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王的女人谁敢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75章 一定是没有伺候好

    刚离开凤穹苍的宫殿,凤九儿唇角的笑意便散了去。

    她低头看着脚下的路,这一路往凤江的寝宫走去,竟都默不作声,不知道在想什么。

    凤江真是越来越看不懂眼前这丫头了,刚才在偏殿的时候还是傻乎乎的,如今出了门,整个人的气息都变了。

    有点冷,有点淡,还有点……深沉。

    一个小丫头片子的,故作深沉做什么?

    “刚才你就不该告诉父皇要去找四皇叔,你不怕父皇觉得你有意拉拢四皇叔?”

    这种在宫中要生存的事儿,凤江还是觉得有必要和凤九儿好好谈谈。

    要不然,这丫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真捅了马蜂窝都不晓得。

    “皇位早晚不都是我的?我拉拢四皇叔做什么?他能帮我登基不成?”

    “嘘!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赶紧闭嘴!”

    凤江吓得手忙脚乱的,快步过来捂住她的嘴巴:“别乱说话,祸从口出知不知道?”

    “唔唔……”凤九儿挣扎了好一会,好不容易才将他的手推开。

    九儿白了他一眼:“干什么?我说的有错吗?既然知道皇位肯定是我的,还装模作样不是更恶心?”

    “更何况,说出来的人才是没心没肺,这样的人,哪来的心思去拉拢势力,为自己谋利?”

    “怎么可能没有?你一点都不……”

    凤江话语一顿,盯着她,眯起了眼眸:“那就是说,你刚才这么说,是故意的?”

    九儿不想回应这个问题,是不是故意,现在其实意义并不是很大。

    父皇的心思太重,城府太深,根本不是凤家那些人能比的。

    所以刚才在他面前的装疯卖傻,凤九儿现在也有那么一点点不安。

    不知道,会不会演得用力过度?

    猛地,她又紧紧皱起了眉,脑袋瓜很乱,乱的有点发疼。

    凤家?是哪个凤家?

    那些让自己觉得很愚蠢的凤家人,是什么意思?她什么时候见过?

    凤九儿抱住自己的脑袋,脸色顿时一阵苍白。

    凤江立即就发现了她的不对劲,忙过去,将她扶着:“怎么回事?哪里不舒服?”

    “没事。”九儿轻轻推了他一把,想了片刻,才道:“你可知道,哑奴如今在哪里?”

    ……

    哑奴自从被调出公主殿之后,便去了药库。

    凤九儿和凤江到的时候,哑奴正在药库的后院晒药草。

    不知道是刚才在捡药草的时候,弄错了些什么,一个小药郎看到,顿时拉长了脸,辱骂了起来。

    “连一点事情都做不好,我们药库留着你这样的废人,有什么用?”

    “怪不得被公主赶出来,是被公主玩腻了之后,抛弃了吗?”

    几个小药郎也讽刺了起来,看到哑奴这张脸这身段,就特别不喜欢!

    他才来了没多久,药库的几位药官们竟然都对他虎视眈眈的。

    要知道,这家伙是个男的,长得却比姑娘还要好看!

    这么好看的一张脸,走到哪都是祸害,看那些药官们看着他的眼神,一个个都想要吞了他似的。

    每次有好吃的都要留给他,有好的差事就让他做,其他药郎们却要做最粗重的活儿。

    所以,当药官们不在的时候,谁都想替自己出一口气!

    “看,这双手白皙细嫩的,哪儿是做粗活的料?人家就只要将主子们伺候好就行,哪里需要和我们一起干这种粗活?”

    “这不是没有将主子伺候好,才会被赶出来吗?”

    哑奴从头到尾一声不哼,凤江看着,都忍不住想要过去替他出口气。

    如此温顺的下人,凭什么要被欺负?

    他最看不惯好人受委屈!

    九儿却轻轻拉了他一把,没让他冲动乱来。

    两个药官想要过去,阻止这些不懂事的药郎乱说话,以防万一在公主面前失了礼。

    但,公主连三皇子都不许说话,这里,哪里有他们说话的份儿?

    几个人原地不动,那些药郎们也不知道来了人,只知道大家同气连枝,要对付这个小白脸,一群人的气焰自然就更高涨了。

    哑奴还在挑拣药草,这么多人里头,大概也就只有他一个人,是在认真做事。

    大家见说了那么久,哑奴还是面无表情纹丝不动,当即又觉得没意思了。

    其中一个凑近他,盯着他衣裳之下的白皙脖子,笑得不怀好意。

    “说说吧,你是怎么伺候公主的?是不是工夫不到家,才会人将公主惹怒?”

    像这小子这样的货色,别的不说,就是这皮囊,也真是万里挑一的。

    大家虽然不愿意承认,却也不得不承认,就是宫中三位皇子,长得也是不如眼前这臭小子。

    这话,终于让哑奴眸色一沉,明显不高兴了。

    “呵,这家伙生气了呢!”

    那药郎发现了这一点,立即又笑道:“你不会是中看不中用,虽然长得好看,可那功夫完全不行吧?”

    “哎呀!难道是因为我们公主太强悍,你小子招架不……”

    啪的一声,那药郎的脸上,竟然活活多了一个五指印。

    众人一阵愕然,这还是哑奴来到他们药库之后,第一次发怒,第一次出手打人。

    他竟然打人!

    被打了巴掌的药郎错愕过后,顿时脸色一沉,满腔怒火腾地燃起!

    “该死!你竟然敢打我!你找死!”

    本来因为药官们的偏心,他这个原本最受宠的,如今一点地位都没有,对哑奴早就怀恨在心。

    如今,哑奴竟然还敢动手打他,这口气,哪里咽的下去?

    那药郎拿起装着挑好的药草的木盒子,就要往哑奴头上砸去。

    “助手!”药库的两名药官哪里还敢保持安静?慌忙开口阻拦。

    大家一听,顿时就被吓住了。

    拿木盒子的药郎也被吓了一跳,可木盒子已经砸了出去,哪里还来得及收手?

    啪的一声,砸在了哑奴的头上。

    哑奴的头顶,顿时滑落一缕血丝。

    猩红的血液沿着脸颊滑下来,他却丝毫不在意,只是随意抬起手,以袖子抹了一把。

    可当回头看向两名药官的时候,整个人却彻底愣住了:“……九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