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书后她成了万人迷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91章

    第491章

    手突然被他拉住,宁檬的心猛地一跳。

    她拉扯着想要将他的手放开,可这男人力气很大,骨节分明的手指紧紧攥着,两只手闹腾间,还搞了个十指相扣。

    宁檬:……

    她下意识抬头看向刘老师,见他视线似乎要往这边挪,吓得急忙拽着他的手一起放进桌斗儿里面。

    刘老师刚好看过来,视线落在宁檬身上:“霍北臣,北臣表姐!你们干了什么?!”

    质问的语气,让宁檬吓了一跳。

    她扭头,就见整个教室里的家长们齐刷刷看了过来,让她顿时紧张的快要失语了!

    完蛋了!

    刚刘老师看到了吗?

    这么多家长都看过来了,是看到他们牵手了?

    她要怎么解释这么暧昧的剧情?

    毕竟,表姐和表弟也没有牵手这种亲密的举动吧?尤其是还十指相扣!

    她瞪大了眼睛,整个脑子一片空间,她呆呆的看着刘老师,“啊?”了一声。

    刘老师继续询问:“你别怕,告诉大家,你们干了什么。”

    宁檬:…………

    别怕?

    怎么可能不会怕?

    她咽了口口水,声若蚊蝇:“我们就就,就那个,那个牵手……”

    “什么?”刘老师喊道:“你大点声!”

    宁檬:!!

    她觉得自己没脸见人了。

    尤其是此时此刻,黄骋和宋美兰都看着她,就连前排的宁可都在盯着她看着。

    宁檬的脸色慢慢涨得通红,她觉得大脑都似乎充血了。

    想要说什么,可是嘴巴张了张,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她咽了口口水,低着头,想要挖个洞把自己埋进去。

    刘老师却在那儿说道:“霍北臣表姐,你害羞什么啊,哈哈,你说啊,你不说,让霍北臣说了啊!”

    霍北臣淡淡开口:“那我说吧。”

    一听这四个字,宁檬握着他手的那只手,就加大了力气。

    男人瞥了她一眼,勾唇笑:“我真说了。”

    宁檬:…………

    啊啊啊!

    霍北臣要干什么?

    他真的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告诉大家他们两个的关系吗?

    虽然说他已经满了十八岁了,可是还没高考啊!这是早恋啊!!

    宁檬纠结间,再去看霍北臣,却见他笑的很轻松,一双眸子盯着她:“我们两个携手……”

    携手……

    牵手……

    这有什么区别啊!

    宁檬觉得真没脸见人了,就在这时,听到了他后面的话:“……携手并进,是……表姐对我特意照顾,没有在我颓废的时期松开我的手,每天帮我记录重点,讲解卷子,从不放弃,才有了这次我的进步。”

    宁檬:??

    宁檬:!!

    她蓦地抬头看向了刘老师,就见他点头:“对,霍北臣表姐的确是这样的,不过霍北臣你这小子不厚道啊,说的太笼统了,霍北臣表姐你就别害羞了,也别藏着噎着了,直接告诉大家,你到底干了什么,才让霍北臣进步神速吧?”

    宁檬:???

    所以,刚刚刘老师询问的,你们干了什么,是说的这个?

    特么她还以为,是在说她们牵手的事儿呢!

    宁檬抽了抽嘴角,再去看霍北臣,却见这臭小子唇角勾着一抹清浅的笑,面色一本正经,如果不是藏在宽大校服里面的两只手并握着,宁檬不怀疑这家伙在认真听课。

    宁檬再次用力抓了一下他的手,霍北臣的手指就在她手心处轻轻挠了一下,痒痒的,让她直接噗的笑出了声。

    众:??

    宁檬发现自己笑了以后,再次狠狠瞪了霍北臣一眼,接着咳嗽了一下:“不好意思,看到……我家表弟进步神速……”

    她刻意加重了表弟两个字,只是话语说到这里,手心处却又被人挠了一下,让她差点惊呼出声。

    宁檬强忍住再次笑的冲动,继续说道:“……我也是太高兴了,所以没忍住。呵,呵呵……”

    手心再次被挠,她尴尬的笑了笑。

    旁边有人就询问道:“霍北臣表姐啊,我们还是想要询问下学习方法,到底是怎么让他进步真么大的?”

    “对啊,怎么直接跨越到了年纪第三?这简直太让人惊讶了!”

    众人询问中,黄骋急忙开了口:“我知道,我知道!”

    大家纷纷看向了他。

    黄骋就咳嗽了一下,摸了一下自己的下巴,旋即说道:“因为如果直接考第一的话,会让大家跌破眼镜,为了大家好,臣爷这才才考了年级第三!”

    众:????

    众人纷纷抽了抽嘴角,可旋即又一想,这话竟然很有道理。

    要知道,霍北臣语文作文没写,但是他只比年级第一名差了二十分,作文六十分满分呢,随便写写也有三四十分了!这妥妥的年级第一啊!

    众人看着霍北臣和宁檬的眼神更亮了。

    刘老师见宁檬说不出什么来,于是咳嗽了一下,分散了注意力,继续开家长会。

    面对着大家虎视眈眈的视线,宁檬亚历山大。

    她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啊,霍北臣怎么进步了这么多?

    不对……一个人就算再聪明,也不可能两个月的时间,就从年级倒数进入了年级第三。

    所以……

    宁檬像是终于想明白了什么,她直接凑到了霍北臣的面前,询问道:“我问你一个问题。”

    “女朋友请问。”

    宁檬:……

    这家伙随意说的话,都带着撩人的意味,简直是个行走的荷尔蒙!

    她抽了抽嘴角,这才询问道:“你是不是一直都在骗我?”

    霍北臣挑眉。

    宁檬气鼓鼓的说道:“假装自己成绩不好,让我给你补课,但其实那些你都会!”

    霍北臣继续挑眉。

    宁檬压低了声音:“你说实话!”

    霍北臣“哦”了一声,“那你答应我别生气。”

    宁檬:“…………行,我不生气。”

    霍北臣:“嗯,我从没说过我成绩不好。”

    宁檬:??

    她回过神来,仔细想了想,是八年后的他告诉自己他是个学渣,可是这个二货少年,真的没说过这话!!

    宁檬:!!!

    太过分了!

    她就像是个蠢货似得,天天给他补课,可其实原来……

    宁檬眼睛瞪大,正要发火,就听到男人低低开了口:“你别逼我。”

    宁檬:???

    霍北臣继续淡淡的开口:“别逼我亲你。”

    宁檬:!!!

    霍北臣继续说道:“你生气的话,我就亲了。”

    宁檬:…………

    这家伙撩人的本事到底是哪里学的??

    宁檬强压下了那口气,然后深呼吸了好几口,这才询问:“你既然学习好,那么之前考试为什么成绩不好?”

    霍北臣往桌子上一趴,这是他的伤心事,他从来没有给人提起过。

    可是今天,当着宁檬的面,他莫名其妙的想要诉说一下。

    他的声音,闷闷的,小小的,开了口:“我爸妈很忙。”

    宁檬一愣。

    霍北臣垂下了头,“而且他们很恩爱。”

    宁檬继续静静听着,她从少年声音里,听出了几分落寞。

    霍北臣扭头看向了窗外。

    外面的天气阴沉沉的,此刻竟然飘起了雪花。

    大朵大朵的雪花铺天盖地落下来,引起了整个楼里面的轰动、

    “下雪了!”

    外面传来了惊呼声,也终于终结了这一场家长会。

    刘老师宣布放学,班里的同学们就陆陆续续离开了,宁可往后看了看,见霍北臣盯着窗外,姐姐宁檬却盯着他,姐姐的眼神是那么的温柔,让宁可有些吃味,却也知道不能做什么。

    “表……”

    黄骋进门,想要喊两个人出去打雪仗,却被苏叶一把捂住了嘴巴,苏叶还没开口,宁可就说道:“我们去打雪仗吧,快走!”

    三个人你推我,我推你,没给黄骋破坏气氛的机会,也离开了。

    整个教室里安静下来。

    外面的操场上学生们密密麻麻,玩的不亦乐乎。

    可教室里却寂静的像是跟外面泾渭分明。

    宁檬依旧握着霍北臣的手,询问道:“然后呢?”

    霍北臣低垂着的眼帘略微抬起,他淡淡开了口:“上次霍南说的那些,是真的。”

    霍爸爸爱上了平民出身的霍妈妈,两个人很快坠入爱河。

    可是却并没有得到霍老爷子的认同,甚至直接将霍爸爸赶出家门。这么多年来,霍爸爸的公司总是发展不起来,都是霍老爷子从中作梗,这一对父子像是杠上了。

    霍爸爸要证明自己。

    霍老爷子则是要让他屈服。

    上一代的恩怨,转移到了下一代。

    霍北臣小时候非常优秀,却差一点被绑架。

    后来霍爸爸发现是霍家其余人干的,就生起了让霍北臣韬光养晦的想法。

    霍北臣果然低调了很多,从以前的天才儿童,成了一个平平无奇的校霸,没人敢惹,但成绩死活上不去,反而不足为据。

    “……我一直很喜欢数学,高三时也想要参加奥数比赛,爸妈知道了我的想法后,为了弥补这些年对我的亏欠,就想要去找那个高级教师,路上出了车祸。”

    霍北臣说起这些的时候,声音很平淡,像是在讲述一个没有起伏的故事,可这三言两语中蕴含的风云变幻,却让宁檬变了脸色!

    她错愕的看着霍北臣。

    从见面就知道这人有些清高孤傲,一般都是孑身一人。

    而八年后,更是没有见过他的亲戚朋友,堪称孤家寡人。

    可原来,他并不是本性就如此的。

    宁檬猛地心疼到不行。

    刚刚还挣扎着要出来的手,反而用力握住了他的手:“没事,都过去了。”

    她知道这两句话很苍白无力,无法弥补霍北臣这些年承受的委屈和父母离世的冲击。

    可她除了这两句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她干脆就抱了抱他,然后拍了拍他的后背。

    霍北臣猛地转身,紧紧抱住了她。

    宁檬吓了一跳,想要挣扎,男人却开了口,声音里带着点委屈:“骗子,说好了给我奖励的。”

    宁檬一僵:“啊?”

    霍北臣再次开了口:“我的奖励是,让我抱一会儿。”

    宁檬的手瞬间没了力气,没有再推他。

    两个人相拥了很久很久。

    直到外面的学生渐渐变少了,霍北臣这才放开了她。

    宁檬脸色还有点红,她咳嗽了一下,说道:“今天考得这么好,晚上我们吃点好吃的!”

    霍北臣:“出去吃?”

    宁檬:“我炖肉不行吗?”

    霍北臣默了默:“今天还是别跟我们的胃过不去了。”

    宁檬:……!!

    瞪了他一眼,宁檬率先站起来,走在前面:“哼,这就嫌弃我做的饭了?告诉你,以后想吃你还吃不到了呢!”

    霍北臣垂眸笑了笑。

    两个人走出教室,来到了外面。

    宁可拿着书本等在外面,一边看书,一边给他们把风,怕有同学进来,看到两个人相拥的场面。

    此刻见他们出来,宁可长长松了口气。

    幸亏他们没有一时冲动在教室里干啥干啥……

    咳咳!

    她想哪儿去了?

    不过看姐姐和臣爷走的这么近,她心里又挺不是滋味的,姐姐眼里根本就没有她了……

    刚想到这里,就听到宁檬喊道:“宁可,走啦,今天出去吃,庆祝你们考试顺利!”

    宁可也进步了很多,原本因为家暴的原因,成绩总在中游,这段时间的努力,让她终于进入了前二百名。

    宁可听到宁檬的话,眼睛瞬间亮了。

    她点了点头,走到宁檬的另一边,挽住了她的胳膊。

    三个人刚走到门口处,却见同学们玩够了,陆续回家。

    而在那一群同学中,一个胖子身形灵活的躲避着其余人,往前冲,似乎生怕被什么撞见……

    可惜,他动作太大,反而引起了宁檬的注意,定眼一看,宁檬乐了。

    她直接三两步走过去,站在了霍南面前:“这不是霍家的大少爷吗?不知道你还记得我们上次的赌约吗?”

    霍南被她堵住,脸色都变了:“什么赌约?那都是小孩子胡乱说话。”

    “这可不行,人无信则贱,你看我,从立下赌约从来没想过后悔,我相信霍大少爷更是坚信这句话,所以你该履行你的约定了!”

    宁檬一本正经的说道,似乎上次打算“一脚踢飞”别人的,不是她似得……

    这是四千字哦~懒得分章起章节名了,太困了……终于回到家了,可以恢复正常更新啦~么么哒!昨晚微扬拉着我畅谈通宵,我这48个小时内,就睡了三个小时不到,困死了~~我熬不住了,睡了哈~~明天见!然后,看在我晚上十点才到家没直接瘫在床上睡觉,而是硬撑着写了四千字的份上,把票给我吧?推荐票月票留言统统都要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