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王的女人谁敢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81章 皇室有救了

    “杀光他们,杀……”侍卫首领的话还没喊完,他的跟前,突然凭空多出了一道身影。

    来者的气息很强,将他的衣袂和长发都吹拂起来。

    侍卫首领对视帝无涯,瞪大了双眸,但他还没来得眨眼,便被帝无涯一剑封喉。

    乔木手臂被砍伤,一个不注意,几把长剑同时往她身上送。

    凤九儿及时赶到,将围在乔木四周的人都扫飞。

    她在乔木身旁落下,迅速在自己的衣裳上撕下一块布条,将乔木绑上了伤口。

    两人互视一眼,乔木微微扬起嘴角。

    “凤九儿,能认识你,这辈子,值了!”

    话语刚落,乔木手持龙舌银枪,继续抵抗。

    凤九儿手持长剑,与她并肩而战。

    “兄弟们,在坚持一会儿,咱们的救兵,马上就到了。”凤九儿深吸了一口气,大喊道。

    “好!”所有能听见的兄弟,都大声响应。

    哪怕是面对千军万马,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却没有任何人的脸上有畏惧之色。

    凤九儿提前给大家准备了药,在动手之前,大家都服下了能解百毒的药。

    虽说这药不一定能抵抗箭头上的剧毒,但至少解药能护住心脉,中箭之人,也不会一下子毒发。

    时间真的不多了,凤九儿只希望外面的人,能早些攻进来。

    突然,四周响起了惨叫声,不少的黑袍男人,被击落下来。

    凤九儿没看见来人,却能确定黑袍男子真的被攻击了。

    他们,攻进来了吗?

    黑袍男子一个个倒下,战圈中的二十几人,就像从黑夜中看到了一缕阳光。

    皇宫外,两支队伍汇集而来,快速往宫内逼近。

    一支队伍身穿护龙军的衣裳,带头的人是战洛日。

    另一支队伍,穿着朴素,与平常的老百姓没什么区别,带头的人,也是一个穿着朴素的男子。

    男子身材高大,俊逸的长相,与战洛日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便是凤九儿的舅舅,天下第一庄的庄主,龙不屈。

    转眼的功夫,两支队伍在皇宫内,与里面的军队展开了激烈的战斗。

    被围困在里面的人,不知道外面的情况,但,至少也知道来了援兵。

    大家总算看见了希望,继续奋力作战。

    外面的打斗声渐渐传了进来,不少的兄弟已经深入敌军,渐渐逼近。

    “大家继续坚持,咱们的援兵到了,坚持就是胜利!”凤九儿大喊道。

    “是。”哪怕的摔倒的兄弟,都站起,继续作战。

    黑袍遇到偷袭,被逼纷纷从墙壁,屋顶上下来。

    凤九儿的余光扫到了一张脸,嘴角不禁微微扬起。

    “九儿,救兵来了。”站在一处屋檐的南门栩,看着凤九儿挥了挥手。

    他四周守了好些身穿黑衣的男子,每个人手中都带着兵器。

    南门栩给了凤九儿一记浅浅的微笑,扫视着下方的人,大喊道:“救兵来了,皇室有救了。”

    “真正的帝无涯是咱们的九王爷战倾城,不是八王爷,战凌天是冒充的皇上,他是战家人,不是帝家人。”

    “九王爷回来了,真正的帝氏遗孤回来了,九王爷帝无涯回来了。”

    “这是帝家的天下,九王爷的天下,谁还要再攻打九王爷,那便是弑君的大罪!”

    “所有的禁军,所有的护龙军,赶紧停下来,你们要守护的君王是九王爷,他才是帝无涯,赶紧停下来!”

    南门栩的声音刚响起,士兵们都震愣住了,队伍里的打斗上也渐渐弱了下来。

    外面,战洛日和龙不屈的队伍不断涌进,将这里的人,围住了一大半。

    “你们要造反了吗?”突然,一道带着内力的声音,在人群里响起,“他们要弑君,他们是叛徒。”

    “快!赶紧动手杀了他们。”

    男子用的是腹语,一时之间,大家也不知道声音从哪儿方向传来。

    凤九儿却看着黑袍男子的方向,轻蹙了蹙眉月眉。

    “不!”南门栩大声反驳道,“真正的帝无涯是战倾城,咱们的九王爷。”

    “太上皇要传位之人也是战倾城,真正的帝无涯,你们都被骗了。”

    南门栩的声音很响亮,在场的人,哪怕是隔得更远,都能听得清楚。

    “真正的帝无涯是咱们的八王爷,你们不要……”男人的话还没说完,突然惨叫了声。

    几乎没有人能看见凤九儿是怎么过去的,但,在反应过来的时候,大家的视线中,屋顶上多出了两道身影。

    身披银甲的凤九儿,揪着一个身材比她将近大一倍的黑袍男子,站在在离南门栩不远处。

    “南门栩说得不错!真正的帝无涯是战倾城,咱们的九王爷,而不是战凌天。”

    凤九儿站在高处,扫视着下面的人,声音比南门栩还有洪亮不了。

    哪怕是不认识她的人,也知道,这女子的内力,非一般人所能拥有。

    “一切都是宁太后的阴谋,包括当年的那场叛变,帝家被灭门,都是宁太后的阴谋。”

    “宁太后为了她的儿子战凌天能成为皇上,处心积虑多年,才有了今日的局面。”

    “具体的情况,若是宁太后还没死,就让她给大家说说清楚。”

    凤九儿的声音刚落下,帝无涯揪着一抹身影一跃而起,往她而来。

    被禁锢的黑袍男子,突然一抬头,一阵银针从他的口中射出,直射凤九儿的脖子。

    凤九儿月眉一蹙,立即将长剑提起。

    毒针击中剑身,反方向插进了黑袍男子的眼睛。

    顿时,夜幕下响起了男子的惨叫声。

    凤九儿随手一扬,强壮的男子被她抛起,下落之时,男子的脖子刚好经过她的剑刃。

    惨叫声咋然而止,“砰”的一声,黑袍男子被封喉之后,摔到地上,再也起不来。

    “跟我玩针,你还嫩着。”凤九儿低头,扫了被自己“扔”掉的黑袍男子一眼。

    站在不远处屋檐上的剑一,看着有几分调气的女子,微微扬起嘴角。

    刚才他看见黑袍男子使诈,在帝无涯之后飞跃起来,快速靠近。

    后来知道凤九儿有所防备,剑一才在她身旁不远处落脚。

    他静静地守在一旁,并未向前打搅半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