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王的女人谁敢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74章 到底,是真是假

    听说可以自己亲自选拔,凤九儿不知道有多高兴。

    再问了点关于如何报名,去哪里报名甄选这些事宜之后,似乎特别放心了。

    最后,她笑道:“父皇,那,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们了,我可以去回去了吗?”

    “如此焦急,回去还有事?”凤穹苍淡然问道。

    九儿立即道:“我约了四皇叔,四皇叔说过,会教我武功的!”

    凤江又是一阵心慌,这丫头,怎么轻易就表现得和四皇叔特别好的模样?

    要知道,在宫中,最忌讳便是和某些人私交太好!

    她是真的不懂事,还是觉得父皇那么宠她,所以不管说什么,都可以肆无忌惮?

    凤穹苍在初闻到四皇叔那几个字的时候,脸色果然微微变了变。

    凤九儿似乎没注意到,可凤江是观察到的,心头顿时一沉,想要为九儿辩解。

    但,父皇岂是这么容易被糊弄的人?

    他若是辩解,便更加显得九儿和四皇叔甚至和他交情都太深,父皇对他对四皇叔的意见,也许会更多。

    犹豫间,却见凤穹苍脸色忽然舒缓开,笑道:“既然你四皇叔如此疼你,那便跟着他好好练武。”

    “要知道,我们凤族的夜王爷,在战场上可是出了名的铁面神君,敌人每每听到夜王爷这个名字,都是听闻便要闻风丧胆的。”

    “我知道,三皇兄说了,四皇叔神勇盖世,在战场上就是个神!”

    凤九儿一脸骄傲,也一脸坚定:“父皇,我一定会跟随四皇叔学好武艺,将来,当一个贤明的君主!”

    “君主?”凤穹苍挑眉。

    凤江吓得差点要给他跪了,忙道:“父皇,九儿年幼,什么都不懂,请父皇恕罪!”

    父皇还健在呢,人家什么时候有过退位让贤的意思?

    这丫头竟然敢大言不惭,就不怕父皇治她死罪?

    这分明是大逆不道!

    但,凤九儿却不明白自己错在哪里,看到凤江这么慌张,她也开始不安了起来。

    “父皇,我……我没有要谋权的意思,我只是……我以为……”

    “是谁告诉你的?”凤穹苍面无表情,但却又看不出有多少要责备的意思。

    凤江立即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认罪道:“父皇,都是儿臣的错,是儿臣告诉皇妹,说……说凤女的事情,这一切,与皇妹无关。”

    见他跪下,凤九儿也赶紧走到他的身边,一同跪了下去。

    “不是,事情和三皇兄无关,是我自己……我自己胡思乱想。”

    “那你想了什么?”凤穹苍盯着她的脸,根本没理会凤江。

    凤江侧头看着九儿,想要暗示她别乱说话。

    但九儿只是看着凤江,似乎也没注意到他的提醒。

    她犹豫了下,才道:“我听说了凤女的事情,以为……以为这是顺理成章的事,我……真的没有多想。”

    她低垂脑袋,等待父皇的惩罚。

    凤江也没敢多说,跪在殿前,忐忑不安。

    偏殿的气氛好像变得凝重了起来,下头跪着的两个年轻人,连大气都不敢透一口。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凤穹苍才忽然浅笑了声:“呵,这是在做什么?还不赶紧起来?”

    凤江一愣,和凤九儿互视了眼,迟迟不敢有动静。

    凤穹苍脸色却微微沉了:“你这个当三皇兄的,皮粗肉厚,自己跪着也就算了,竟还想连累你皇妹?”

    “她身骄肉贵的,岂能这么跪着?快让九儿起来!”

    凤穹苍这话,让凤江再不敢犹豫,立即将凤九儿扶起。

    九儿瞪着一双无辜又不安的眼睛,看了看凤江,又看着凤穹苍。

    她才来宫中没几日,大概也不懂宫里的规矩,凤江看她这样,再多想责备的意思,这会也都没了。

    她是个在无忧无虑中长得小丫头,能指望她懂什么。

    只是往后的日子,这颗玲珑剔透的璞玉,不知道要被皇室的约束,雕刻成什么模样。

    想想,竟有几分心疼了起来。

    九儿迎上凤穹苍的目光,嘟哝了下小嘴:“父皇,我不是故意惹你生气。”

    “父皇并没有生气,你说的没错,将来,凤族是你的。”

    “父皇,儿臣不敢……”

    “好了,是父皇太严厉,把你吓到了吗?”

    凤穹苍摆了摆手,笑道:“不是要回去跟随你四皇叔练武?去吧。”

    他想了想,原本是想让凤江留下来的,回心一想,又道:“你也去吧。”

    “是父皇,儿臣告退。”凤江立即行礼。

    九儿也只能跟着弯身行礼:“我……儿臣也告退了。”

    两个人相伴走出偏殿,出了门之后,凤九儿才狠狠松了一口气,立即瞪着凤江怨念了起来:“刚才怎么回事,吓死我了。”

    凤江哪里敢说什么?这里还是偏殿的范围,没准父皇就在身后看着。

    “回去再说。”他小声道。

    凤九儿努了努唇,还是跟他走出偏殿,不再多说什么。

    那两道身影,也终于消失在了偏殿的门口。

    偏殿龙椅背后的镶金屏风里,一道黑色身影走了出来。

    看着空荡荡的殿门,寒影面无表情:“皇上,这位九儿公主,似乎还真的是有点没心没肺。”

    这就是凤离的女儿?似乎,丝毫没有夜王爷身上万分之一的神韵。

    这样的黄毛小丫头,寒影实在不想承认,她真是夜王爷的血脉。

    “不过,如此的没心没肺,日后,倒是更容易让皇上你操纵。”

    凤穹苍也看着早已经走得没影的殿门,可他眼下没有半点愉悦的气息,反倒,眉目轻蹙了起来。

    “皇上,是否担心她在装疯卖傻?”寒影毕竟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对于凤穹苍的心思,至少能菜哥五成。

    凤穹苍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殿门的眸色,变得更加深沉。

    是不是在装疯卖傻,他毕竟没有看着凤九儿长大,这点,还是不能确定。

    若真是这么单纯无知,对他的大业自然是好的。

    可若是怀着别的心思,那么,知道在他面前装傻,那么,背后的心思,便是让人不可忽视。

    凤九儿这看似毫无城府的一面,到底,是真是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