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邪王盛宠:神医嫡女嚣张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千一百四十三章 公道自在人心

    乔乔带几个身份最高的夫人进去,卧房很大,三间开的,全是梨花木的家具,整整齐齐,最显眼的是一扇琉璃屏风,精致绝伦,价值不菲。

    墙上挂着几幅当代名家的画,古琴摆在窗下,粉色的锦帘将卧室点缀的极为唯美。

    梳妆台上摆满了各色胭脂水粉,还有好几个首饰盒,每个首饰盒都是几层的,打开一看,珠光宝气,流光溢彩,满满几层。

    大家相视一眼,齐齐摇头,一名贵妇拉开柜子一看,全是各种颜色的衣服,衣料都是上好的。

    乔乔一挥手,立马有人将这些东西抬出去,全放在院子里。

    随着一箱箱东西摆出来,大家倒抽一口冷气,我塞,光是衣料就有六口箱子,更不要说几十套当季新衣了。

    那些首饰也让那些庶女们眼睛发亮,天啊,全是好东西。

    “殿下,这是查出来的东西。”

    事实全摆在眼前,公道自在人心。

    乔乔温声安慰道,“长安侯夫人,难为你了。”

    方如冰的鼻子一酸,眼泪流下来了,一颗凉透的心有了些许温度。

    她看似嫁的风光,谁知道她内心的苦楚呢?

    这些不省心的庶出子女每天都在折腾她,她还不能他们一般计较!

    乔乔看向那个浑身发抖的女子,手一挥,“这些东西是你的?”

    捂着云碧青嘴的侍卫手一松,云碧青不由自主的软倒在地,脸色惨白如纸,“我……不是,肯定是府里的下人通风报信,他们赶在前面栽赃嫁祸给我。”

    得,还死不承认。

    大家的眼晴又没有瞎,有意思吗?

    乔乔挑了挑眉,笑的古怪,“真的不是你的?”

    云碧青拼命点头,只想圆谎,“真的,您要相信我啊。”

    乔乔微微一笑,“老师,既然不是她的,那就将东西都收进库房吧,哪怕打赏给丫环,也比给白眼狼强。”

    嗯,直接充公。

    云碧青的脸色刷的全变了,不敢置信,方如冰沉闷的心情立马晴朗了,“是。”

    她就说嘛,干吗想不开跟云乔乔斗?

    这就是下场!

    大家对云乔乔肃然起敬,这才是真正牛逼的人物,轻轻一挥手,对手就灰飞烟灭。

    云碧青看着一箱箱的宝贝往外搬,心如刀绞,这是她们母女积攒多年的宝贝啊。

    她可不想身无分文!

    她再也克制不住悲愤的心情,大声吼道,“你们想干什么?放下,快放下。”

    但谁会听她的?她亲自上前阻止,但拦不住那么多人,她想让自己院子里下人帮忙,但没人敢听她的。

    用血的事实看清了一件事,说话最管用的是如意县主。

    云碧青快气疯了,全是些废物 ,养她们何用?“母亲,你怎么能抢我的东西?怎么可以?”

    她生母去庙里是不能带细软的,所以全留给了她,价值好几千两,加上她这些年攒的,将近万两,这将来都要作为嫁妆带到夫家的。

    只有嫁妆足足的,她才能得到夫家的看重。

    方如冰冷冷的看着她,不再容忍她,反正都这样了,还要什么脸面?

    拼着被夫君责怪,也要出口恶气。

    “你哪来的东西?刚才你的话大家都听的清清楚楚。”

    大家纷纷响应,“对,我们都听到了。”

    谎话连篇,忘恩负义,爱慕虚荣的女孩子,没人喜欢。

    看着一箱箱东西被搬走,云碧青流下了伤心的眼泪,心中充满了怨恨,趁人不备时狠狠瞪了方如冰和云乔乔一眼。

    乔乔看到了,眉头一皱,“还敢瞪我?很恨我?”

    “我不敢。”云碧青狼狈的移开视线,拼命否认。

    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去求父亲!只有父亲能帮她!

    乔乔根本没把她当一回事,冷冷的说道,“就算是恨,也给我憋着,除非想死。”

    方如冰再也不想看到云碧青,“来人,请三小姐待在房间里。”

    几个下人上前,七手八脚的将云碧青送进空荡荡的房间。

    云碧青又气又怕,拼命挣扎,“放开我,放开,姐姐救我,救我出火坑啊,求您了。”

    乔乔弹了弹耳朵,只当没听到。

    方如冰面对众人宾客,面上无光,羞愧不已,“让诸位见笑了。”

    众人也很尴尬,连连摆手,不好说什么。

    乔乔抬头看了看天色,“可以开宴了吗?我有点饿了。”

    所有人暗松了一口气,方如冰如释重负,“好好,马上开宴。”

    席开五十桌,香气腾腾的饭菜一上,大家开吃,气氛就热烈了,说说笑笑之间将事情圆过去。

    方如冰带着乔乔去了自己住的院子,一进屋子,挺直的腰就塌了,无力的躺倒在软榻上,心力交瘁。

    好累,心累,前所未有的累。

    在乔乔面前不用掩饰,她太聪明了,一眼就能看透!

    侍女们上前服侍,端茶送水,忙个不停。

    乔乔喝着龙井茶,吃着小点心,神情闲适。

    方如冰喝了一碗燕窝粥,才算缓过来,感激的说道,“乔乔,今天幸亏有你帮我,否则我的名声就完了,昌儿也要受我这个母亲牵连。”

    苛待庶出子女,为母不慈,会被弹劾的。

    她的名声不好,生的儿女也会受牵连,到时能不能继承侯府,还不好说。

    乔乔微微一笑,只是举手之劳,“云侯爷还是不会教孩子。”

    云碧莲和云君凌的事还没有让他吸取教训?

    方如冰苦笑一声,“他尽力了。”

    该骂的骂了,打也打了,孩子们也说受教了,但一遇到事情又犯错。

    屡教不改,他们的性格已经养成了,根本扭不过来。

    他们生母从小给他们灌输的想法,已经深深扎根。

    夫君已经是放弃了,只等将婚事办了,什么都不管。

    乔乔撇了撇小嘴,云之皓这个人吧,太重情,是优点也是缺点。

    方如冰呢,也不是个心狠的,又太顾忌夫君的感受,所以就这样了。

    “别说尽力,我要是他,就把这些不成器的东西都扔到庄子里,一人划一块地,让他们自己种庄稼,谁的产量最多卖的钱最多,就送谁一个宅子,谁不想干活,这辈子就待在庄子里终老吧,磨个几年也该懂些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