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王的女人谁敢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79章 你的死期到了

    凤九儿看着剑一眼底的失落,轻咳了声:“大不了,我给你多介绍几个。”

    好歹人家大晚上不睡觉,拿着火把过去将她“救”走,她总不能忘恩负义。

    “我只喜欢你这种。”剑一眼神笃定,一点都不像似开玩笑。

    凤九儿抿了抿唇,收回视线,不再看他:“这要求,有点高。”

    “我条件好,总不能没有要求。”剑一挑眉回应。

    “对,你条件好。”凤九儿点了点头,浅浅一笑,“那就找一个条件也好的女孩。”

    “走吧,我困了,要回去休息。”

    “好。”剑一颔首,也跟上脚步了马儿的速度,“我也困了。”

    两人两马走在草原上,月光洒下,将他们的身影拉着很长,很长。

    ……

    三天后,御霄殿中。

    坐在主座上的战凌天,扫落了跟前的奏折。

    他盯着跪在地上的两人,沉声问道:“你们是怎么回事,一个人都看不住?”

    “皇上饶命!”跪在左边的男子,磕了磕头。

    “微臣已经派了很多人去找,几乎将整个皇城都搜遍了,还是找不到摄政王。”

    他小心翼翼抬头看着坐在主座上的人,低声问道:“于皇上看来,摄政王会不是已经不在皇城内?”

    “皇上,微臣要不要带人去外面找找?”

    “短短三天,他能逃到哪儿?”战凌天声音更加低沉。

    “皇上,若是摄政王提前做好出城的准备,这也不是不可能啊。”男子紧拧着眉心,说道。

    “皇上,咱要不要扩大范围,去其他地方找找?”

    战凌天深吸了一口气,没理会说话的男子,视线落在该男子身旁的人身上。

    “老七那边,怎么说?”

    跪在右边的男子,抬眸看着战凌天,拱了拱手:“回皇上,洛王爷说,他说……”

    “说什么?”战凌天浓眉一皱。

    男子见状,再次跪趴了下去。

    “皇上饶命!洛王爷说,要交给他手中的兵符,除非他死。”

    “皇上。”夜雪宁轻蹙了蹙眉,“看来这个老七,是时候给他点颜色看看了。”

    “母后,你有何高见?”战凌天侧头看着夜雪宁,低声问道。

    不少人对战凌天是帝家的遗孤有怀疑,战洛日就是其中一人。

    他与战倾城的情义,并不会因为谁的身份改变而改变。

    就连启文帝在世的时候,也不敢派他与战倾城面对面交锋。

    何况是夜雪宁拿出了太上皇的圣旨之后,战洛日知道这个皇位是属于帝无涯,他更加不愿意对战倾城出手。

    战洛日不说,但,战凌天也清楚,他更愿意相信战倾城还是真正的帝无涯。

    战凌天称帝,他接手战煜珩手中的护龙军理所当然。

    但,战洛日身为王爷,战凌天一时半会找不到借口,没收他的兵力。

    战凌天迟迟不动手,除了战煜珩,他更加忌讳的人是战洛日。

    战洛日手中有八九万兵力,这一战一旦打起,若是战洛日突然倒戈相向,对战凌天绝对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不等夜雪宁说话,外面传来了一阵惨叫声。

    战凌天与夜雪宁刚站起来,守卫在外面的士兵,好几个被甩飞了起来。

    乔木一身劲装出现在大殿门前,她的身后,剑一和御惊风分别守在左右。

    “夜雪宁,你的死期到了,赶紧出来送死!”

    没有人想得到,这些人居然如此胆大包天,现在,正直是响午时分,他们就这般毫无预兆地闯了进来。

    乔木等了夜雪宁和战凌天一眼,蹙了蹙眉,后退了两步。

    突然,一龙一凤的模样,在所有人面前一闪而过。

    龙凤消失在眼前,里面,顿时响起了打斗声。

    凤九儿和帝无涯的气场太强,夜雪宁还没反应过来,便被超强的气息,推出了几丈之远。

    如此强内力,她从来见识。

    夜雪宁倒在地上,捂着心门欲要爬起,却不想,乔木和夜罗刹已经来到面前。

    一声惨叫,夜雪宁连拔剑的力气都使不上。

    她看着自己沾满血迹的双腿,再次大喊了出来。

    “你叫什么?”乔木低沉的声音,足以覆盖夜雪宁的叫声,“这是我替龙将军还你的!”

    “唰”的一声,夜罗刹拿着长剑,在夜雪宁的脸上割了一刀:“这是我替皇后娘娘还你的!”

    话语刚落,一刀,两刀,三刀,夜罗刹连续在这张脸上割了几刀,都不解恨。

    “够了。”乔木握着夜罗刹的手臂,摇摇头,“再这么下去,谁还记得她原来的模样。”

    “我的脸,我的脸……”夜雪宁一时之间,接受不了这样的改变。

    她双腿被伤,站不起来,现在就连脸也被毁,全身上下,锥心的痛。

    夜雪宁捂着脸,抬眸看着跟前的人,大喊道:“你们赔我的脸,你们……”

    乔木趁她不备,往她的嘴里扔了一颗药。

    夜雪宁月眉一皱,整颗药丸咽了进去。

    她重重咳了声,伸出掌,想要往自己的心门打下去,将药丸逼出。

    夜罗刹并没有给她这个机会,一掌过去,将夜雪宁打飞。

    “啪,啪”两声,夜雪宁刚倒在地上,被重伤的战凌天重重地在她身旁摔了下来。

    “凌天。”夜雪宁咬紧牙关爬起来,搀扶战凌天,“凌天,你怎么了?凌天,你快醒醒。”

    夜雪宁扶起战凌天,双手放在他的背门上。

    她刚动真气,便顿时皱起了眉。

    “噗”的一声,一口浊血在夜雪宁的口中喷出。

    “忘了告诉你,吃了这药,你若不想死,最好还是别动用真气。”乔木来到夜雪宁身旁,轻挑了挑眉。

    凤九儿一跃,稳稳地落在战凌天面前。

    她盯着夜雪宁,沉声说道:“太后娘娘,我这就让你尝尝,失去至亲,究竟是什么滋味!”

    话语刚落,凤九儿手持长剑往前一送,插进了战凌天的心脏位置。

    “不!”夜雪宁大喊了声,想要阻止,却无能为力。

    她眼睁睁地看着长剑穿透战凌天的身体,像发了疯一样:“凌天,不要!”

    乔木一把拉着夜雪宁,不让她有机会伤害到凤九儿。

    “不要!放开我!”夜雪宁不断挣扎,“凌天,不!不要伤害我的凌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