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王的女人谁敢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69章 时间紧迫

    剑一上楼的时候,浴房里面还是没有任何动静,只感受到里面那平稳的气息。

    眺望了外面的月亮一眼,他不得已过去,敲响了浴房的门。

    “时间差不多,再不出来,我要进去了。”

    里面的气息依旧平稳,但时间确实有些长,剑一只能再次敲响房门。

    “娘子。”他提高音量地喊了句,“再不醒来,为夫要进去了,为夫真的要进去了。”

    凤九儿的美梦被剑一吵醒,她缓缓睁开双眸,坐直了腰板。

    “别……别进来!”

    看清楚眼前的一切,反应过来的她,立即将自己的音调调整了一番。

    “相公,还没可以,你就不能在等等吗?”

    凤九儿娇滴滴的话语,让在窗外纵身跃进来的乔木,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差点没站稳。

    剑一看了乔木一眼,挑了挑眉,转身往外。

    乔木来到浴房外,白了房门一眼,重重地咳了声。

    “别人家的娘子,赶紧给我出来!再不出来,我要进去了。”

    凤九儿这家伙,居然让她被剑一笑话,可恶!

    若不是这女子的声音太让人接受不了,这么矮的地方,她乔木至于险些滑倒?

    丢下冷冷一句话,乔木一脸不客气地伸手,想要将房门推开。

    “还锁上了?切!想要偷看?”

    话语刚落,明明想进去却无能为力之人,转身,也离开了。

    凤九儿洗了一把脸,从池子中上来。

    她穿好衣裳出去的时候,雪姑也来了。

    夜行衣打扮的雪姑,若你认真看,还是能看到她便是不久之前,从店里离开的老夫人。

    二楼装潢别致,浪漫的雅阁里,除了一对“新婚夫妻”,还多了两人。

    桌子上放着一些酒水和凤九儿喜欢的糕点,四人围着桌子,坐落。

    “苛岩在外面守着,这里安全。”乔木轻声道。

    “好。”凤九儿点点头,“你们这几天有何收获?”

    乔木在衣袖中掏出一张图,铺开,放在她自己和凤九儿面前。

    “我们了解的情况,大概如下。”她指着图中的一处说道。

    “大家都知道鸦木城地势不方正,北面与定城相邻,北城门便在此处。”

    乔木的长指一起一落,停下地图上的另一个地方。

    “所谓的西城门并不是在鸦木城的西部,而是在鸦木城和漠城相邻的地方。”

    “而南城门,便是它和凤凰城相邻之处。”

    “鸦木城既不属于九王爷,也不属于启文帝,它和每个相邻城池间或多或少都相隔了些距离。”

    “东北部都是高山,再往东是什么地方,暂时我也不知道。”

    乔木简单几句话,将鸦木城的大概说了一遍。

    “九儿,你让我和苛岩分别驻守南门和西门,暂时来说西门的驻守比南门要薄弱不少。”

    “南门城主名叫南门衍,也就是上回难为我们的人。”

    “他很注重南门的驻守,该是担心凤凰城这一战会波及鸦木城。”

    “在西门驻守的士兵都被重新调动,人数少了不少,不知道你们北门的情况如何?”

    从离开黑峡谷,很快就到了鸦木城的南门,和北门相比,西门也相隔不远。

    所以,凤九儿让乔木和拓拔苛岩调查西门和南门的情况,自己和剑一在鸦木城一路往北。

    短短的日子,她和剑一几乎走了大半个鸦木城,才回来这里与大家汇合。

    “北门的防守也不强。”凤九儿的声音响起,“看来鸦木城的城主是收到从皇宫过来的消息了。”

    “皇上集中兵力对付九皇叔,九皇叔要迎战,花耗的人力物力定然不少。”

    “两方,看起来暂时都不会有时间打鸦木城的主意,这也是事实。”

    “不管南门衍是否还有其他想法,至少现在的情况对于我们来说,暂时有利。”

    “不过。”关乎到太多兄弟的安危,凤九儿也不敢大意。

    “最近从北门进入的外来人不少,不排除有太子的人,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话语刚落,凤九儿看着雪姑。

    “雪姑,军队的事情,你调查得如何?”

    “鸦木城大概有一万三千的兵力,其中有五千精兵,战斗力十分强。”

    雪姑看了凤九儿一眼,视线落在地图上。

    伸手将地图稍微转了一方向面前自己,雪姑的长指也落在地图上。

    “和大家看到的无异,现在南门附近驻守的兵力最多,有精兵三千,普通士兵四千,至少有七千人。”

    “若说南门衍不是害怕凤凰城的战事会波及到鸦木城,还有一种可能。”

    “那便是南门衍有可能会与八王爷,里应外合,攻打凤凰城。”

    “南门衍是八王爷的人?”想到被自己忽视的可能性,凤九儿紧张不少。

    凤凰城的情况,她现在一无所知,也更加担心。

    “不一定。”雪姑摇摇头,“那只是我的一个猜测,不过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所以,九儿,不管是为了漠城,还是为了凤凰城,攻打鸦木城的事情,刻不容缓。”

    凤九儿对上雪姑的目光,深吸了一口气,点点头。

    “刑子舟和小樱桃不出两日便到达定城,我已修书让刑子舟兵分两路,分别从北门和西门进攻。”

    “可惜,以我们剩下的兄弟,加上九皇叔分配过来的人,要从南门进去,还是有点难度。”

    “此事……”

    凤九儿的话还没说完,突然听见一声清脆的鸟叫声,她脸色的表情也立即僵硬起来。

    “怎么了?”乔木看着她,月眉轻皱了皱。

    “来了。”凤九儿丢出两个字,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顿时染上了愉悦的色泽。

    这声音,也许别人觉察不到,但她确实听见了。

    凤九儿侧头揪手乔木的双臂,脸上的悦色藏了藏不住。

    “乔木,来了,真的来了。”

    “谁来了?”

    乔木确实没想明白,若是有人来了,她会一点都察觉不到吗?

    而且有拓跋岢岩守在外面,一般人想靠近也不容易。

    凤九儿还没来得及回应乔木的问题,一阵清脆的叫声由远而近。

    只见一只有几分高傲的鸟儿,从窗外飞了进来,大方落在大家面前的桌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