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书后她成了万人迷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95章 怕鬼的臣爷~

    第495章 怕鬼的臣爷~

    等到宁檬消失在房间里,宁文涛想要追出去,可是脚下一软,人就坐在了沙发上,旋即头一歪,晕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刚刚逃走的曹雪华,这才再次走了进来。

    见两个抢劫犯都走了,她松了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处,往前走了两步,却一不小心被地上的血滑到了,人直接摔倒在地上,好巧不巧的,摔倒了刚刚抢劫犯扔在地上的匕首上。

    匕首划破了她的胳膊,流出了很多血。

    似乎听到了声音,宁文涛再次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他定定的看着曹雪华,眼睛在她的脸上和她的胳膊上使劲看了很久,最后才喏喏的开了口:“刚,是你救了我啊?”

    曹雪华正打算说点什么,听到了这话以后,顿时愣住了。

    宁文涛继续说道:“你跑什么?”

    跑了?

    刚有人救了他,然后受了伤,却在最后关头给跑了?

    那个人是谁?

    不……

    曹雪华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她追求宁文涛这么久,这人还固执的生活在亡妻的回忆中,如果终于有了一个机会!

    -

    -

    别墅里后来发生的事情,宁檬没有再理会。

    她大臂上动脉被划伤,血流的很多,往外走的时候越走头越晕乎。

    她不能晕倒,因为她没有身份证,在这个世界上去医院或者去警局都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她只能拿起了手机,给霍北臣打了电话。

    霍北臣电话响起的时候,正在做一道化学题,复杂的化学公式,让他略微蹙了蹙眉头,看到来电显示时,他随意接听了电话:“怎么了?”

    宁檬出门时,找的借口是出去买点菜。

    也不知道怎么去了这么久没有回来。

    霍北臣正在想着,就听到了对方开了口:“我在怀安别墅,受伤了,你能不能来接我……”

    一句话落下,霍北臣噌的站起来,他推开椅子快速往外走,外套都没来得及穿:“怎么受伤了?严重吗?我马上过来!你别挂电话。”

    他拿着手机冲出去。

    两个别墅距离很近,但大年三十的晚上,没有什么出租车,他走到门口处等了二十秒就意识到今天打车特别难。

    这个念头一出,他猛地冲到了自家车库里。

    车库里有两辆车子,是父母生前用的,霍北臣早在十六岁那年就拿到了驾照,一直没开。

    现在顾不上别的了,他的手按在了车门上。

    父母出车祸的场景瞬间出现在他的脑海中,让他的手指有些发抖。

    从他们出事以后,他对车就有一些恐惧。

    正在努力克服这丝恐惧时,电话里传来了宁檬的声音:“我好晕啊,霍北臣……”

    说完这话,她就再也没有了动静!

    霍北臣急了,直接推开了车门,将车子开了出去。

    路上,他满脑子都是那个女人,根本就忘记了自己怕车这件事。

    虽然下了雪,但他还是将车子开得飞快,五分钟到了别墅后,按照宁檬说的位置,终于在别墅旁边一个没有人注意到的角落里看到了她。

    她倒在地上,血将附近的白雪染红了一大片。

    霍北臣快速冲了过去。

    到达最近的医院,只用了五分钟的时间,医生看到宁檬后直接喊道:“失血过多,快去验血,病患需要输血!”

    众人将宁檬推进了急诊室,霍北臣焦急的在外面来回走着,过了一会儿,就听到了有护士喊道:“她是o型血!已经将血库里面的血调来了!!”

    霍北臣满脑子空白的时候,只记住了一件事,原来,她是o型血啊……

    宁檬伤到了动脉,失血过多,别的倒是不太重,缝合又输血以后,人就脱离了危险。

    只是仍旧需要住院观察。

    进入了病房的时候,宁檬也醒了过来,知道自己要住院三天,顿时感叹道:“我今晚上还打算给你们包饺子呢!!”

    知道她没任何危险了,霍北臣放松下来,他耷拉着眼皮,淡淡开了口:“那幸亏你住院了,保住了我们的胃。”

    宁檬:…………

    这人对她的厨艺是有多么的不信任啊喂~!

    不过到了晚上,他们仍旧吃了饺子,是黄骋听说宁檬住院后,宋美兰多做了年夜饭,让黄骋送到医院里来的。

    黄骋送来时还非常的惊讶:“卧槽,臣爷说你切菜的时候,不小心切到了胳膊上,我还想人怎么能蠢成这样,看你这脸色苍白的模样,你这切的还挺深啊!!”

    宁檬:??

    切菜?

    她疑惑的看向了霍北臣,就见他眼观鼻鼻观心,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她受这么严重的伤,伤口处很明显是被刀具切割的,可他竟然一直没有询问原因……甚至还帮她编造出了一个合理的理由……

    宁檬没说话,对他笑了笑。

    黄骋要陪宋美兰,晚饭的时候就回去了,宁可拿着作业过来,陪在了外间,宁檬让她回去,她也不走,说什么也要陪她。

    想一想宁可一个人在家,的确也挺危险的,宁檬就没有坚持。

    等到里间的病房只剩下她和霍北臣两个人的时候,宁檬这才找到了机会询问:“你怎么不问问我?”

    霍北臣眉毛一挑:“我问了你会说?”

    宁檬:??

    问了,她也就是找个别的借口……的确是没办法说。

    毕竟,穿书这种事情太匪夷所思了,谁能相信呢?

    她咳嗽了一下,试探着开了口:“喂,我上次给你说,我是你未来的老婆……”

    霍北臣放下手中的书,淡淡抬眸:“所以,你是在给我求婚?”

    宁檬:???

    特么的她只是想要试探下,他会不会相信穿书这种事儿!求个毛线的婚啊!

    她抽了抽嘴角:“我是说,我能知道未来一些事情,你信吗?”

    霍北臣瞥了她一眼:“是不是应该给你加个精神科?”

    宁檬:…………

    算了算了,不说了!!

    这个年,算是过得格外有纪念记忆,三天很快过来,宁檬出院,回到了家里,接下来霍北臣和宁可却把她当成了老佛爷似得伺候着。

    比如,上个厕所时……宁可会搀扶着她:“姐,我帮你。”

    宁檬:??

    她抽了抽嘴角:“可可,我伤到的只是胳膊,并不是我人瘫了。”

    可惜,宁可和霍北臣根本不听她的话,反而态度很强势:“你现在需要静养,流了那么多血,要补回来!”

    然后,家里的猪脚汤和猪血鸭血就开始不间断。

    宁可做饭的手艺很好,宁檬觉得躺了几天,自己都胖了好几圈。

    好不容易宁可和霍北臣开学了,宁檬终于松了口气,再这么胖下去,她觉得自己都快要成猪了!

    房间里也终于没有霍北臣和宁可走来走去,她觉得空气都清新了很多。

    但霍北臣和宁可的日子,反倒是不好过。

    因为开学后第一件事,就是一次小考,不像是模拟考试那么大,也是老师们的摸底考试,想要看看整个寒假在家里有没有进步。

    一整天的时间,考完了四科,第三天卷子就陆续批改完毕,分数也统计出来了。

    霍北臣一如既往的稳,就连宁可都进步了很多,刘老师给宁檬打电话的时候,把宁可夸了很久。

    宁檬也不吝啬夸奖:“可可,你之前的确是被耽误了,这才几个月,你进步也太大了,这次都考进了年纪前五十名了!”

    宁可很羞涩,被夸的脸色都红了,她眼睛发亮的看了霍北臣一眼,见他被冷落在一边明显不高兴了,急忙讨好的开了口:“姐姐,这次臣爷又是第一,而且他也进步了,总分年级第二了!”

    宁可说完这句话,霍北臣的下巴就略微抬起了一丢丢,他慢慢掀开了眼皮,等着这女人的一顿彩虹屁。

    结果,却见女人横眉冷对:“他?呵呵呵,你们刘老师给我夸了你多久,就给我骂了他多久,霍北臣,臣爷,臣哥行吗?你下次考试,能不能写作文?”

    霍北臣淡定的“哦”了一声,接着开了口:“下次我尽量。”

    宁檬:…………

    她的胳膊已经大好,所以今晚又给两个人做了西红柿鸡蛋面,吃到久违的面条,霍北臣有点一言难尽。

    吃晚饭以后,宁檬随口询问道:“这次黄骋考的怎么样?”

    霍北臣没回答,很显然根本没在意。

    倒是宁可开了口:“他考得不太好。”

    宁檬:??

    宁可叹了口气:“他这个寒假应该是没好好学习,然后整体退步了一百多名,今天还请假了。”

    宁檬一愣:“请假了?怎么了?”

    宁可想了想:“似乎是说他姥姥去世了,奔丧。”

    宁檬:??

    她怎么都没听过这个姥姥?

    正在疑惑间,霍北臣开了口:“姥姥?”

    宁可点头:“对,我课间去找老师,听到的。”

    霍北臣这反映,让宁檬急忙询问道:“怎么了?”

    霍北臣眉头蹙起来:“他姥姥,应该是宋阿姨的母亲,我认识。是我母亲的干妈。”

    霍母和宋美兰关系那么好,霍北臣肯定就认识黄骋的姥姥。

    结果,黄骋姥姥去世,也没通知他……

    不过想想也知道,毕竟在宋美兰看来,他还是一个上学的孩子,这种事情没必要通知。

    宁檬见他心神有些不宁,于是询问道:“她在哪儿?要么我们去看看?”

    霍北臣点了点头:“就在不远,那等会儿我们去吊唁一下。”

    宁檬点头。

    因为这件事跟宁可无关,所以吃晚饭后,宁檬就让宁可在家里待着,又怕她一个人害怕,于是喊了苏叶过来陪她。

    宁檬这才跟着霍北臣开车往黄骋姥姥那边走。

    黄骋他们父母都是本地人,黄姥姥居住的地方,距离他们只有半个小时的路程,是一个郊区的农村。

    车子到达了村子里的时候,就看到村子里的人很少,大冬天的,冰天雪地里,出门的人很少。

    两个人将车子停在了距离黄骋姥姥家最近的胡同门口处,然后下了车,往胡同里面深一脚浅一脚的走过去。

    宁檬冻得哈出了白气,边搓手边询问道:“他们家是那一户啊?”

    霍北臣往前看:“五岁的时候来过,记不清了,看看谁家挂着白布,就是谁家。”

    宁檬:“……可这房子上都是雪,看上去白茫茫一片,根本看不出来啊!”

    霍北臣:“…………”

    两个人停下了脚步,继续往前看,终于看到了有一个老人踉跄着脚步出来倒垃圾。

    宁檬急忙往前一步,拍了拍老人的肩膀,询问道:“奶奶,请问黄骋姥姥家怎么走呀!”

    老人回过头来,门口处昏暗的光线照在了她的脸上,再加上周围白雪的映衬,让她的脸看着苍白苍白的。

    在她回过头来的那一刻,霍北臣就一把拽住了宁檬的胳膊。

    宁檬疑惑的扭头,就见他一张脸被吓得惨白,他哆嗦着嘴唇,结结巴巴的开了口:“她,她就是黄骋姥姥!”

    宁檬:!!!

    宁檬吓坏了,觉得骨头缝里都钻进来了一股阴风。

    黄姥姥也笑道:“对啊,小姑娘,你找我干嘛?”

    说完了以后,看向了霍北臣:“这是……小臣?可让我好好看看你吧,到了地下,也好给你妈妈有个交代。”

    这话一出,宁檬感觉更冷了。

    而旁边的人,忽然间整个人都压在了她身上,晕了过去。

    宁檬:!!!

    她忘了,臣爷怕鬼!!

    鬼……

    她急忙扭头,看向了黄姥姥,就见她惊呆了:“小臣这是怎么了?快来进屋里说。”

    她伸过手来,宁檬吓得都失声了,就在她以为自己也要晕过去的时候,一只温热的手握住了她的胳膊。

    宁檬:??

    温热的手?

    她咽了口口水,就见黄姥姥跟她一起扶着霍北臣进入了房间里。

    房间里一点白色的东西都没有,正常得很。

    宁檬:……!!

    她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慢慢询问:“黄骋没来吗?”

    黄姥姥倒了一杯水给她:“没有啊!他平时不怎么来,这不高三了吗?学习忙!”

    宁檬:!!!

    她抽了抽嘴角,忍不住询问:“姥姥,您刚刚说什么给霍北臣妈妈交代什么的,怎么那么说啊!”

    黄姥姥摆了摆手:“我这把年纪了,指不定哪天就下去了,多替小臣妈妈看他一眼啊!”

    宁檬:!!

    宁檬抽了抽嘴角:“那姥姥,改天有空我们多来看你。”

    “行!”

    霍北臣晕过去就是一时的事情,他慢悠悠的张开了眼睛,迷迷糊糊之中,就听到了黄姥姥的声音:“你下次来的时候,给我烧点布料,我打算做件衣服!另外,再多给我烧点鞋底,我做双棉鞋,地上怪冷的。”

    宁檬:“好嘞,给您捎。”

    烧点……

    霍北臣刚刚清醒过来,就再次眼前一黑…………

    又是一章四千哦~看到留言说章节越来越贵了,其实是按照字数收费的哈,以前一千字3-5书币,但是更4章,现在是一章四千字,所以就是12-20书币啦~其实跟以前是一样的!我只是懒得分章了~么么哒!!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