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王的女人谁敢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64章 浑浑噩噩过日子

    赵煜生坐在不远处,时不时看看凤九儿,从头到尾没说话,心里像似藏着什么那般。

    简单阐述了一番,凤九儿与大家一个用午膳。

    午膳过去,她站起来,朝赵煜生走了过去。

    “你,跟我进来。”凤九儿来到赵煜生面前,停下了脚步。

    赵煜生抬眸看着她,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

    他皱了皱眉,左右看了一眼,确定九儿是在叫他,他才站了起来。

    凤九儿收回视线,转身往船舱走去。

    船舱里,两边都是空出来的位置,用于坐船之人用膳,休息。

    今天在船上的都是男子,不怕阳光,心里高兴,他们当然愿意出去外面吹风。

    凤九儿进去的时候,休息舱里并没有人。

    她在一处桌旁坐下,示意赵煜生坐在自己对面。

    赵煜生坐落之后,看着凤九儿。

    “娘子,此番回来,你要不要与我回赵家寨?”

    凤九儿白了说话的人一眼,满脸无奈。

    “赵煜生,我跟你说得很清楚,我不是你娘子,你别再因为拜堂的事情,想要负起这个责任。”

    “第一点,你我都清楚,我们不喜欢彼此;第二点,连你都不甘愿留在赵家寨,我怎么可能跟你回去?”

    “这是我第一次拜堂,怎能不当真?”赵煜生看着凤九儿,一脸认真。

    “你一天是我的娘子,我都必须要护你安全,至少我觉得男子汉大丈夫,就该如此。”

    凤九儿要疯了,古代的人,都这么认真吗?

    “我说过一百遍,当时我是被迫的,你也很清楚不是?”

    “而且当时我说的是白九儿,不是凤九儿,不是凤九儿,你明白吗?”

    浅叹了一口气,她的声音继续响起。

    “此趟去凤族,我真的很感激有你的帮忙,但这不代表男女之情。”

    “你我之间根本没有情爱,难道,你想因为这次假的拜堂,耽误我一辈子?”

    这么说,凤九儿也知道有点过分,但,这种事情必须要说清楚,拖泥带水,对谁都不好。

    “我凤九儿说不定哪一天还要嫁人,你也一样,会遇见自己喜欢的女子。”

    “我们是年轻人,不能像老一辈的人这般固执,也不能被他们给害了。”

    “赵煜生,一辈子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你也不希望到老了才后悔,是不是?”

    凤九儿真觉得自己很悲催,明明才十几岁的年纪,却说着八十岁老奶奶才可能说的话。

    “我不后悔!”

    赵煜生的一句话,直接将凤九儿推下谷底。

    “赵煜生!”她瞪着他,狠狠地喊了声。

    她想要他明白,可看起来,他还是他,一点都没改变。

    在凤九儿一脸无措,想要发狂的时候,赵煜生的声音响起。

    “九儿,不瞒你说,这些日子虽然很惊险,可却让我觉得自己是真的活了一回。”

    “你说的对,赵家寨这个地方,我也不愿意回去,当然不应该将你带回去。”

    “所以,九儿。”赵煜生向前,想要牵上凤九儿的双手。

    凤九儿往后一退,一脸防备地看着他。

    “你要做什么?”

    极少看到赵煜生这般感性的模样,疏于防备,凤九儿被他吓得不轻。

    赵煜生摇摇头,微微含笑,在自己的椅子上坐下。

    “我没想做什么,我只想一直跟随你打天下,将你当做娘子那般守护。”

    “我……”赵煜生对上凤九儿的目光,一脸认真,“这辈子都不会后悔。”

    凤九儿斜睨了他一眼,道:“你想要跟随,当然我也乐意,但,娘子什么的,就到此为止,以后别提了。”

    “反正,我和你不可能,你总是这么喊,会有损我的声誉,你知道吗?”

    被一个男子喊着娘子,还和另一个男人卿卿我我,这怎么可以?

    “你真的愿意让我跟随你左右?”赵煜生瞪大双眸,一脸愉悦。

    “你好歹是个人才,我怎么会不愿意?”凤九儿轻声回应,“不过,你也知道跟在我身旁并不容易……”

    “无妨。”赵煜生激动起来,再次倾身靠近。

    “别!”凤九儿似乎早就看清楚他的意图。

    其实这家伙也没什么,就是太死脑筋了些。

    如果撇开他们曾经拜堂的事情不说,凤九儿还挺喜欢留赵煜生在身边。

    赵煜生含笑,挠了挠脑袋,坐落。

    看着眼前这个有几分呆萌的家伙,凤九儿敛了敛神,严肃了些。

    “事实上,你有没想过赵家寨其他与你年龄相仿的兄弟?他们,在赵家寨真的活得开心吗?”

    “空有一身好本领,却完全没有用武之地。”

    “赵煜生,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人的一生最悲哀的莫过于活着就是为了吃饭。”

    对上男子有几分不解的目光,凤九儿立即解释道:“吃饭就是用膳的意思。”

    “你想想,你们赵家寨现在的情况是不是这般,活着就想着填饱肚子。”

    “就好像能填饱肚子就万事大吉了,人生就不需要有其他追求了一样。”

    “而真正要活得有意思的人,用膳不过是为了活着,因为只有活着才能完成更多有意义的事情。”

    挑了挑眉,凤九儿浅浅叹了一口气。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能听懂我的意思,我只是觉得赵家寨人才济济,就这般被埋没,真的很可惜。”

    “我明白。”赵煜生点点头,“可惜……”

    “我知道,赵家人都很讨厌归顺,统一这些事情,而一百多年之前的事情也真的有此事。”

    “但,事情已经发生了这么久,君王也早就换了好几代,不是?”凤九儿摆了摆手。

    “现在不是让你马上回去说服大家,你可以让大家自己选择。”

    “要是真的能选一明君,为他效劳,助他打天下,这也不失是一件好事情。”

    “老弱妇孺也许喜欢安逸,没想法,年轻人呢?难道你离开了,就让自己的兄弟继续浑浑噩噩地过生活?”

    凤九儿站起来,轻轻拍了拍赵煜生的肩。

    “回去好好与兄弟商量,不需要急着去寻我。”

    赵煜生对上凤九儿的目光,眸光里,渐渐燃起了一团火。

    凤九儿轻抿了抿唇,转身,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