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邪王盛宠:神医嫡女嚣张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千一百四十九章 长安侯发威

    云之皓的眉心一跳,立马让大夫查昌儿的身体。

    在得到很健康的消息后,他长长吁了一口气,庆幸不已,“昌儿是我的嫡子,不能有半点闪失,我明面上派了十个丫环日夜不离的守着,暗地里也有十几个侍卫盯着,谁都动不了手脚。”

    他如此郑重,其实也是担心府中不太平。

    乔乔恍然大悟,这种监控状态下,确实没办法。“原来如此,万幸。”

    外面传来喧哗声,门打开,一串人被扔了进来,“主子,人都抓来了。”

    是云之皓的乳娘一家人,老夫妻俩,一个儿子,儿子媳妇,二个孙子,二个孙媳妇,两个曾孙,一家十口人。

    云之皓的乳娘姓孙,头发发白,但一身富态,头上的首饰都是珍品,比一般人家的老太太都要体面。

    此时她一脸的蒙逼,“侯爷,这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大事?为什么要抓我们?”

    对她向来优待的云之皓板着脸,盯上了缩在人后的纪乳娘,他一个眼色,纪乳娘就被人拖了出来。

    纪乳娘的脸色发白,惊恐不已。

    云之皓冷冷的喝道,“说,为什么要害我?是谁指使的?”

    这话如一道惊雷,乳娘一家子神色各异,有惊讶的,有害怕的,有茫然的,全落在上位者的眼里。

    纪乳娘是个长相清秀的妇人,身形丰满,此时一脸的无辜,“侯爷,你在说什么?奴婢怎么听不懂?”

    云之皓心中恨极,“把她的儿子带过来。”

    是个跟昌儿差不多年纪的小孩子,长的挺可爱,被父亲抱在怀里睡的正香。

    侍卫一把抢过孩子,送到云之皓手里,云之皓一手提着孩子的衣领晃来晃去,“这孩子长的白白胖胖的,很是可爱,可惜命不好。”

    纪乳娘的脸色刷的全白了,“侯爷,您别乱来。”

    她声音颤抖,惊恐的看着儿子,心提了起来。

    云之皓一把掐住孩子的脖子,“去了阎王殿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有个心思歹毒的生母。”

    孙乳娘一家倒抽一口冷气,惊恐万状,纪乳娘更是吓的魂不守舍,“不要,他还是孩子啊,您怎么忍心?您行行好,就当替五少爷积德吧。”

    云之皓神色冰寒,冷笑一声,“积德?你怎么不替你儿子积德?”

    孙乳娘急出一身冷汗,这曾孙是她最心爱的,“侯爷,她做了什么?”

    云之皓的视线在众人脸上扫过,冷若冰霜,目光所到之处,众人索索发抖。

    “借着我儿子的手给我下毒药,真是厉害啊,乳娘,你真的一点都不知情?”

    孙乳娘闻声色变,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可能,是不是弄错了?采娘最胆小怕事,性子温顺……”

    她当惯了老太君,家里的事一概不管,每天陪着孙子孙女和曾孙乐和。

    纪采娘拼命磕头,磕的额头都青了,“求侯爷放过我的儿子,求您了。”

    云之皓阴沉的看着那个白胖小孩子,“我改主意,看在乳娘的面子上,不要他的命了,就打断他的四肢,扔去乞丐窝,是生是死就看天意。”

    杀气腾腾的话让四周的温度都低了几度,孙家人惊惧交加,手脚冰冷,寒毛直竖,感觉看到了阎罗王。

    “不要。”纪采娘吓的魂飞魄散,背脊发凉,这更加的残忍,生不如死!“侯爷,稚子无辜,你有什么怨气冲我来,要杀要打悉听尊便。”

    怎么能冲一个不懂事的小孩子下手?太没有人性了!

    云之皓冷冰冰的看着她,一股杀气冲她而去,她四肢发冷,不由自主的发抖。

    孙乳娘愤怒的冲过去,捶打最心爱的孙媳妇,一巴掌将脸都打肿了,“你真的做了缺德事?你疯了吗?这到底是为什么?”

    孙子上前一挡,“奶奶,有话好好说,说不定是弄错了……”

    孙乳娘气恼的一巴掌拍开孙子,蠢货,这种时候再帮着说话,是不是不想活了?“说话啊。”

    见妻子被打,孙子心疼坏了,“奶奶,她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都很清楚。”

    “滚。”孙乳娘气的脸都青了。

    云之皓冷眼旁观,始终不为所动,俊美的脸如被一层寒气笼罩,“我的耐心有限,如果不招,那你的儿子会活的凄惨无比,他会恨你,他所有的不幸全是你带来的。”

    他顿了顿,视线落在孙乳娘一家身上,“还有,你所有的家人都要陪你死。”

    被他视线扫到的人心里发冷,恐惧不已,他是说真的!

    孔乳娘心里一紧,这是不念香火情了?

    孙子吓的脸色惨白,“侯爷,您向来是最仁慈的,奶奶服侍您多年,视您如亲子,您怎么能这么残忍?奶奶,您快求求情。”

    这话本身就是过错,什么叫视你如亲子?还欠了他们不成?

    不过是个乳娘,给了她银子,喝她的娘,本来就是交易,给她几十年的荣华富贵,是格外恩赏了。

    怎么还敢大言不惭?

    太过仁厚的下场,就是个个被养大了脾气,自以为是。

    云之皓的杀心一起,冷若冰霜,“看来本侯爷太仁慈,让你们这些奴才都爬到我头上了。来人,砍掉他的手。”

    一道血光闪过,那孙子一只手飞了出去,血流如注。

    这一家人何时见过主子发威,吓的差点晕过去,这是雷霆之威了。

    孙乳娘的心彻底冷了,这才是主子!

    主子掌控着他们奴婢的生死,想让谁生就生,想让谁死就死!

    想借着一点喝奶的情份,就以为能成为人上人,能成为跟主子一样的人,简直是痴心妄想。

    今天他们一家子恐怕难以全身而退!

    惨叫声凄惨无比,纪采娘吓的花容失色,云之皓的眉头都没有皱一下,手拿着一把小刀,对准孩子胖乎乎的小手,“先切哪根手指呢?”

    孩子不知何时醒了,哇哇的大哭,很是可怜。

    纪采娘眼前一黑,惊恐的拼命摇头,“不要,不。”

    孙乳娘一巴掌拍在她身上,冲她大吼,“采娘,你快好交待啊,你想害死你的儿子吗?”

    主子真的被激怒了,他真的会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