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透视小房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433章 再回蜀川!

    “对了,小潘哪儿去了?”

    秦逸茫然的眨了眨眼。

    把这个人倒是给忘了。

    他虽然是个二货,但也有两把刷子,在世界之树那边单枪匹马和恶魔打了一阵,是个不可多得的强大战力。

    “哦,他还在睡觉呢。”

    天池道人尴尬的说道,“昨天吃的太撑了,酒也喝了不少。”

    “看来那货除了喜欢美色,还喜欢吃喝。”秦逸稍稍思索一下,再对天池道人道,“这样,你们就用酒色把他留在这里,他要是找我的话,就说我过两天就回来。”

    开战后这里是最需要战力的地方,需要小潘在这里顶着。

    “好,我知道了。”

    天池道人道。

    安排完这些,直升机也飞了过来。

    秦逸再与叶陌雪道别,道:“放心,我忙完就过来了。”

    “恩。”

    叶陌雪轻点额头,依依不舍的看着秦逸登上直升机。

    天边浮现出一层鱼肚白。

    劳拉坐在直升机上,看着外面的清澈天空,以及向珍珠一样快要隐去的星辰,感叹道:“这里的空气真好,没有一丝杂质。”

    “当然,这里可是天山。”

    秦逸道。

    “下方那是什么?”

    劳拉这时看到直升机下方的天池。

    天池如一面璀璨平静的镜子,反射着璀璨的星空,与天山群峰的废墟,形成鲜明的对比,就像一片废墟中的一枚巨大钻石一样闪耀。

    秦逸这时想到什么,问劳拉,道:“我记得你拥有‘神血’?”

    “是的!”

    劳拉点了点头,笑着道,“怎么,是不是也想得到?我告诉你,只有你占有了我身体,你就可以得到哦。”

    秦逸立即叫住飞行员,道:“就在这里吧!我们从这里下去,你们去忙其它事吧!”

    说着。

    秦逸拉起劳拉,展开白翅,飞出了直升机,往天池去。

    到达天池水面,劳拉狐疑的道:“你想做什么?难道你真想要我?拜托,在直升机上不好吗?这里的水,可是很凉的。”

    “不是,我想问你,你水性怎么样?”秦逸问。

    劳拉似笑非笑的上下的打量着秦逸,道:“你还真打算在这里?想不到你还蛮有情趣的……”

    “不是,现在说正经的,我问你游泳怎么样?”

    秦逸再问。

    “还可以吧!”

    劳拉道。

    “那好,一定要跟紧我。”

    秦逸说着拉住她的手。

    劳拉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秦逸“噗通”一声,拉入了天池里。

    很快。

    二人到达天池底部。

    秦逸寻了一会儿,终于看到一个洞口,而后拉着劳拉往洞口去。

    若没猜错,这个洞口便是九大地脉隧洞之一!

    当初。

    秦逸为开启上古荒墓,以九片花瓣,打通九大地脉隧洞,分别为昆仑山域的落星门兽园灵泉,关北天凤之巢,青屿市月牙湖,长白山天池,小寨村二龙山下的清水河,青山村虎头山下的泉井,归山寺某处,以及天山天池。

    若从天池回往蜀川的话,走地脉隧洞,只需要三个小时左右,比直升机快的多。

    唯一需要注意的是,地脉隧洞非一般人能进,不知道劳拉能否承受住那超强的水压。

    让秦逸欣慰的是,她拥有“神血”。

    神血本身蕴含着极其特殊的力量,即便平时施展不出来,但那种力量也非寻常人能比,就像妖兽,神兽都能承受。

    果然。

    进入地脉隧洞后,秦逸注意到劳拉,并没有受到水压的影响,与他一起急速前进……

    天色已亮。

    火红的太阳从山边冉冉升起。

    落日湖显得十分祥和。

    这里已经没有曾静繁华热闹的场景了,留在这里的人,也大都只是后勤负责运输我物资的人,以及有特殊任务,无法去各大隧洞地带的人。

    落日湖周边一片片错落有致的房屋,也显得冷清许多。

    哗啦!

    秦逸与劳拉涌出水面,打破了这里的沉静。

    二人上了岸,秦逸以内里将身上的水烘干,再将劳拉身上烘干。

    劳拉看着四周的景色,赞叹道:“这是哪里?好美……”

    “是我们华夏。”

    秦逸简单给她介绍了起落日湖。

    边介绍,边领着她来到天逸阵营。

    阵营里的人也很少。

    大都去各地备战了。

    留下的后勤人员,见到秦逸回来,一个个惊喜起来,并立即有人回房屋去找杨雪琴通报。

    杨雪琴见到秦逸回来,也微微差异,笑着道:“还以为你回来就中午了,连脸都没洗,真是的。”

    她之前收到天池道人那边的消息,说秦逸做直升机往回走,按正常时间,确实快到中午才能回来。

    当然。

    这只是她的玩笑话,她没洗脸并不是因为秦逸没回来,是因为太忙了。

    刚在上古荒墓里忙了一夜,回来还没来得及吃早饭。

    秦逸先让人安排劳拉去休息。

    劳拉本身有伤,一也没睡不说,又钻隧洞,实在疲惫。

    客厅里。

    秦逸看着杨雪琴艺憔悴的样子,道:“这阵子忙坏了吧?”

    “哪有你忙呀!”杨雪琴边泡了壶茶,边说道,“你看你,到哪儿都不忘女色,这次直接带回来个进口的。”

    噗——!

    秦逸差点吐血,道:“别闹,我和她没什么。”

    “这句话你说过很多次,都是不同的女人,结果呢,最后还不都是变成‘有什么’了。”杨雪琴瞟了他一眼,抿了口茶,再道,“我懂,我懂……”

    “……”

    秦逸汗颜,干脆懒得解释了。

    没办法。

    她就知道调戏自己。

    “我看你也挺累,先吃点东西休息去吧!”

    秦逸关心她道。

    “哪儿睡得着呢?”杨雪琴叹气道,“原本局势就不利,如今天山那边出了这么大乱子,我还没有敢与其它地带的人说,否则一定会人心惶恐,军心不稳。”

    “不用担心,我会想办法的,你还是早点休息去吧!”

    秦逸再道。

    杨雪琴的眼眸里布满血丝,头发也十分松散,先是太忙了。

    “你就这么关心我?”

    杨雪琴翘着腿,似笑非笑的看着秦逸。

    秦逸神情一愕。

    虽然她现在很憔悴,但她得魅惑丝毫不见,尤其是那双眼眸,似乎要对自己图谋不轨,更是让人心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