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邪王盛宠:神医嫡女嚣张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千一百四十七章 失传的药

    他知道父亲面硬心软,最疼爱子女,正因为如此,他才会有恃无恐。

    就算做错事情,父亲也不会要他的命。

    不得不说,他已经掌握了云之皓的致命弱点。

    但云乔乔出手了,事情就不一样了,“一个嫡子就够了,上不了台面的庶子就算了,死了也没人关心。”

    “你好毒。”云三少没想到她这么不念亲情,“父亲,您就管管吗?”

    云之皓心灰意冷,感觉自己很失败,“你觉得我管得了她吗?”

    云三少的心一沉,千算万算没有将她算进去。

    乔乔撇了撇嘴,“还是挺有自知之明的。”

    她轻敲桌面,眉眼清冷,隐隐有杀气,“说不说?我数到三,不说就算了,没人敢违抗我的命令来救你。”

    她说的轻描淡写,却透着一股不容人质疑的威严。

    云三少被震住了,“我……”

    他慌了,又是害怕,又是不安,脑子飞转,拼命想着脱困的办法。

    催命符般的声音响起,“一,二……”

    一个个字如打在云三少脑门,疼的厉害,“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全是四弟安排的,你想知道什么可以问他。”

    四弟?云乔乔嘴角微勾,“那你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她挥了挥手,做了个手势,“将他扔到他房间,门窗都钉死,我看他不吃不喝几天才死……”

    阴森森的话语透着死亡的阴影,云三少浑身发冷,终于害怕了,“不,我说,我全说。”

    云之皓合上眼晴,神情沉痛极了。

    乔乔冷笑一声,“都是不到黄河心不死的货,赶紧,我的耐心有限。”

    云三少心里直哆嗦,吞吞吐吐的说道,“有一天,四弟在书房神神性秘的,被我撞见,他逼我发誓,不能告诉任何人,否则就杀了我,我就怕了……”

    “他做了什么?”云乔乔冷冷的看着这丧心病狂的东西。

    真有心还找不到机会告密?恐怕是乐见其成吧。

    还怕杀了他?这话更可笑了!

    “往墨汁里掺东西,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云三少犹豫了一下,又补了一句,“但他说不会致命的。”

    他的肚子又开始疼了,脸色惨白,冷汗滴滴答答的往下流,“真的,我发誓。”

    乔乔定定的瞪着他,“我不信,拖走。”

    云三少疼的浑身抽搐,“我年纪小什么都不懂,也不敢多问,四弟向来有主见,脾气又不好,对下人说打就打,我怕挨打……给我解药!”

    妈蛋,这责任推卸的太可笑,每一个字都透着荒唐。

    编个理由都编不好,整一个废物。

    乔乔微微摇头,就这素质还敢抢爵位?不就是仗着云之皓心慈手软吗?

    “云侯爷,你信吗?”

    云之皓心灰意冷,他自问是个好父亲,极尽包容善待他们,可他们呢?

    他现在才知道,他们对他这个父亲恨之入骨,恨不得除之以快。

    他到底做错了什么?

    “不信,一个字都不信。”

    云三少张嘴欲说,乔乔下令道,“点哑穴。”

    这不,云三少惊恐的发现自己说不了话,叫疼也不行,痛的脸都扭曲了。

    他害怕的看向云之皓,无声的哀求,这一回,云之皓不再看他。

    乔乔的视线落在云四少身上,扬了扬下巴,“将他泼醒。”

    一盆冷水泼过去,云四少幽幽的醒来,眼神茫然,“父亲,这是哪里?我怎么在地上?”

    他的头昏昏沉沉的,挣扎着爬起来,但云之皓的眼神让他心惊,“父亲,您怎么不说话?您这样我害怕。”

    父亲怎么好像不认识他般,眼神透着陌生,还透着一种审视。

    云之皓冷冷喝斥,“你也会害怕?孽障。”

    云四少的视线扫到浑身痛苦抽搐的三少,脸色大变,“父亲,出了什么事?”

    云之皓的眼神冷冷的,“他都招了。”

    如一道惊雷砸下来,云四少心神一震,脑袋一片空白,“怎么可能?他不敢的……不不,我是说,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话一说出口就后悔了,这算是不打自招了。

    云之皓的心口剧痛,捂着胸口说不出话来。

    乔乔神色严肃的喝斥,“你哥招了,你是主谋,是你一手安排的,他是被逼无奈不得不配合,早就想找机会揭穿此事,他对云侯爷是一片忠诚,而你想弑父……”

    云四少暴跳如雷,气的抓狂,“放屁,他才是主谋,他才是。”

    他愤怒的冲向云三少,拳打脚踢,动作凶残,像对待自己的生死大敌。

    云三少有口难言,疼的死去活来,浑身疼的快炸开了。

    还不如让他死了!

    云之皓怔怔的看着,眼神越来越黯然。

    云四少不停的踢打,嘴里骂个不停,“混蛋,你休想出卖我换取父亲的信任……”

    为了推卸责任,他也是蛮拼的。

    乔乔凉凉的声音响起,“我就好奇一件事,你一个足不出户的侯门公子是怎么拿到百步癫?这可是南疆早就失传的草药。”

    “你怎么知道……”云四少浑身一颤,本来半信半疑,这下子全都信了,“云君凯,你这个叛徒!”

    他重重一拳打在云三少的面门,眼晴都打肿了。

    云乔乔微微摇头,狗咬狗,都不是好东西。“给亲生父亲下毒,知道是什么罪吗?凌迟!”

    云四极力撇清,“是他下的,跟我没关系。”

    云乔乔冷眼旁观,“这种话谁信?”

    云三少拼命摇头,却苦于说不出话来,面容痛苦极了。

    云四少看着他的惨状,心里更慌乱了,“那也不是毒,死不了人的,顶多神智不清……”

    云之皓心底升起一股狂怒,原来都知道,对自己的父亲下药,还一副不要紧的样子。

    云乔乔心思通透如水晶,“我明白了,借着他神智不清趁机夺权上位,是个好主意。”

    到时做些文章,也不是难事。

    云四少回头看到云之皓铁青的脸,心里一沉,“父亲,我无数次试图阻止,但……他手里还有毒,他随时能毒死我。”

    这种话听听就算了,乔乔摆了摆手,“我只想知道,这药是哪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