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邪王盛宠:神医嫡女嚣张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千一百四十四章 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方如冰目瞪口呆,还能这样?

    一道微凉的声音在门口响起,“乔乔这话有道理。”

    是云之皓,他得知消息后差点气炸了,全是一些混账东西。

    他不禁自省,还是心肠不够狠。

    方如冰站起来迎接,有些局促不安,“夫君,您什么时候来的?”

    云之皓拉着她的手,坐了下来,“不用紧张,你没有错,是我不够狠心。”

    这个妻子让他很满意,不管哪方面都做的很好。

    见夫君不怪她,方如冰暗暗松了一口气。

    乔乔看着他们互动,挑了挑眉,感情还行啊,相敬如宾,“当断不断必受其乱,云碧青今天跳出来闹腾,恐怕没有那么简单,这不仅仅是她一个人的想法。”

    她看事情看的远,已经看到了事情背后的问题。

    云之皓闻声色变,“你是说……”

    乔乔抿了抿嘴,他对自己的孩子太心软了,“折了一个庶长子,还没让你清醒些?你的儿子们可都是野心勃勃的人,一心想继承家业呢。”

    云之皓其实心里很清楚这一点,但他认为不切实际,只能是空想。

    “我有嫡子。”哪里轮得到庶子继承?

    他总不能让孩子想都不能想,又控制不了他们的想法。

    乔乔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他不愿意将自己的孩子想的太坏,这是人之常情。

    但这样下去会出事的,念在他对她不错的份上,她就多管闲事一次。“嫡子太小了。”

    能不能平安长大,还不好说,这也是云之皓没有请封世子的原因之一。

    云之皓的身体一僵,还没等他开口,乔乔已经抢先说了下去,“在后院夭折的孩子很多很多。”

    她话里的含义让方如冰不寒而栗,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不由自主的紧紧抓住云之皓的胳膊,“夫君。”

    她不能让自己辛辛苦苦生出来的孩子被人害了!

    云之皓的脸色也不好看,轻拍着方如冰安慰了几句,“乔乔,你别危言耸听, 你看你吓到她了。”

    方如冰在他身上没有得到想要的保证,心里一冷,“乔乔,帮帮我。”

    她凡事顺着夫君,但这件事不行。

    对夫君来说,那都是他的儿女,昌儿只是他的儿子之一。

    可对她来说,昌儿是她唯一的儿子!

    既然夫君不肯帮她,那她就求如意县主。

    乔乔向来雷厉风行,“这样吧,我让手下在宅子里转转,看看有没有危险品,比如毒药迷药之类的。”

    方如冰一口答应,“好,每个地方都查一查,包括我们的卧房和昌儿的房间。”

    她没有事先征求夫君的同意,直接做了决定。

    为母则强!

    “行,没问题。”乔乔非常爽快,当场就发下号令。

    整个过程云之皓不置一词,什么都没有说,或许他的心情是矛盾的。

    手心手背都是肉!

    方如冰能理解他的心情,却没办法接受,“麻烦了,乔乔,改天我好好谢你。”

    云之皓轻轻叹了一口气,女人强势起来,真没有男人什么事。

    “夫人,去招呼客人吧。”

    方如冰犹豫了一下,乔乔冲她微微颌首,她这才离开。

    云之皓看在眼里,心里很不是滋味,“你的话比我管用。”

    乔乔淡淡的说道,“那你应该在自己身上找原因了。”

    原因啊,大家心里都知道,保护不了妻儿,让妻儿没有安全感,只能找别人求助了。

    “我……唉。”云之皓长长一声叹息,欲言又止。

    他想保全所有的子女,难道是奢求吗?

    “说吧。”

    这话没头没尾的,乔乔奇怪的反问,“说什么?”

    云之皓深知她有多讨厌长安侯府,来的次数屈指可数,“你今天上门真的只是来做客?”

    乔乔的眼睛眯了起来,“你哭着喊着求我帮你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

    “胡说八道。”云之皓轻斥一声,他是那种人吗?

    乔乔的视线盯着他,眼睛一眨不眨,“你上次见到我是什么时候?”

    云之皓愣了一下,有些担心,“乔乔,你没事吧?是不是病了?”

    乔乔强势的一摆手,“你还没有回答我呢。”

    她的气势太强了,云之皓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不就是三味斋门口吗?你到底是怎么了?”

    乔乔在心里叹气,果然记忆又断片了。“去你书房谈吧。”

    她举止古怪,但云之皓没有说什么,带着乔乔去了他经常待的书房。

    书房挺大的,还有一张床,偶尔可以休息一下。

    一张花梨木的书案放在窗口,一排毛笔各色各样的,书帖一大堆,全是出自名家之手。

    水墨画的笔筒里塞满了画卷,琳琅满目。

    乔乔扫视了一圈,目光落在墙壁上的古剑,“这书房布置的很清雅,不错不错,你还会舞剑?”

    云之皓嘴角抽了抽,“我昔日也是有名的才子,君子六艺无一不通。”

    见她还在书房乱动,他的眉心一跳,“别转来转去,快说吧。”

    乔乔一拍手掌,“贾七哥进来。”

    贾七哥推门而入,不用乔乔吩咐,立马忙开了,满屋子的盘查。

    云之皓心里一紧,心中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一柱香后,贾七哥小心翼翼的捧着一瓶墨汁过来,“主子,这有问题。”

    墨汁用了一半,云之皓看了一眼,一阵莫名的慌乱,“什么问题?这瓶墨汁是我每天都用的,能有什么问题?”

    云乔乔怜悯的看着他,“云侯爷,您中毒了。”

    而且算计他的人,是极为亲近的。

    云之皓眼前一黑,差点吐血,她所有的古怪有了解释,但是……他没觉得身体有异样。“不可能,我人好好的……”

    乔乔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已经是事实,接不接受迟早的事,“行了,先告诉我,这瓶墨汁哪来的?”

    云之皓深吸了一口气,强忍着内心的烦躁,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黄金屋买的松花墨汁,浓淡正好,磨一会儿就能用,写出来的字也好看,非常好用,我平时习惯了用这种,而且文房四宝都是我亲自买的。”

    乔乔略一沉吟,“这书房还有谁能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