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王的女人谁敢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76章 别再跟我闹脾气了

    宫中最受宠的九儿公主来了,就连三皇子也陪同在身边,大家一看,个个吓得跪在地上,谁敢多言?

    那个拿木盒子伤人的药郎,跪下之后,还吓得瑟瑟发抖。

    刚才自己说的话,也不知道有没有被公主听到,这会儿,怎能不慌?

    “大胆!公主的名讳,岂是你能直呼的?”

    那药官虽然特别喜欢哑奴,但,在公主面前,也是不敢徇私。

    想先惩罚一下哑奴,好平息公主的怒气,可眼前这小伙子那一身细皮嫩肉,却愣是让人下不了手去惩治。

    哑奴也不过是愣了片刻,便对凤九儿和凤江跪了下去,低声道:“参见公主,参见三皇子!”

    那一脸的猩红,不损他半分俊美,反倒,给他添了一抹楚楚动人的韵味。

    就连凤江也不得不承认,这男子,实在是好看得很。

    怪不得大家以为他以前是伺候公主的,这么好看的男子,被公主宠幸,其实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不过他知道,自家这个小妹,暂时还没有这样的心思。

    凤九儿走到哑奴的跟前,哑奴只是低着头,不说话。

    九儿蹲了下去。

    公主蹲下去,所有人立即跟着跪了下去,只除了凤江还站在一旁。

    谁也不知道公主要做什么,到底是生气,还是……怜惜?

    没错,似乎,看到公主看哑奴的目光,带着几分怜惜!

    几个小药郎可是吓坏了,这不是代表,哑奴有翻身的机会。

    那他们,岂不是要死翘翘了?

    凤九儿什么都没说,从自己随身携带的包包里取出药和纱布,很快就将他的伤口收拾好。

    伤口并不是很大,只是哑奴一张脸的肌肤实在是太白皙细嫩。

    鲜红的血在上头滑过,有几分怵目惊心的感觉,看起来才会好像伤得很重那般。

    公主给自己上药,哑奴从头到尾没有说过半句话,只是愣愣看着她。

    心是酸的,那些过去很寻常的事情,如今,那么难得。

    九儿给他上完药,顺便给他擦了擦脸,才说:“起来吧。”

    哑奴起来了,其他人却还跪着。

    一个个大气不敢透一口,公主对哑奴约好,他们就越慌。

    毕竟刚才,自己欺负哑奴了呀!

    哑奴起来后,下意识想要回到九儿的身后。

    可才刚迈步,脚步立即又收了回来。

    他已经被九儿赶出公主殿,不再是公主的人了,到她的身边,并不合适。

    这个年轻好看的美男子,就这样愣愣站在她的跟前,有点手足无措的样子。

    说到底,凤九儿是心酸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是有一分气闷。

    这口气无法宣泄,却又连自己都不知道,这口气为什么会憋着。

    她目光一收,看着洒了一地的药草:“这药草,价值几何?”

    一名药官立即说:“这药草,是下头地方上贡之品,若是按照市面的价格,大概在三四百两银子左右。”

    “那这名药郎月俸多少?”凤九儿指着刚才拿起盒子砸哑奴的药郎。

    “还有,这盒子看起来很精致,应该价值不菲,值多少钱?”

    药郎一直在颤抖,想要向药官求情,可药官在公主面前,哪里敢欺瞒?

    “回公主,这盒子是宫中之物,未曾在市面上流通过,价钱不好评定,不过……”

    他想了想,才道:“若是非要评定,这造价……怕是也得要在五六十两银子之间。”

    “至于这药郎,月俸三十两银子。”

    “哦!好像月俸也不低的样子,咱们宫里也算是富余了。”

    九儿对于市场价这些了解,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她自己也并不知。

    不过,心里就像是有把称,知道怎么去衡量。

    她道:“那就按照这个来扣的,我也不喜欢打打杀杀什么的,说以杖责这些,就算了,按照这价值一直扣,从他的月俸里头扣回来为止。”

    药郎哭丧着一张脸,却还是得要磕头下去,一脸悲戚:“谢……谢公主!”

    一个月才三十两,可被自己弄撒的东西,那价值至少得要扣掉自己一年半的月俸。

    这一年半,他得要怎么过日子?

    “你不用绝望,宫中会有饭菜给你吃,也有地方给你住,甚至,连你身上穿的衣裳,宫里也会有定制,你是饿不死也不会流落街头,怕什么?”

    所以,只是没钱了而已,人还是能活下去的。

    药郎只能连连磕头:“是,谢公主轻饶!”

    凤九儿收起唇角笑意,看着哑奴:“闹了这么久的别扭,现在,愿意跟我回公主殿了吗?”

    哑奴一阵愕然,公主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并没有和公主闹什么别扭,而公主殿,也不是他要离开的,是公主……将他赶走。

    倒是公主这话,让所有人对哑奴顿时刮目相看了起来。

    原来这美男子,竟是自己和公主闹别扭跑出来的。

    他们还以为他被公主抛弃,这怎么……竟然是这么个原因!

    这哑奴也实在是太不识好歹了,竟然还敢和公主闹别扭!

    可是,公主看起来,真的很喜欢他……

    哑奴看着凤九儿,有点回不过神来。

    九儿却主动伸出手,牵上他的大掌:“闹够了,咱们回去吧。”

    哑奴就这样愣愣的,跟着她从药库走出,往公主殿返回。

    一路上,哑奴一句话不说,只是看着凤九儿的侧脸。

    九儿也没有说话,走出药库之后,就松开了哑奴的手,自己走在前头。

    凤江看着两人,也不明白九儿在想什么。

    不过,这丫头看似没心没肺,但,分明就是大智若愚。

    她其实睿智得很,这一点,凤江开始有点能坚信了。

    在父皇面前的那个九儿,是假的,但她演的这么逼真,若不是平日里跟她相处过,凤江觉得自己一定看不出来。

    但,人人在父皇面前都想将自己最好的一面呈现,希望能得到父皇的赏识和喜欢。

    为何九儿却故意在父皇面前,装成无能平庸的样子?

    虽说储君的位置一定是她的,但,若是太无能,父皇也不敢轻易将江山给她。

    这个九儿皇妹,到底在想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