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邪王盛宠:神医嫡女嚣张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千一百四十六章 完了,中招了

    看着他可怜兮兮的样子,云三少一肚子的火气,又来了,又装可怜,“你……”

    乔乔凉凉的说道,“写废了可以重写。”

    云三少顾不上撕逼,先写完再说。

    这一回,云四少叫了起来,“啊。”

    不知怎么的,他的身体一晃,手中的毛笔碰到左手,一大块墨汁溅在裸露的皮肤上,他心里一慌,拼命擦拭,眼晴都红了,“三哥,你干吗推我?”

    云三少气的抓狂,他可没有碰到他,“我什么时候推你了?是你自己不小心吧。”

    两人互不相让,越吵越凶,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云四少的毛笔滚过去,滚到云三少的手背上,云三少如被针扎一般,杀猪般叫了起来。

    云之皓再也看不下去了,冷声喝道,“行了,别让县主看笑话。”

    “父亲,我……”云四少急着想推脱,忽然眼前一黑,头晕眼花,紧紧拽住书案。

    云之皓定定的看着他,不像是装的,“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你的脸色很苍白。”

    云四少心里一紧,脸色发白,“父亲,我头晕,好难受。”

    云三少猛的响起一事,浑身一颤,感觉浑身难受,不禁吓坏了,“父亲,救我,救救我,我中毒了。”

    一声中毒,让所有人都变了脸色。

    云之皓的心脏狂跳,眼晴瞪的老大,“胡说八道,好端端的怎么会中毒?是不是写不好怕丢脸?还是怕输?”

    乔乔淡淡的扫了一眼,“你们年纪小,我也没指望看到多好的字。”

    但这种时候,两位云家少爷一个字都听不进去,满心的恐惧。

    云三少瞪着墨汁,惊恐的朝后退。

    云之皓的心里凉透了,“听到没有?只要好好写,就算写不好,也没人怪你们。”

    云四少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父亲,我可能是昨晚没睡好,回去休息一会儿就没事了。”

    他摇摇晃晃的往外走,每走一步都很艰难,眼前一阵阵发黑,脚下发飘。

    云之皓咬了咬牙,“看你走路都走不动了,就在这里歇着吧。”

    云四少的意识开始模糊,脚抖个不停,“不不,如意县主在此,我不能失礼。”

    乔乔清冷的声音响起,“没事,我不计较。”

    云四少刚想说什么,“我……啊。”他居然摔在地上,两眼紧闭,晕倒了。

    大家怔怔的看着昏迷不醒的人,神色复杂。

    贾七哥上前探了探鼻息,冲云乔乔摇了摇头。

    云三少的脸色刷的全白了,嘴唇直哆嗦,死了?他的胆子都吓破了,跌跌撞撞的冲向云之皓,紧紧拽住他的胳膊,眼泪都下来了,“父亲,救命。”

    “去请大夫。”云之皓轻拍他的手,“不要怕,不会有事的,你们的身体太弱了,需要锻炼。”

    云三少心里慌乱不已,脑袋乱哄哄的,“父亲,你以前也晕过吗?”

    云之皓感觉一股冷气直吹进骨子里,却一脸的震惊,下意识的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

    “果然。”云三少吓的魂飞魄散,完了,中招了!

    他就不该碰那见鬼的墨汁!

    云之皓轻拍他的脸,一脸的紧张,“你怎么了?你的脸色特别不好,君凯,说话啊。”

    云三少看着父亲关切的眼神,心底升起一丝希望,可怜巴巴的哀求,“求父亲给我一颗百花解毒丸。”

    百花解毒丸特别珍贵,皇室专用,云之皓曾经得到宫中的赏赐,一共得了两颗,被他秘密的珍藏。

    这是能解百毒的,一般的毒都能解,他虽然不知道这种能不能解,但总要试试!

    云之皓呆呆地看着他,脚底升起一丝寒气,迅速向四肢蔓延开。“你又不是中毒,吃什么解毒丸,是药三分毒,没事不要乱吃。”

    云三少什么都顾不上了,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他想要活!“父亲,您就可怜可怜我,让我安安心吧,父亲,我好怕。”

    云之皓想踢了他的心都有了,乔乔托着一颗碧绿色的药丸,“我手里有一颗解毒丸……”

    云三少飞奔过去,不管不顾的抢过来,“给我。”

    他生怕她不给似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服下药丸,动作之快,让人阻止不及。

    乔乔嘴角噙着一抹神秘的笑容,气定神闲的看着他。

    不一会儿,云三少抱着肚子哀哀叫,“啊,我的肚子好疼,怎么会这样?”

    他疼的满地打滚,满身是灰,惨叫连连,很是可怜。

    但大家都没有动,就这么定定的看着他。

    云三少痛过一波后,浑身是汗,像是河里捞起来般狼狈不堪。

    他挣扎着爬到云之皓身边,紧紧扯着他的衣摆,“疼,救救我,父亲。”

    但是,云之皓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云三少被他看的浑身哆嗦。

    一只白嫩的小手伸过来,手心托着那瓶墨汁,“告诉我,墨汁的秘密。”

    云三少惊恐万状,索索发抖,“我不懂你的意思。”

    这种人乔乔见多了,心气太高,野心勃勃,却贪生怕死,“啊,我刚才拿错了,那不是解毒丸,是绞肠丸,吃了会腹痛一天一夜而死。”

    云三少脑袋一懵,如被巨石砸了一下,“你……你是故意的!”

    妈呀,这个女人好可怕!

    怪不得别人听到她的名字就怕的不行!

    怎么办?他只能抱父亲的大腿,就不信父亲还能见死不救?

    “父亲,您也看到了,她想杀我!救救我!我不想死!”

    云之皓面色灰败,像一座泥雕,一动不动,心彻底被伤透了。

    对自己的亲生父亲下手,这还是人吗?

    他怎么生了这么混账的东西?

    室内只有云三少的哭求声,哭了半天,都没见云之皓有反应。

    坐在一边的云乔乔冷冷的看着痛哭流涕的家伙,一点都不心软,“没有我的命令,谁都帮不了你。”

    她的身份尊贵,谁敢冒着得罪她的风险,跟她作对呢?

    她主宰着他的生死!意识到这一点,云三少打了个冷战,心里害怕极了,“父亲,您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儿子被人害死吗?你就三个儿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