了!”

    “想报仇就要懂得忍耐,弄死一个刺客没啥意思,要弄咱们就弄死这个满清国!”

    “没错!辛剑大哥,回头我帮你……灭了这个该死的满清国!”门外传来焦虎头的声音,那个孩子一脸的仇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