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园似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 心中那抹朱砂(3)

    小包子头摇得像拨浪鼓:“不要!我要看大将军!将来包子也要做大将军,把坏人打得不敢越境一步!”

    “儿子,你出去问问。谁不知道你父王带兵才是最厉害的?何必舍近求远?等你五岁开蒙后,父王教你兵法,好些都是父王在战场上总结出来的!”朱俊阳希望自己才是儿子最崇拜的那个。至于赵晗……哼,靠边去吧!

    “真的吗?“小包子将信将疑,扭头看向母妃,想在她那儿寻求答案。

    余小草把儿子抱过来,让他坐在自己腿上,笑着道:“我们小包子真厉害,居然还知道‘不让敌人越境’!果然遗传了你父王的优秀基因,将来肯定是大英雄、了不得的大将军呢!”

    她这一句话,瞬间让父子俩都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朱俊阳:果然,在媳妇的心中,他就是个盖世英雄,了不起的大将军!

    小包子:母妃说得太对了!包子将来是要做大将军、大英雄的!

    “那……我们明天还去药膳坊看将军骑大马吗?”小包子正着黑宝石一样的大眼睛,脸上可爱的表情让人不忍拒绝。

    余小草对萌物没有抵抗力,点头道:“去啊!顺便在药膳坊吃药膳。”

    “还要吃余记糕点铺的山药糕、红豆冰、泡芙和小蛋糕!”小包子掰着手指头数着——怎么办,想吃的东西太多,都数不过来呢!

    “小馋猫!你有几个肚子呀?”余小草刮了一下儿子的小鼻子,笑着道,“想吃,以后母妃天天让人给你做。但是,一天只能吃一样,还不能耽误吃正餐哦!”

    小包子乖巧地点点头:“那……明天能多吃两样吗?”

    余小草想了想,点头道:“可以。不过,一样只能吃一块!”大不了,让人提前去余记,让给做小孩子一口一块的特制糕点。

    现在京城的余记糕点,是她陪嫁给小莲的。是由小莲家的忠仆管着的。余记糕点又重新从金玉糕点铺,改回了“余记”的招牌,生意依然一天比一天火爆,每天门口都排了很长很长的队,糕点供不应求。

    孩子小,余小草怕他吃点心坏了胃口,就不爱吃正餐了,一直限制儿子吃糕点。小孩子哪有不爱吃甜食的?小包子每天都惦记着他的饭后小甜点呢!

    一听明天能出去玩——不,是去瞻仰大将军的风采,还能多吃几块心心念念的小点心,小包子乐疯了。在母妃怀里兴奋地扭动着。

    这小胖墩挺有分量的,余小草差点抱不住他。朱俊阳怕儿子没轻没重,伤了媳妇和她肚子里的宝宝,赶紧把小家伙接过来,往地上一放,拍拍他的小屁股:“去,找小白虎玩去!”

    小白虎已经长成了成年虎。虽然余小草捡到它时候的时候,身子很弱,可这几年在小补天石“泡澡水”的滋养下,那叫一个虎虎生威!

    它的个头比一般老虎大了近一倍,四蹄着地还一人多高呢,那大脑袋就跟打磨盘似的,一对眼睛跟探照灯一样,到了晚上就像两点鬼火,一开始的时候还把下人给吓晕过去几回呢。

    不过,小白虎在旭王府中长大,身上丝毫没有一丝野性,温顺得比家猫还好性儿——当然,这它的好脾气,只针对它的主人和小主人,以及为数不多的几个它认定的人。其他人面前,它依然是一只高冷傲气的大脑斧!

    小包子几乎是小白虎伴着长大的。从还不会爬,就已经敢伸手去抓白虎的毛,捋白虎的胡须了。有时候还调皮地把手伸进去,抓住白虎的牙齿,吓得身边伺候的,不知该如何是好。

    当时虽然未曾成年,体型已经长成的小白虎,平时跟小黑和小白两只狼斗得凶,在小包子面前,它却成了雕塑——一动不敢动,生怕自己一个动作,伤了这可怜柔弱的小东西。

    等小包子会爬了,就跟在白虎的后面,跟身边的人斗智斗勇。小家伙不愧是旭王的种儿,小胳膊腿捣腾得贼快,一错眼人就爬没了。经常是一群丫鬟婆子,满院子找小主子!

    余小草这当娘的却一点也不慌张,对丫头们说:“有大白的地方,准能找到小包子。不要惊慌,大白不会让小包子有危险的。”

    不错,这只小白虎被它起名渣的主子,赐名为“大白”。那只叫小白的白狼不乐意了——凭什么这小不点叫“大白”,它这个英武雄壮的成年狼叫“小白”?不服气的它,没少在小白虎小时候欺负它。

    等到小白虎长到八个月,体型远远超过它,战斗力也提升上来的时候,才改变了被欺负的命运。

    也的确是这样。丫鬟婆子们在后花园的湖边找到的白虎,而它身边,她们的小主子好像对湖水很感兴趣,正吭哧吭哧地往湖里爬。她们离得远,来不及阻拦小主子,吓得几乎要瘫倒在地上。

    大白却不慌不忙,在小主子快要栽进湖里的时候,叼着他后背的衣服,迈着沉稳的步伐,离开湖边,放在软软的草地上。小包子也不哭闹,被放下后,执着地往湖边爬去。

    再大些,大白就成了小主子的专用坐骑。白虎的背很宽,小包子躺在上面都很稳。而且白虎的毛蓬松柔软,冬天的时候,小包子最喜欢挤在大白的窝里,抱着它的前腿睡觉——比他的鹅绒被还舒服呢!

    大白,是小包子从小到大最好的伙伴,没有之一。一听父王说让他找白虎玩,他也不缠着母妃了,倒腾着小短腿,朝着自己的院子跑去。

    朱俊阳坐到媳妇身边,摸摸她已经有些显怀的肚子上,略带担忧地道:“草儿,咱闺女是不是长得有些快了?我记得小包子三个多月的时候,根本看不出怀孕呢!”

    “我怀小包子的时候是什么情况?小包子发育比较晚,生下来跟小猫似的。这一胎,肯定是个大胖……闺女!”余小草轻轻拍了下肚皮。本来想说是大胖小子的,看她家王爷这么渴望女孩子的份儿上,她临时改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