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邪王追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283章 一叶扁舟

    第11283章 一叶扁舟

    苏落淡淡看了战北野一眼。她还真不知道,不过随便结个伴,就挖出这么大的料来。

    “一般人可不知道这些消息……”苏落淡淡开口。

    战北野:“那肯定的呀,我是谁呀?我可是战北家族唯一的嫡系传人,家族里什么事我不知道?咦,你干嘛这么看着我?难道你没听说过战北大元帅吗?”

    苏落还真不知道,所以她疑惑看了苏沐阳一眼。

    苏沐阳对战北野很戒备,他压低声音说:“帝国大元帅,镇守西漠,战北野是大元帅的唯一嫡子。”

    苏落对战北野点点头。

    战北野有些神奇的目光望着苏落。

    真要说起来,自家可是大家族,对方一点都不害怕了么?不过想到她对宁奕霆的态度,战北野突然笑起来:“你还真是个小奇葩。”

    小克以为战北野骂人,站出来就要打架。

    战北野忙道:“我这是在夸她,可不是在骂她,小弟弟你怎么性子比我还急,动不动就打架?”

    就在这时候,忽然轰的一声,一道巨响传来。

    众人都齐齐望向那个方向。

    战北野:“快走,北边好像打起来了,该不会帝坟已经出世了吧?”

    苏落也很好奇传说中的帝坟到底是什么,于是她跟在战北野后面加快速度。

    不过数个呼吸瞬间,众人已经来到黑暗之河了。

    黑暗之河,简称墨河。

    墨河就拦在失乐城城区和北莽山之间。

    按照小菜包的说法,没人知道它宽有多少米,因为上去之后会有奇怪的事情发生,船到达对岸的时间又长又短,有的甚至永远都到不了。

    众人到了墨河后,就发现早上出发的许多人都停留在码头上。

    宽阔的码头,足能容纳数千人。

    而此刻就有数千人站在这,排着队伍,等待着河中船将他们渡过去。

    苏落到的时候,看到宁家那一系人正在登船。

    宁妙颜回头就看到苏落,当即脸上浮现一抹嘲讽冷笑。

    她拉拉一旁的宁奕霆,在他耳边说了句话。

    宁奕霆当即朝苏落他们所在的方向望来。

    当看到排在队伍最后面的苏落时,宁奕霆嘴角似笑非笑,那眼眸中有着比宁妙颜更明显的嘲讽。

    他别过脸去,看都不再看苏落一眼。

    小菜包拉拉苏落衣袖:“苏姐姐,那位宁哥哥……好像都不屑看你了呢。”

    战北野哈哈大笑:“小菜包,你是不是很不服气?”

    小菜包:“就是的,特别不服气!我们都不知道要排多久呢……”

    战北野拍着小菜包。

    可怜的小女孩,被战北野大力拍打下,差点一屁股墩坐地上去。

    “哈哈哈,走,小哥哥带你坐船去!”

    战北野的声音很大,在场几乎所有人都听见了。

    包括正在登船的宁家那一系人。

    那艘船宁家人上了,葵阳客栈里的许多人也都上去了,此刻都回头望向苏落这边。

    “我们真要听他的吗?”苏沐阳暗中拉拉苏落衣袖。

    苏沐阳对战北野非常紧张戒备。

    苏落拍拍苏沐阳肩膀,让他稍安勿躁。

    事实上一开始苏落也觉得战北野是敌人,因为他他爷爷曾经做过那样的事。但很快苏落心中却产生了一个疑问……

    明明自己还活着,为什么战家老爷子一口咬定他曾经亲手杀死了落公主呢?

    他这么做,得益最大的其实是自己啊。

    因为一旦落公主死了,当初的容云师父就能更安全的将自己转移出去,否则当年自己真能安全被转移出去?并且活到现在?

    所以苏落对战家老爷子的立场……稍微有点存疑了。

    苏落一边想,一边看战北野一眼。

    而此刻,战北野已经带她们来到岸边了。

    “停住停住。”

    岸边有一位身穿黑袍的守卫者拦住战北野:“干嘛呢?干嘛呢?!”

    战北野:“上船。”

    黑袍者手指黑边,指着队伍末尾:“后边排队去。”

    战北野:“我们不排队,我们自己有船,我们自己走!”

    说着,他从空间储存戒里取出一条小船,往墨河里一摆。

    顿时所有人都看待。

    不是他们没有过这样的想法,也不是他们忘记买船,而是……

    墨河里大家坐官方船,又不是因为没有其他家船!

    最主要的是,如果不坐官方船,会死人的!

    黑袍者都被战北野这操作给秀到了,他震惊望着战北野:“你不想活命了?!你以为大家等在这里乖乖排队是干嘛的?买不到船还是买不起船?!”

    “墨河里有不名生物,会吃人的!坐咱们官方船都有可能出事,更何况是你这样的小船了,赶紧将船收起来,后面排队去!”

    这位黑袍者是位上了年纪的老人家,所以他见不得年轻人如此挥霍生命。

    乖乖排队的那数千人此刻也都用看智障一样的目光看着战北野。

    金花大娘更是朝苏落招手:“过来这里排队,快被图快,乘那船了,真的会死的!”

    但是金花大娘身边的一大群人却不同意!

    “不允许插队!”

    “我们排队这么久,为什么她来就可以插队?不可以!”

    一道道反对的声音传来,即便是实力强劲的金花大娘也无法一言堂。

    苏落对她摆手:“无妨,我们自己能照顾自己。”

    金花大娘皱眉:“传说那只蒙犼就住在这河里,你们……”

    蒙犼么?苏落摸摸怀里破灵石,心中更是定了许多。

    战北野跳上那条最多只能容纳五人的小舟,站在舟头,举着那只长篙问苏落:“你上不上?”

    苏落抬眸望去,却见隔壁高高的官船上,一行人目光都集中到她身上。

    豫康更是出言讥讽:“苏姑娘,这条船我们宁家包下了,不如来我们这船啊?”

    荀楚:“来我们这船可以,但只得你一个人来,你的其他朋友就只能遗憾的被你抛下了哦。”

    就在这时候,不远处的北莽山传来一阵又一阵的震动声。

    苏落清晰感觉到,怀里的破灵石越来越炙热,随时要腾飞的感觉。

    她没有多说话,直接跳上战北野那艘小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