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邪王盛宠:神医嫡女嚣张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千一百四十五章 兄弟相争

    他很慌乱,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了,而且是他不愿看到的。

    乔乔皱了皱眉头,“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是晚上的县主府,而不是白天的三味斋。”

    云之皓的脸色刷的全白了,冷汗狂流,脑袋一片空白。

    乔乔顾不上安抚他的情绪,一一发出指令,“先去查黄金屋。”

    “是。”

    “府里都搜一遍,看还有没有遗漏。”

    “是。”

    “把负责打扫的书童带走,问清所有的细节。”

    “是。”

    “去把两位云家少爷叫来。”

    云之皓如坠在迷雾中,一颗心如被不知名的大手拽紧,“你是怀疑他们?”

    乔乔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利益相关者都值得怀疑,您若出事,这爵位这诺大的家业由谁继承?您的嫡子还是个不会说话的奶娃娃,没有您的庇护未必能活到成年。”

    “我……”云之皓有无数话想说,但喉咙如塞了盐块。

    她分析的有道理,如果他出事,对那两个庶子最有利。

    至于庶女嘛,在她们出嫁之前,云之皓就是她们的依靠,是她们的底气。

    乔乔看着他青青白白的脸,还在不紧不慢的说下去。

    “皇上虽然不喜欢你的庶子,但说不定看在我的面子上,就格外恩赏允许爵位由庶子继承呢,当然,退一步说,就算没有爵位继承,云家的家产也不少。”

    虽然查抄过,但后来东方泽天将长安侯爵位赐还给云之皓时,将产业还回去一部分,够他们一家人舒舒服服的过一辈子。

    云之皓的心如浸在冰冷的海水中,冷的直哆嗦,坐着发呆,眼神呆滞。

    乔乔摸出一把青豆,咯吱咯吱的吃,完全不搭理他。

    敲门声响起,“父亲。”

    “来了。”乔乔坐直身体,将最后一颗青豆扔进嘴里。

    云之皓嘴角抽了抽,都是大人了,怎么还这么调皮?

    云家两个庶子走了进去,“见过父亲。”

    “见过殿下。”

    看着唇红齿白,眉清目秀,举止有礼,完全不像心机叵测的坏人。

    云之皓忍不住怀疑乔乔的推论,是不是弄错了?

    见他呆呆的不说话,云三少主动问道,“不知父亲召孩子们过来,有何要事?”

    云之皓动了动嘴,却不知该说什么好,索性指了指云乔乔,“是她要见你们。”

    他将烫手山竽扔给了乔乔,乔乔直翻白眼,“听云侯爷夸你们,说字写的好,我想看看,就抄一篇佛经吧。”

    她一挥手,“笔墨侍候。”

    兄弟俩相视一眼,有些摸不着头脑,难道是她想考查他们?

    一想到这里,两人精神一震,这是好事啊。

    能入了她的眼,飞黄腾达不是梦。

    贾七哥捧着文房四宝过来,很恭敬的放到两位云少爷面前。

    云三少的视线一凝,随即笑道,“松花墨汁?这是父亲最心爱的东西,别让我们糟蹋了,麻烦换一块吧。”

    而云四爷神色不变,看不出异样。

    云之皓笑的慈爱,“不必,你们是我的儿子,用我的文房四宝有什么舍不得的?”

    云三少不好意思的笑道,“父亲,您舍得我可舍不得,这墨汁值上百两银子呢。”

    他一再的推辞,云之皓的心凉了,难道……“再贵的墨汁也是死物,我对你们的感情是无价的,行了,别磨蹭,如意县主没什么耐性。”

    云三少抿了抿嘴,看向贾七哥。“麻烦帮我们磨墨吧。”

    贾七哥站着不动,又不是他们的奴才。

    云之皓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但面上不露,“我怎么教你们的?自己用的墨汁要自己磨,不可让别人代劳,只有这样才能知道什么程度的墨汁最适合自己写字。”

    云三少的视线乱飘,支支吾吾的说道,“父亲,我刚才摔了一跤,手疼的厉害。”

    他揉了揉手腕,一脸的痛楚。

    云之皓的心一沉,看向另一个儿子,“那君旋来吧。”

    但没想到刚才还面不改色的云四少呆了呆,“父亲,我……”

    他一脸的为难,很不情愿的样子,云之皓的心提了起来,声音重了几分,“你也手疼?”

    一个个推三阻四,说他们没有问题,谁相信?

    云四少连忙赔笑道,“没有,我会磨墨,磨的可好了。”

    说虽如此,但动作还是迟疑了一下,磨墨的时候特别小心翼翼,不敢直接接触墨汁。

    写字的时候也一样,生怕溅出来,非常谨慎。

    要知道,写毛笔总会溅出一点的。

    他们掩饰的再好,但在人精面前,还太嫩了。

    墨一点点变深,云之皓的心一点点发沉。

    乔乔真的很同情他,看吧,没一个省心,这下子没办法再装糊涂了吧?“慢慢写,不着急。”

    云之皓心里发寒,他没有亏待过他们,他们到底有什么不满足的?

    “你们用心些,不要让我失望,对了,乔乔,不如评出个胜负吧?”

    乔乔奇怪的看过去,“评胜负?”

    云之皓眉眼微皱,神情很复杂,“对,胜的人,你赏赐一件东西吧。”

    两个云家子眼晴一亮,这是天大的好事啊。

    乔乔看出了他的心思,应了下来,“可以。”

    “还不快谢恩?”云之皓意味深长的看着两个儿子,鼓励道,“好好的写,我只能帮你们到这里了。”

    这等于是暗示,努力争取云乔乔的好感,让她许他们一个好前程。

    两位云家少爷听懂了,顿时如打了鸡血般激动,有未来的皇后保驾护航,前程似锦。

    一想到那登天的阶梯,心里一阵阵火热。

    云三少眼中闪过一丝志在必得的光芒,机会是他的!

    他隐晦的看了一眼身边的云四少,眼神阴恻恻的。

    他深吸一口气,全力以赴,争取写出最好的字。

    写的正用心,忽然右手一痛,毛笔往前冲,留下一条长长的污痕,字写坏了。

    他气的直瞪眼晴,恶狠狠的吼道,“老四,你干吗碰我?我的字!”

    气死他了,全家就老四最滑头,看似最老实,其实最奸诈。

    做坏事的是他,但每次被抓的永远是自己。

    云四少呆呆的看着他,一脸的懵懂,一副状况外的样子,“我不小心,对不起,三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