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书后她成了万人迷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97章

    第497章

    高三的时间很忙碌,对于每个学生来说,都转瞬即逝,每一天,每一个小时,甚至是每一分钟,都在努力汲取着知识,只为了在高考的时候,能够考出高分。

    一百天的时间,对于宁檬来说,真的是眨眼的功夫就过去了。

    这一百天里,她再一次经历了高三。

    她亲眼看着宁可哪怕在吃饭的时候,都在背着英语单词,就连霍北臣都沉浸在学习中。

    周围的每一个人都在为未知的未来而努力着,奋斗着,看的宁檬也不自觉地跟着紧张期待起来。

    高考的时候,宁可和霍北臣被分配到了不同的学校里,宁檬将霍北臣送入考场,第一场考试是语文。

    霍北臣吊儿郎当的,似乎根本就没有把高考当一回事儿。

    宁檬担心他,反复检查了准考证以后,这才让他进去,进门之前,她大喊道:“写作文!这是高考!!一定要记得写作文啊!!!”

    她喊出这句话的时候,周围的家长们齐刷刷看了过来。

    宁檬:…………

    突然间觉得有点羞耻怎么办。

    她捂着自己的脸,低下了头。

    霍北臣背对着她,挥了挥手。然后就晃悠着进入了学校里。

    宁檬又转账到旁边的二中,宁可被分配到了这个考场,不在一个学校里,有点麻烦。

    她过来的时候,宁可正乖乖站在门口处等她。

    看到宁可,宁檬有点愧疚,她跑过去,在宁可的肩膀上拍了拍,开了口:“好好考!臣爷那边太不安分了!第一场语文,我反复交代要写作文,后面的考试,我来送你!”

    “姐姐,不用!我知道的!我去考试了!”宁可握了握拳头,乖巧的进入了学校。

    烈日炎炎。

    周围有保安和警察们分别在巡视,整个城市在每年的六月七号这天,似乎都陷入了安静之中,街道上的车辆全部保持了冷静,没有一个按喇叭,就算有不懂事的小孩子跑过来嬉闹,也会立刻被家长们牵走。

    将考生送入了考场后,宁檬就在外面守着。

    这附近全是送考的家长们,上午的考试和下午的考试只相差了几个小时,距离较远的地方,回家吃饭肯定是来不及了,考完以后会在附近找个地方吃饭,再找个旅馆休息一下,下午接着考……

    索性,宁可和霍北臣的考场,分配的距离别墅很近,所以他们就不用在外面了。

    宁檬跟着往旁边的树荫下走了两步,想要跟家长们一起等待着孩子们考完。

    可她刚走了两步,却忽然看到了一个熟人——花心大小姐宁檬!

    宁檬:…………

    她抽了抽嘴角,往那边走了两步。

    就看到大小姐正在跟一个女孩产生了争执,有一个女孩拽着她的胳膊:“宁檬,你不能走,这是高考!”

    花心大小姐却翻了个白眼:“我知道啊,我进去了也只是浪费时间,什么都不会,我考什么啊!”

    女孩顿了顿,这才说道:“你说的也是哦,那我也不考了!反正我没考上大学,也可以出国!我爸爸都给我安排好了!”

    躲在旁边听的宁檬:??

    这么儿戏的吗?!

    那女孩说完这话,就松开了花心大小姐的胳膊。

    大小姐撇了撇嘴,看向了手中包装完整的准考证等信息,直接扔在了旁边的树下,转身就走:“那我去玩游戏了,甄善美,你别跟着我!”

    刚拽着她的女孩顿时喊道:“谁稀罕跟着你?赶紧滚吧!”

    宁檬:!!

    甄善美:??

    她仔细看过去,那个穿着校服裙子,十八岁就已经发育的很好的婷婷少女,可不是年幼时的甄善美吗?

    她抽了抽嘴角,等到两个人走远以后,她这才走过去,从地上捡起了宁檬的考试带子。

    里面不仅仅有准考证,还有身份证,估计花心大小姐都没发现,带着这个袋子,直接进去就可以考试了!

    宁檬皱起了眉头。

    她想到了宁文涛……

    她还记得八年后,花心大小姐其实是名牌大学的绘画专业毕业的,记得《绽放》的发布会上,杜若的同学说什么花心大小姐能够进入他们大学,似乎花了很多钱,给学校里捐了一栋楼,才塞进去的,然后她在大学里成绩很差,又是花了很多钱才拿到的毕业证……

    很多钱……

    宁家钱的确多,可也不是这么一个花法吧!

    想到八年后要用那具身体,还捡了宁文涛那么一个爸爸,宁檬做出了一个决定,她要为宁父省下这笔钱!

    毕竟!八年后宁家所有的钱都是她的啊!!

    反正她长相跟花心大小姐一模一样,就帮她高考吧!

    这半年里,她陪着霍北臣宁可复习,将高三的知识点又梳理了一遍,应付高考应该还是没问题的。

    她拿起了东西,要往考场里跑的时候,却又看到了甄善美还没走远,站在不远处拿着手机在玩,似乎在跟谁发消息。

    宁檬想了想,走了过去。

    她喊道:“甄善美!”

    甄善美一愣,抬起头来,看到是她,总觉得有点奇怪:“你怎么变黑了?”

    宁檬:!!!

    她抽了抽嘴角,凶巴巴的说道:“我打算去考试了,你去吗?”

    甄善美撇嘴,“你怎么说话出尔反尔的,我不去了。”

    宁檬苦口婆心的劝导:“高考只有一次,况且你不参加高考,怎么就知道自己技不如人呢?”

    甄善美跟八年后一样执着倔强:“你好烦啊,我说不去就不去了,我正在找人陪我玩呢!今天那群人都去考试了,真是无聊!”

    宁檬:…………

    见劝解无用,宁檬只好用了激将法,她抱住了胳膊:“哈,你不参加考试,是怕考得比我少吧?”

    甄善美果然中计了:“我比你少?谁不知道你宁檬是个饭桶,我平时也有学习的好吗?我就算闭着眼睛,都能比你考的分数高!”

    宁檬:“那就比比呗,敢不敢去考试?”

    甄善美站起来:“有什么不敢的!”

    宁檬松了口气。

    带着甄善美一起入考场后,宁檬顺利的参加了考试。

    第一场语文考完,她走出来,就看到了宁可,然后她拎着准考证等信息又去接了霍北臣。

    三个人这才回家。

    宁可很乖,很多事情都不去问。

    霍北臣也没有去询问她为什么会去考试,三个人到了家以后,简单做了午饭,吃完后休息了一会儿,就又去参加了下午的考试。

    两天考试很快完毕。

    考完的那一刻,所有的人都放松下来。

    “今晚是属于你们的夜晚,你们想干什么都可以!”

    宁檬对宁可和霍北臣说完,就眼巴巴看着他们。

    替大小姐考试,她都已经很累了,这两个人肯定更累,现在她只想让他们好好放松一下。

    霍北臣瞥了她一眼,开了口:“睡觉。”

    宁可也急忙点头:“对,这一年,我每天只能睡六个小时,我现在就只想躺下来,好好睡上三天三夜!!”

    宁檬开口:“行,那我们回去吃了晚饭就睡觉!晚饭我们吃……”

    话刚出口,宁可和霍北臣就都眼巴巴看向了她。

    这两天高考,再加上高考前一个月内,宁檬就再也没有叫过外卖,吃过外面买的东西,就怕吃坏了肚子。

    虽然自己做的不太好吃,可好歹安全健康不是?

    现在好不容易考完了,两个人都看向了她。

    宁檬咳嗽了一下,“你们想吃什么?”

    霍北臣:“随便。”

    宁檬:“火锅?”

    霍北臣:“太烫。”

    宁檬:“川菜?”

    霍北臣:“太辣。”

    宁檬:“要么吃烤鱼?”

    霍北臣:“刺太多,麻烦!”

    宁檬:“……那你要吃什么?”

    霍北臣傲娇抬头:“随便。”

    “…………”

    宁檬脸色一板:“要么吃烧烤,要么回家吃西红柿鸡蛋面!”

    这话一出,霍北臣转身走在了前面。

    宁檬急忙追在他身后喊道:“你干嘛去??”

    霍北臣瞥了她一眼:“烧烤在这边。”

    宁檬:“…………”

    宁可对于吃什么,很少发表意见,顺从地跟在了两个人身后,她紧紧跟着宁檬,看着宁檬的眼神里全是光。

    吃烧烤的时候,苏叶也来了。

    他眯着一双眼睛,正打算坐在霍北臣身边,霍北臣瞥了他一眼,他就秒懂了什么意思,顿时拉扯着宁可坐在了椅子的另一边。

    宁檬看到这幅情况,想到自己的目的,嘿嘿一笑,坐在了霍北臣身边,刚坐下,她就开了口:“这顿饭我请!”

    霍北臣凉飕飕瞥了她一眼:“你有钱?”

    宁檬:“…………”

    宁檬顿了顿,这才说道:“你有钱啊,我请客,你付钱!”

    她挽住了霍北臣的胳膊:“臣爷,我觉得今天的你格外帅气,你这次考试肯定没问题,如果作文好好写了,估计能考个省状元吧!其实从我第一眼看到你,我就知道你是文曲星下凡,你这聪慧的脑袋瓜,绝对不是地球该有的……”

    霍北臣抽了抽嘴角,并没有真的信了她这突如其来的彩虹屁,毕竟刚见面的时候她以为他是学渣,还信誓旦旦要给他补课来着。

    他随意的看了一下菜单,点了几个串串,又瞥了宁檬一眼,想到她爱吃的,点了几串金针菇和鸡翅肉串,就把菜单递给了苏叶,示意他和宁可点餐,这才看向了滔滔不绝一直在说话的女孩:“说吧,想要什么?”

    宁檬:“…………”

    这么直接,也太不给女孩子面子了!

    她翻了个白眼:“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我是这种跟你要东西的人吗?”

    霍北臣:“你不是?”

    宁檬撇了撇嘴,下一刻就狗腿的抱住了他的胳膊:“对,我就是。臣爷,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个小小的要求呀!”

    霍北臣:“…………你说。”

    宁檬嘿嘿笑着,看向了宁可:“你看,高考完了,我们可可呢还没钱上大学呢,反正你们家钱多,你就当资助她吧。我也知道,大学里可以勤工俭学,可这不是耽误学习吗?”

    宁檬大学就是勤工俭学上的,边打工边学习,有多累她深有体会,所以她不想让宁可过这种日子。

    她说完了以后,就开了口:“你也可以当借给可可的,等她大学毕业后,能赚钱了,就还给你,行不行?”

    霍北臣:…………

    这人好不容易开一次口,竟然还不是为了自己,是为了宁可?

    他突然间有点气闷,胸口还酸酸的。

    他嗤笑一下:“你以为我家是慈善机构?”

    宁檬:“大家都是同学嘛,互相帮忙呗……”

    霍北臣还想说什么,高傲的很。

    宁可却忽然插了话:“姐,你不用求臣爷的,那个,我想,我想把我家的房子卖了,这样就够我上学用的了。”

    一听这话,知道宁可有了经济来源,宁檬就直接翻了脸:“也行,反正那房子里全是不好的记忆。你上大学可能也会离开京都,就算是在京都,以后还有更好的房子呢!我们不求某个没良心的资本家。”

    霍·没良心的资本家·北臣:???

    他将打算同意的话,就这么咽了下去。

    接下来,马屁精宁檬开启了嘲讽模式,连吃个烤串都堵不上她的嘴:“这是鸡心吗?好吃诶,可可,你看连鸡都有心,我真怀疑某人没有心。”

    “这羊肉好好吃啊,羊活着能撸羊毛,死了还能吃个肉,可有些人真是吝啬到家了!”

    “…………”

    一顿饭,就这么结束了。

    等回到了家里,宁檬就瞥了霍北臣一眼,冷哼了一声,进入了自己的房间里。

    霍北臣:…………

    古人有句话说的简直太对了,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他有说不给宁可钱吗?

    这女人太无理取闹了!

    霍北臣决定,晾着她,不理她!

    他也进入了自己的卧室,过了两个小时后,他听到了外面的响声。

    霍北臣微微愣了愣,打开房门往外看,就见宁檬下了楼,进入了厨房里。

    他故意下楼,坐在了沙发上,却见宁檬忙忙碌碌,进进出出的,明明看到他了,却像是没看到一样。

    霍北臣只好又挪到了上楼必须经过的走廊旁边,站在那儿看着厨房里。

    过了一会儿,宁檬断了两倍热牛奶出来,就这么好像没看到他似得,上了楼。

    霍北臣:…………

    霍北臣只好又跟了上去,看见宁檬后,他伸出手,打断端走宁檬手中托盘上的一杯牛奶,顺便开了口:“谢谢。”

    宁檬不会做饭,在之前为了给他和宁可补充营养,每天晚上十点钟,都会给他们喝一杯热牛奶。

    他也习以为常,可没想到手还没碰到牛奶,就见宁檬开了口:“不谢。”

    说完,她先进入了宁可的房间,“可可,喝牛奶啦!”

    “好的,姐姐,喝完我会自己洗杯子的。”

    两个人在里面说了两句话,宁檬这才走出来,然后看着托盘上剩下的那一杯牛奶开了口:“这杯是我的,你想喝的话,自己去倒啊!”

    霍北臣:…………

    这女人怎么这么记仇?

    他抽了抽嘴角,看着宁檬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旋即凉飕飕说道:“上学资助真不要了?”

    宁檬正打算喝第二口牛奶呢,听到这话顿时放下了杯子,她眼睛刷的一下子就亮了:“要,当然要!!”

    霍北臣冷哼了一声:“等学校录取通知书来了,查一下他们的学费和生活费,然后记得给我打个欠条。”

    宁檬顿时点头,“好,好!臣爷,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霍北臣:“刚似乎有人骂我没心?”

    宁檬:“……怎么可能!鸡心只是用来吃的,您的心那可是保罗万物的!嘿嘿,你不仅仅有心,还胸怀若谷,宰相肚里能撑船,绝对不会跟女人一般见识的,对吧?”

    见她翻脸比翻书还快的霍北臣:…………

    他抽了抽嘴角,视线又落在了那牛奶上,询问道:“那么,牛奶……”

    “您等着,我去给您热!”

    宁檬说完,就打算下楼,可就在这时,手中一空。

    她微愣,回头,就见霍北臣抽走了她手中的牛奶。

    牛奶杯是透明的,牛奶的颜色是白色的,刚喝牛奶的时候,在被子上留下了痕迹,而不知道是巧合,还是什么的,霍北臣喝牛奶的位置,竟然跟她刚刚喝的一模一样……

    宁檬:!!!

    这不是间接接吻了吗!!!

    她脸色蓦地一红,然后就开了口:“杯子……”

    “我洗。”

    霍北臣慢悠悠的回答。

    不知道怎么的,这两个字却让宁檬读出了一种宠溺感。

    高考完了……

    霍北臣成人了……

    啊啊啊!

    宁檬忽然间转身往自己房间里跑过去,脸色通红的开了口:“那好,明天见!”

    他才十八岁,自己不可以这么禽兽!!

    -

    -

    第二天,大家全都睡到了自然醒。

    随便吃了点东西,宁檬就开了口:“我出去一下,你们两个想干点什么都可以,等我回来了,我们去看电影!”

    宁可没问题。

    霍北臣也点了点头。

    宁檬就拿起了准考证那些东西出了门。

    替花心大小姐参加了考试,这些东西却要送回去的,不然大小姐就算被某大学录取了,没有准考证也是一种麻烦。

    她往宁家别墅那边走的时候,没有发现霍北臣跟在了她的身后。

    看着她晃晃悠悠的模样,霍北臣的眼神里迸射出一抹深思。

    跟她在一起半年多了,他相信她的为人。

    可她却对来历守口如瓶,从未提起过。

    这次莫名其妙,去参加了高考,而且霍北臣注意到了,宁檬考试时候的那个身份证上,的确叫宁檬……

    她,到底是谁?

    霍北臣虽然从不询问,却不代表他不想知道她的秘密……

    五千多字的大章奉上!么么哒!然后求个票!!明天我也尽可能多更点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