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王的女人谁敢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60章 暴风雨的前夕

    轮船的顶部,一处平坦的甲板上,战倾城和凤九儿面向迎面而来的阵法图坐落。

    身旁的人不说话,凤九儿也没多问,一瞬不瞬地看着即将靠近的阵法。

    下面甲板上的人,时不时抬眸看看上方二人,谁也没敢多说话。

    要不是前面的困难未定,很多人都想坐下来,静心欣赏一番上面的美丽画卷。

    绝色的战倾城身材高大,体型完美,一双自然垂落的长腿,让他看起来更加完美,有魅力。

    凤九儿一张巴掌大的小脸,五官精致,皮肤白皙,身材娇小的她,却一点都不显得羸弱。

    乔木着急,却在看了上方一眼之后,直接将什么阵法图都忘掉了。

    “也只有这丫头,才能配得上我的男神。”过了一会儿,她摇头叹息道。

    无需多问,这“男神”一词,便是凤九儿所授。

    突然,轮船一阵摇晃,乔木立即站起来,四周看了一眼。

    “怎么了?”她跑过去船头看着赵煜生,问道。

    “现在情况不明。”赵煜生摇摇头。

    下去的查看情况的龙十一,很快便上来了。

    “没有障碍物。”

    突然,四周的视线愈发模糊,有点像进入仙境一般。

    “这是阵法网,我们进入了。”赵煜生回头看了大家一眼。

    “兄弟们,时刻准备,一旦进入阵法网,我们便没有回头的机会。”

    “里面究竟有什么情况,我也说不清楚,大家做好心理准备。”

    赵煜生的话刚落下,轮船又晃了晃,虽然幅度不大,力度却不少。

    能上船之人,功夫都不差,一点点摇晃,对他们来说并不算什么。

    天际越来越黑,像似暴风雨要来临那般。

    兄弟们急急忙忙收拾甲板上的东西,安顿还没康复的兄弟。

    狂风越来越大,浪花逐渐凶猛,啪啪啪地拍打着船身。

    轮船摇晃得越来越厉害,安顿行动不便的人,兄弟们逐渐回到甲板上。

    区区狂风,还不至于将谁吹进黑潭,但,一切看起来不过是开始。

    “兄弟们,大家分散,别站在一起。”赵煜生的声音响起。

    “龙一和龙十一,一人带一队,去船后方两边驻守。”

    “乔木,剑一,苛岩兄弟与我,各带兄弟,驻守在甲板的四边角落。”

    “风浪会越来越大,暴雨也许即将要来了,若是船只不稳,大家用内力压着船板,尽可能熬过这一段。”

    “好。”

    “嗯。”

    龙一和龙十一立即颔首,分派任务去了。

    “慕将军,众人当中,你的内力最强,中间的位置就由你镇住,如何?”赵煜生看着慕牧,轻声道。

    慕牧颔首,举步往甲板中央而去。

    很快,所有人都站在自己被安排的位置上,等待更加恶劣的环境。

    船摇晃得越来越厉害,兄弟们的脸色却没有任何惧色。

    狂风呼啸好一会儿,很快,大雨啪啪啪地打在船上,人的身上、脸上,和脑袋上。

    隐约看见前方迎来的大风浪,赵煜生低沉而响亮的声音响起。

    “兄弟们,稳住!”

    “是。”兄弟们齐声回应,立即紧握双拳,扎紧马步。

    本来摇晃得越来越厉害的船只,在大家的内力压制之下,平稳了些。

    但,大风浪即将靠近,船只再次摇晃起来。

    面前前方的兄弟看着前方,面前左侧的看左侧,右侧的看右侧,每个人的神色都有几十分严肃。

    大家都很清楚,若船只侧翻在此,很可能他们就会全军覆没。

    一个个大风浪过去,船只也越发没之前稳定,但,所有人都在坚持。

    “兄弟们!”赵煜生带着压力的声音响起。

    在狂风暴雨之下,哪怕赵煜生的声音再洪亮,也不能让船上的所有人听见。

    “前面会有一个大漩涡,大家一定要挺住,当然也小心坠海了。”

    “是!”兄弟们回应的声音很洪亮,势必要将暴风雨的声音给压下去。

    直线前进的船只,船头的方向渐渐改变,大家都很清楚,他们这是要进入漩涡了。

    不知道漩涡的力道有多大,所有人都不敢松散。

    船只开始旋转,由刚开始的缓慢旋转,到后面越来越快。

    没有人再说话,耳边传过的只有风声,和浪花拍打船身的声音。

    宽大的轮船在黑潭中旋转了好一会儿,终于稳定了下来。

    狂风巨浪一过,轮船驶进了一片风平浪静的地方,就连墨黑的天际,也明亮起来。

    赵煜生浅叹了一口气,转身看着大家。

    “撑过去了吗?”乔木大喜,看着赵煜生问道。

    “没有。”赵煜生摇摇头,“这便是大家所说的暴风雨的前夕。”

    “兄弟们。”他提高音量继续说道,“大家原地休息一会儿。”

    “大概两刻钟之后,我们将会真正进入黑龙泣凤阵。”

    视线落到慕牧身上,赵煜生压低了声线:“慕将军,我去船舱看看情况,外面的事情先由你看守。”

    “嗯。”慕牧颔首,并没多说什么。

    赵煜生大步往回,走得有几分急促。

    这个时候方向不能错,方向一旦错了,后果将会不堪设想,他必须去看看舵手的情况。

    经历了一场风波,也没有谁留意到战倾城和凤九儿的踪影。

    两人在刚才事情发生之前,走进了最高处的唯一舱房,面对面坐在地板上,掌贴着掌练功。

    刚才船上发生的一切,似乎对他们没有造成任何影响。

    再过了一刻钟,战倾城收回双掌的时候,凤九儿才收回掌,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睁开双眸。

    “九皇叔,你觉得真的能用这个方法?”

    “这是唯一的方法。”战倾城站起来,给坐在地板上的人,递出大掌。

    凤九儿小手一举,便被带着温度的大掌握在掌心。

    随着男人的力道,凤九儿站起来,与他一同往甲板走去。

    当两人再次出现在甲板上的时候,只见四周一片风和日丽,就连那模模糊糊的图腾都看不见了。

    几乎偎依在战倾城怀中的女孩,浅叹了一口气,淡淡道:“看来,我们快到了。”

    收回视线,看着下面甲板上,兄弟们全身湿透的模样,凤九儿的眸色,越发低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