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书后她成了万人迷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96章 高考前的躁动

    第496章 高考前的躁动

    霍北臣差点再次晕倒过去!

    他强撑着站起来,直接握住了宁檬的手,哪怕心里告诉自己,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鬼,可是那一瞬间的惶恐还是占据了他的心。

    “臣爷醒了?”

    宁檬惊呼一声,黄姥姥也扭头看过来,看到霍北臣以后顿时笑着开了口:“你这孩子,怎么晕了?宁檬小姐说你是没吃晚饭,低血糖,快来,喝了这一碗雪水,就好了……”

    黄姥姥家比较迷信,接了初雪的水,然后过滤几遍,又加了点红糖,大冬天的喝点红糖水暖暖身子。

    但这对于霍北臣来说,就变了个味……

    血水??

    霍北臣更晕乎了,他胆战心惊的往杯子里看过去,就看到红乎乎一片!

    霍北臣:!!!!

    他差一点就要将那只碗给推倒地上了,关键时刻,宁檬捂住了他的手:“对,这是红糖水!”

    霍北臣:??

    霍北臣这才回过神来,他再次看了看黄姥姥,胳膊上被宁檬掐了好几下,也让他愈发清醒起来。

    宁檬笑道:“我们今天就是经过这里,刚好臣爷说来看看您,既然您没事,那么臣爷喝完这一碗红糖水,我们就走啦!~”

    黄姥姥笑着点头:“行,行。”

    霍北臣刚还没回过神来,这么被宁檬下狠手掐了好几下,终于慢慢反应过来,他深呼吸了一口气。

    等到一碗热气腾腾的红糖水下肚,整个人就更清醒了。

    只是一想到自己竟然在宁檬面前出了丑,他就觉得面子上有点过不去,接下来的时间闭口不言,面色难看。

    跟黄姥姥辞别后,霍北臣更是一气之下走在了前面,总觉得走的稍微慢一点,这女人就会嘲笑自己。

    他几乎是踉跄着走出了这个胡同,然后就听到身后的女人喊道:“喂,你走这么快干嘛?显摆你腿长吗?”

    “臣爷,臣哥?你走慢点啊,我怕!”

    怕个毛线!

    这女人绝对是故意的,在嘲讽他!

    臣爷心里很气,愈发加快了速度。

    宁檬两只手做喇叭状放在嘴边,冲着霍北臣开了口:“臣爷,您慢点嘛,万一前面拐角处突然出现了一只蜘蛛精怎么办?”

    “哎呀,你听到身后有脚步声在追你吗?”

    “…………”

    她叽叽哇哇说了一大通,好不容易抓到的嘲讽机会,绝对不能错过,然后就看到霍北臣越走越快,直接消失在前方拐角处。

    宁檬:??

    她加快了脚步,走过去,刚要找人,拐角处却蓦地跳出来一道黑影,直接向她扑过来!

    “嗷!”

    乍现的叫声更是增添了几分恐怖气息。

    “啊啊啊啊啊啊!”

    宁檬吓了一跳,大叫着在原地跳了两下,捂着自己的头往后躲,刚跳了几步,就听到“哈哈哈”的嘲讽笑声。

    宁檬:???

    她定眼一看,却见霍北臣站在她面前。

    少年还穿着校服,一只手插在口袋里,另一只手指着她,脸上笑的格外的开怀。

    宁檬:…………!

    这还是她第一次见臣爷如此幼稚!

    她气的跺了跺脚,然后就追着霍北臣喊道:“你给我站住!”

    霍北臣见她追过来,下意识撒开脚步,往停车的方向跑过去……

    -

    -

    两个人嬉笑打骂着回到了别墅里,等到进了门,宁檬这才开了口:“黄姥姥一点事儿都没有,黄骋说什么姥姥去世了,他这是撒谎了啊,可是他为什么撒谎不上课了?”

    霍北臣也蹙起了眉头。

    宁檬见他这样子,又拍了拍他的肩膀,“没事,明天你们去上课,我去看看他!”

    姥姥去世这种大事,肯定不会只请了一天假,也就是说,明天黄骋会依旧逃课。

    霍北臣只能点头。

    第二天一早,宁檬和宁可、霍北臣一起出门,两个人来到了学校里,宁檬则是去了学校旁边的小平房,找到了黄家,远远看着。

    黄骋果然是准时出门的,宋美兰将他送出门来,对着黄骋说道:“晚上准时回家,给你做最爱吃的素丸子!”

    “好的。”

    黄骋挥了挥手,然后就小跑了两步,等到拐了几个弯,身后的宋美兰看不见后,黄骋这才停下脚步,往另一个方向跑过去。

    宁檬直接悄悄跟在了他的身后。

    其实,黄骋去干什么,按理说她是没权利管的,毕竟她本身直比黄骋大了三岁而已,可到底给黄骋补了那么多节数学课,看着他成绩一直在稳步上升,宁檬不想看他误入歧途。

    如果他是干正事的,那么她可以不理会,可如果是……

    黄骋拐了好几个弯,最后来到了一条小河边,围绕着那条河来回的走着,他时不时会停下脚步,往河里面看一两眼,最后找了个地方,默默地坐下来,叹了口气。

    宁檬:???

    这人在干嘛?

    逃课就是为了吹河风的?

    而且看他的样子,整个人也很颓废,低着头,肩膀耷拉着,有气无力的模样。

    宁檬:…………

    就这么观察了两个小时,见黄骋还是没有要走的样子,宁檬只好往前走了两步,装作偶尔经过的样子,咳嗽了一声。

    黄骋一抬头,在看到宁檬以后,眼瞳猛地一缩。

    他噌的站了起来。

    宁檬询问:“上课时间,你怎么在这里?”

    黄骋有点慌,绞尽脑汁的回答:“我,我来这附近有点事儿!”

    “什么事?”

    黄骋挠了挠头:“就是那个,我妈让我来买几本复习书。”

    宁檬看着他笑:“哦,学校门口就是最大的图书馆,你跑到这里来买书?”

    黄骋继续扯谎,编的更不像话:“我不是买复习资料,我来买的是,是,是小说!”

    宁檬盯着他继续笑。

    黄骋被她的笑容搞得编不下去了,最后他低下了头,叹了口气:“好吧,我告诉你可以,但是你别告诉我妈。我逃课了。”

    宁檬见他有倾诉的意愿,于是走过去,坐在了他的旁边,“黄骋,你怎么了?”

    黄骋低着头,“我也不知道,我就觉得,喘不过气来。”

    他抬起头来,眼眶有点红:“表姐,你知道吗?寒假里,我妈妈对我很严格,而我也已经够努力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开学的那一次考试,我没考好。尤其是数学,你教过我的题目,他们都考了,但是我明知道怎么做,就是做不出来……”

    “我妈每天都对我特别好,给我准备早餐,然后怕学校里的午餐不好,也会给我带上午餐,晚上更是体贴,你知道吗?她其实是有工作的,但是为了今年高三,她辞职了,就是为了专心陪我。”

    “我越想这些,我就越觉得对不起我妈,我也很努力的在学习了,可是真的,就是学不会……”

    他说着说着,眼眶都红了,两只手狠狠按压住了自己的眼睛,声音哽咽着开了口:“表姐,我就不明白了,难道真的就只有高考这一条出路了吗?”

    “难道,学不好,考不好,我就有罪了吗?”

    他说到最后,声音里哽咽到不行。

    宁檬看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巾递给了他。

    黄骋接过来,擦了擦眼泪和鼻涕,继续哭。

    宁檬:…………

    她其实有点懵,完全没想到黄骋这么开朗的男孩,突然间逃学竟然是因为压力太大!

    而她根本就不擅长劝人啊!

    她只能坐在那里,陪着黄骋:“其实你妈也是为你好……”

    黄骋点头:“我知道,所以我压力更大,尤其是家里本来就不富裕,可是我妈妈为了给我请家教,还是花了很多钱,我就压力更大了。”

    宁檬:……好吧,她就是那个花钱很多的家教。

    黄骋继续说了很久,到了最后,宁檬只能咳嗽了一声:“那个,要么我以后给你补课不收你钱了?你别哭了?”

    黄骋:…………

    不收钱,就能解决压力问题吗?

    黄骋低着头,继续哭着。

    宁檬见他一个大男生,哭的这么娘们兮兮的,狠了狠心,一把拽住了他的胳膊:“你跟我来。”

    黄骋不知道她要干什么,但还是站起来,跟着她往前走。

    两个人直接来到了一个跳舞机前,宁檬买了币,扔进去以后,对黄骋开了口:“来吧,尽情的跳吧!”

    黄骋:…………

    他觉得宁檬很幼稚,但这个跳舞机真的很好玩,尤其是看向了屏幕的时候,就不自觉的跟着跳了起来。

    两个人足足跳了两个小时,到了最后,黄骋一身是汗,全身都湿透了,累到一屁股坐在了旁边,大口的喘息着。

    宁檬这才走到旁边买了两瓶水,递给了他一瓶,旋即在他旁边坐下,询问:“心情舒服多了吗?”

    人心情抑郁的时候,运动可以释放压力。

    黄骋仰头喝了一大口水,这才开口:“舒坦!感觉整个人都舒服多了!表姐,没想到你年纪虽然大,舞倒是跳得不错。”

    宁檬:?

    谁特么年纪大了!!

    算了,不跟小屁孩一般计较。

    宁檬强行深呼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压下不满,这才拍了拍他的肩膀:“少年,高考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的阶段,我并不是说高考就一定要考到多么好,我想给你说的是,你是为你自己而考。”

    “你考多少分,你未来上什么学校,你毕业后过得怎么样,都是为了你自己,所以只要你能做到无愧于心,努力尽力了,那么最终的结果,我想如论如何,你妈妈都不会失望的!”

    黄骋听到这话,若有所思。

    宁檬活动了一下肩膀:“我其实比你经历的更要复杂,我曾经在高中的时候,生出过撤学的打算。”

    黄骋一愣:“为什么?”

    宁檬耸了耸肩:“我是个孤儿,十八岁成年后,孤儿院就不会再负责我的开销了,高中毕业去工作,可以让自己过得更轻松一些,但我还是选择了读大学,哪怕在读书的过程中,还要兼职赚取学费和生活费,过得很累,可如果大学毕业,再回头去看……”

    “先不说大学里学到了什么,只是大学的过程,就是我的一种人生经历,我庆幸自己当年足够努力,以至于我现在都不悔。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你会感谢曾经努力的自己。”

    宁檬这段话,并没有多么的深奥,就是一些大白话,可听在黄骋的耳朵里,却像是被人迎头一棒给唤醒了。

    是啊。

    他努力,是为自己,并不是为别人。

    或许是运动了一场,心结已解,也或许是真的想通了,黄骋这一刻豁然开朗。

    他从地上趴着滚起来,“表姐,我明白了!”

    他看了看时间,发现已经中午时间,然后就快速往外跑着:“我先去上课,还赶得及下午的第一节数学课!”

    宁檬点了点头。

    黄骋有没有将自己撒谎、逃课一天半这件事告诉宋美兰,宁檬并不知道,她只知道,学校里高三的那群人,每一个人都在最后的半年里更加的努力。

    在他们最美好的花季雨季,他们荡漾在题海当中。

    期间或许有过迷茫,有过叛逆,甚至很多人萌生过退学的打算,可这群人都在咬牙坚持着。

    在距离高考还有99天的这天,宁可自作主张将头发剪短了,她说:“洗头吹干太浪费时间了。”

    她被父亲压迫了十八年,太想要出人头地,离开这个地方。

    只是去上学的时候,却被苏叶嘲讽了:“你这头发也太短了吧?跟个爷们似得!”

    回家后,宁可提起来这件事,还有些委屈,她摸着自己的头发,又有点心疼:“姐姐,我是不是剪坏了。”

    宁檬哭笑不得:“你别听苏叶的话,头发长短就能改变性别吗?况且头发长得很快的,等你高考完,就长长了!”

    宁可依旧叹息。

    宁檬正想要询问,旁边的霍北臣开了口:“苏叶的话不是最伤人的,最伤人的是,黄骋进了教室,看她眼圈发红,又说了一句话。”

    宁檬:“说什么?”

    霍北臣淡淡瞥了宁可一眼,开了口:“说,卧槽,这哪个班的学生,哭哭啼啼的,怎么跟个娘们似得?”

    宁檬:?????

    明天!剧情将会有大进展…………所以,投个月票吧宝宝们??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