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王的女人谁敢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78章 用她的生命来保护

    有时候,九儿会觉得哑奴真的很傻,因为,他竟然真的相信,这世上会有无忧无虑的生活。

    就如他以为,只要当了公主,成了皇上最宠爱的女儿,这日子,就可以过得无忧无虑。

    也许,这也是一种美好的期待。

    所以九儿觉得,无忧,这个名字,真的非常适合他。

    哑奴愣愣地看着她,好久都回不过神来。

    凤九儿笑着说:“哑奴,不,无忧,你识字吗?要不要我教你无忧这两个字怎么写?”

    “无忧无虑的无忧,明白吗?”

    “我会。”他只是激动于,自己竟然还能有个名字。

    凤九儿笑了:“那就好,从此以后,你就叫无忧,再也不是没有名字的人。”

    “以后,你是我的陪读侍郎,也不是一般的仆人,别再让人欺负了去,你地位和一般的宫女太监不一样。”

    哑奴,不,从今以后,他就是无忧。

    无忧脸一热,知道九儿恐怕根本不知道侍郎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

    她的重点,是陪读,事实上也就只是一个名号罢了,就是要告诉大家,他的身份不一样。

    但,侍郎这两个字,在凤族代表的,却是她的人。

    九儿不明白,无忧却是清楚的。

    侍郎……从今以后,他竟也是九儿的侍郎了。

    哪怕她根本不懂,可他,却将自己,当成了她真正的侍郎。

    “嗯。”他点点头,那张绝色无双的俊颜上,飘着两朵可以的红云。

    不过,九儿却看着他的时候,一不小心被他眼底闪烁的光泽,被迷得闪了下神。

    所以,他的异样,九儿也完全没有注意到。

    色字头上一把刀!

    她忙收回目光,可不许自己乱看美男子,总觉得,这样看别的美男子,一定会有人不高兴。

    她甚至有一种,脑袋瓜随时会被人拧下来的感觉。

    但,是谁这么胆大包天要拧她的脑袋,却依旧是想不起来。

    “好了,无忧,回去休息一下吧,记得我说过的话,我从前认识的那些朋友,能不说的事情,尽量少说,算是帮我一个忙。”

    她也有点累了,打了个呵欠,眼皮都不断在往下掉。

    “至于我以后想要怎么做,我现在还没有想好,但至少,如无必要,我是不会和父皇作对的,不用担心。”

    她真的走了,看她的背影,说不出的疲累。

    原本以为当了公主之后,她就可以过得非常舒适安逸,可如今看来,一点都不比当初在天机堂的时候要轻松。

    为何人看起来,永远都是一身疲惫的气息?

    哑奴站了起来,走在她的身后,走出偏厅,看着她走进寝房,他却依然站在长廊上,看着那扇紧闭的房门,失神。

    不管能不能想起来过去的事情,她也还是那个九儿,从未变过。

    对于她过去认识的人,不该说的,不要说太多。

    其实她只是请求的语气,并没有命令,是因为知道,就算是命令,他也不一定会听从。

    若是能完全听从她,那该多好。

    可他从一开始,就选择了忠心于皇上,替皇上做了许多事情。

    如今,就算回到她的身边,她是不是也能相信他?

    无忧靠在木柱上,看着头顶上那片天。

    不是他不肯完全听她的,而是明知道,若是自己对皇上有异心,连累的,其实还是她。

    以后的路,到底要如何抉择?

    ……

    入夜的时候,皇宫高墙外,那棵古老大叔的阴影之下,淹没了一道修长的身影。

    其实天还没亮的时候,剑一就已经徘徊在这附近,只是一直没敢靠近。

    等到夕阳彻底西下,明月起来,他便立即来到这个约定的地方,细心凝听着周围的动静,生怕错过九儿给他的任何气息。

    这一等,便至少等了大半个时辰。

    等到高墙另一面,传来一阵脚步声的时候,剑一大侠那张好看的脸,已经喂出了好几个蚊子包。

    脚步声在靠近高墙之后,就停了下来,里头的人不知道是谁,也不知道在做什么,剑一没敢乱动,怕来的人并不是九儿。

    隔着厚厚的宫墙,根本听不清楚那人吐纳的声息,所以,就是剑一也不敢随意做出判断。

    过了会儿,终于有动静了。

    啪的一声,一块小石子从里头被扔了出来。

    剑一眼前一亮,立即足下轻点,一下跃上高墙。

    果然是九儿!

    他一阵兴奋,轻飘飘落在她面前:“走!”

    牵着她的手,就要带她出去。

    九儿却忙道:“等一下。”

    剑一一愣,住了步,低头看着她:“怎么?”

    “今晚不出去了,你陪我留在宫里吧。”

    “为何?”

    剑一还想问什么,九儿却一把牵住他的手,从暗影处走出去。

    “没什么,我父皇想见你。”

    “九儿?”这话,完全出乎剑一的预料,她竟然带他去见凤族的皇帝?

    难道她不知道,他们一进城就被凤族的高手拦截,她四皇叔去截杀他们,也必然是奉了她父皇的命令?

    但,九儿牵着他走,他两条腿也立即跟着走了起来,竟然毫无半点迟疑。

    九儿心头有点暖,回头看了他一眼,忽然有点想笑:“傻乎乎的。”

    剑一完全不知道这丫头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说他傻?

    “我说带你去见父皇,你还真的跟着我走啊,就不怕事陷阱?”

    难道,父皇之前不是一直派人去追杀他们吗?

    她可是凤族的公主,带着他这个钦犯去见凤族的皇帝,他竟然还真敢。

    “你不会害我。”这真是剑一的想法,从来就没想过九儿会害他。

    所以九儿让他走,他便只能跟着她走。

    九儿做的决定,总有她的道理。

    凤九儿心头一震,要说不感动,那是假的。

    此时此刻,看到这个傻乎乎的家伙,她已经完全相信了他们的话。

    她和他们以前一定是认识的,一定,是生死之交。

    “我不会让父皇伤害你。”她握紧剑一的大掌,“除非我死!”

    这就是她对待朋友的心意!

    他愿意将自己的生命交给她,她就要用自己的生命来保护他!

    不仅仅是他,还有被她送到夜王府的那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