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邪王盛宠:神医嫡女嚣张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千一百四十八章 家产之争

    云四少见云之皓一直不吭声,心里慌慌的,更加痛恨云乔乔,又是她。

    她就像梦魇,总是缠着他们不放。

    她高高在上,身份尊贵,为什么还要掺和这种事?

    可恨,她就是他们长安侯府所有人的恶梦!

    “这个要问他了。”

    他也不傻,要是全认下来,他就没有前途了。

    他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乔乔冷下脸,“既然都不敢招,都杀了吧,一了百了,永绝后患。”

    贾七哥抽出长剑,一步步走向云四少,云四少惊恐万状,怕极生怒,大声嘶吼道,“这是我们长安侯府的事,你一个出族的女儿,没有资格管。”

    这话就无理了,就冲这句话,就能定他一个藐视皇后之罪。

    乔乔面不改变,像看白痴般看着他,“就算我不是长安侯府的人,但也是宸国未来的皇后,有什么是我不能管的?”

    云四少害怕极了,也恨极了,平时不敢说的话全都冲出来,“你的长伸的太长了,你害死了云碧莲云君凌,现在又想害死我们兄弟姐妹,你这是报复。”

    面对他的指控,乔乔神色不变,淡淡的问,“报复谁?你吗?”

    轻轻的嘲笑声透着一股蔑视,深深的刺激云四少,她看不起他,甚至觉得他不配当她的对手。

    “你是要报复父亲,你想让他断子绝孙,想让他妻离子散,你害的我们母子分离,还不够吗?你是恨他抛弃你们母女。”

    他发疯般尖叫,语无伦次,已经吓破了胆。

    “父亲,你可不能上当啊。”

    云之皓的心口如压了一块大石头,沉重极了,“我早知道你们恨我,但没想到这么恨。”

    这个儿子哪是指责乔乔,分明是指责他这个父亲。

    乔乔啧啧称奇,“其实早在六年前就埋下了祸根,斩草除根才符合你对我的指控。”

    她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把匕首,拿在手里把玩,一双冷冷的眼晴看着他。

    云四少快要吓哭了,“你不要乱来,父亲,救命啊,我是你的亲儿子。”

    他的话如小石头掉进大海里,不起一点波澜,云之皓失神的喃喃自语,“在我将那些女人送进家庙里时,他们就恨上了我,可我还傻傻的以为能感化他们。”

    乔乔抿了抿嘴,可怜天下父母心。

    不管子女怎么顽劣,父母都狠不下心肠,当然,那些不将儿女当人的例外。

    云之皓面容被一层阴影笼罩,苦涩极了,“你说的对,我太心慈手软,该狠的时候不狠。”

    对家人太心软,这是他最大的毛病。

    乔乔听出了些许异样,“你想怎么做?”

    云之皓眼中闪过一丝冷光,“既然他们没有把我当成亲生父亲,那我也不把他们当儿子。”

    他猛的喝道,“拖出去打死。”

    忽如其来的变故 ,让云四少大受刺激,如被晴天霹雳砸中,肝胆欲裂,“父亲,你别被她蛊惑了,你一直是我最敬爱的父亲,我孝顺您都来不及,怎么会害您?”

    他努力挣扎,对着下人乱踢,凶神恶煞的怒斥,“放开我,我是你们的主子,你们胆敢犯上?都不想活了?啊?”

    但不管他怎么努力,都没法阻止下人将他拖出去。

    下人将他按在地上,一板子打下来,一股剧痛袭来,云四少疼的浑身发抖,不敢相信自己被打了。

    这是第一次被打!

    打掉了他身为长安侯四少爷的骄傲,也打掉了对云之皓的那一份笃定!

    云之皓真的下狠心了!

    虎毒不食子,可云之皓比老虎都毒!他要杀子!

    意识到这一步,云四少整个人都崩溃了!

    板子一下下打下来,打的他浑身抽搐,娇生惯养的他第一次尝到了皮肉之苦,也尝到了深深的绝望。

    “啊啊啊,不要打了,不要再打了,我招。”

    云之皓看着地上鲜血淋漓的儿子,满眼的沉痛,云四少在他眼里看不到半点怜惜,一颗心往下沉。

    “这药是府里一个下人给我的,她说……只要照她的意思,就能确保我成为下一任的长安侯。”

    云之皓面罩寒霜,冷的可怕,“是谁?”

    云四少嘴唇直哆嗦,第一次觉得父亲好可怕,好残忍,“是……五弟的乳娘,姓纪的那个。”

    云之皓大惊失色,吓出一身冷汗,“你说什么?”

    云四少眼中闪过一丝冷光,“那是方如冰的人,我也不知道她抽什么疯,可能也盼着你早死吧……”

    他就是见不得方如冰母子好,有了嫡子,父亲眼里就没有他们庶子。

    云之皓勃然大怒,“去将人抓来。”

    不一会儿,下人过来禀道,“侯爷,纪乳娘刚刚出府了,已经派人去追。”

    云乔乔有些意外,消息很灵通,人也很机灵,不是一般人,感觉像是经过专门培训的。“这人很狡猾啊,是什么来历?”

    她并不相信那是方如冰的亲信,以方如冰母子的立场,孩子还小,只有云之皓活着才能确保他们最大的利益。

    只有不傻,都懂这道理。

    云之皓面色沉重,“我亲自挑的人,是我乳娘的孙媳妇。”

    乳娘是他最信任的人,对他来说,类似于母亲般的存在。

    所以这些年一直荣养着乳娘一家人,子孙都过着富家翁般的生活,衣食无忧,孩子还能上学堂。

    在嫡子出生时,乳娘举荐她的孙媳妇,他毫不犹豫的接受了。

    他简单的查过背景,是个孤儿,被乳娘买下来当丫环,后来跟乳娘的孙子看对了眼,成亲生子。

    这么一个背景清白的人,他想不出理由。

    乔乔默了默,“她经常出府吧?”

    这身份出府合情合理,人家回家看看孩子,天经地义。

    但,一旦出府跟外界联系就多了。

    “是。”云之皓的心情越发沉重。

    乔乔想到了一个疑点,“奇怪,她是昌儿的乳娘,那就是说冲着昌儿来的,只要昌儿有个三长两短,你就不得不在他们两个废物之间挑一个继承人,怎么没动手?还是出手了,你还没有查觉?”

    她一口一声废物,让云家二子脸色很难看,但谁会在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