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王的女人谁敢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19章 凤族篇:他们要杀你娘子

    押着两位老妇人的士兵,在凤九儿挥手的时候,都放开了手中的人,往后退了好几步。

    此刻,两位老妇人身旁并没有人,但,四周却围满了人。

    “三环阵之后,你的功力也大不如前,不想死得太惨,你自杀吧!”唐小华看着老妇人。

    再见陈虹,唐小华已经没之前这么激动。

    一切,将会结束于今天,她的心情也坦然。

    老妇人打扮的陈虹,一扯脸上的人皮面具,露出了真容。

    她没看凤九儿,乔木和唐小华,而是看着岳建飞。

    “建飞,我问你,你究竟有没有喜欢过我?如果没有唐小华……”

    “没有!”还没等陈虹将话说完,岳建飞便无情打断。

    “陈虹,今天,我是为了我的第二个孩子来的,受死吧!”

    话语刚落,岳建飞拔剑,一跃而起。

    陈虹看着刺过来的剑,不但没有躲避,还看向凤九儿,微微勾唇。

    凤九儿对上陈虹突如其来的目光,眉头紧皱。

    突然,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大喊道:“岳大哥,等一下!”

    岳建飞及时收回剑,剑尖也已经来到陈虹跟前。

    陈虹看着这泛着银光的剑,哈哈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

    她昂天长啸,船只抖动,就连河面上,都出现了涟漪。

    “哈哈哈……”

    岳建飞浓眉一皱,往后退了两步。

    一阵嘶声裂肺的笑声之后,河面上,终于安静了下来。

    “陈虹,你究竟对剑一做了什么?”凤九儿向前,和岳建飞并肩而站。

    其他人也跟了上来,一同面对这只恶魔。

    “我死了,他肯定活不了,不相信,你可以试试!”

    陈虹嘴角微扬,声音如同来自深渊,充满了戾气。

    她这张白皙的脸,在过度消耗内力之后,显得更加苍白。

    乍一看,真的像只恶魔。

    凤九儿盯了她一会儿,冷声问道:“你想要什么?”

    如果说陈虹的声音是来自深渊,那么现在凤九儿的声音便是来自地狱。

    她恨陈虹,也恨自己,为什么当时放心让剑一去冒险?

    “我……”陈虹对上凤九儿的目光,脸上扬起得意洋洋的笑意。

    突然,她神色一沉,视线落到唐小华身上。

    “我要她死!”

    “她死了,我可以帮你的男人解开魔阵,就这么简单!”

    “不可能!”不等其他人说道,凤九儿冷声道。

    “华姐和剑一一样重要!”

    “既然你不愿意好好说话,别怪我不客气!”

    冷冷的话语之后,凤九儿一甩小手。

    五根银针并发,一根打在那位一样是妇人打扮的女子身上。

    女子想躲,躲不过,一针毙命,“咚”的一声,倒在船板上。

    另外的四根银针,同时插在陈虹的几个穴位上。

    陈虹现在哪怕不是功力全失,最多也只剩八成功力,远远不是凤九儿的对手。

    她还以为,自己的三环阵一定没人能攻破,所以哪怕是要损失八成内力,也要布阵。

    正如唐小华所说,三环阵之后的陈虹,就如没了牙齿的老虎,并不难对付。

    只是没想到,剑一有可能和陈虹命悬一线。

    凤九儿出手快很准,陈虹来不及躲避,硬生生受了她四针。

    银针插进体内,陈虹紧咬着牙,跌落在地上。

    她四处摸了摸,根本没不到银针。

    这些细细小小的东西,早就进入了她体内。

    陈虹紧咬着牙,强忍着,还是忍不住痛喊了出来。

    “你,究竟对我做了什么?你……救我!快来救我!”

    突然,“砰”的一声,船舱的一处被冲破了,一道白衣带着黑烟,快速靠近。

    “大家当心!”凤九儿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她猜到陈虹能无时无刻控制剑一,不希望剑一伤到兄弟,只能一直带他在身旁。

    正如现在这般,剑一又“活”过来了。

    被黑化的剑一,看起来还是这么帅气,可他的那双眼睛,就像没了焦距那般。

    剑一冲破木板,飞跃到陈虹面前,持剑面向凤九儿一众人。

    “杀了他们,他们要伤害你娘子。”陈虹低喊了声。

    “锵”的一声,剑一一转银剑,往前面的人扑上去。果然,卑鄙的陈虹,控制了剑一,让他以为她是他的娘子。

    大家听见陈虹的话,都气得不轻。

    但,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他们的剑一。

    昨天那五千不死护兵还历历在目,现在的剑一,看起来和这些人,没什么两样。

    “大家散开!”凤九儿双手一扬,扬起了一丝掌风。

    她身旁的人听闻,都往外挪了几步。

    “九儿,小心!”

    “九儿小姐,担心!”

    乔木和御惊风的声音,同时响起。

    他们只是往外退了退,便要往前。

    “九儿小姐。”御惊风再次提醒,“当心啊!”

    凤九儿没有躲避,但,也没有白痴得站在那儿,赌剑一这个时候能认出她。

    在剑一长剑砍下来的时候,她短刀一抬,挡住了他的剑。

    剑和刀的相撞,“砰”的一声。

    不仅声量不小,还有一道内力,从刀剑相撞的地方,从外冲出。

    那内力,十分强。

    靠近的御惊风和乔木,不至于后退,至少也要停下脚步,才能站稳。

    一瞬间,四周的人,长发和衣袂都被扬起,内力较差的,还往回退了几步。

    “剑一。”安静的船板上,响起了凤九儿清脆悦耳的声音。

    “我是九儿,你看情况,我是九儿,不是你的敌人。”

    凤九儿很庆幸,剑一并没有竭尽全力。

    这么说,他还是有自己的意识的,是不是?

    “剑一,那人不是你娘子,她骗你的,剑一,你看清楚,我是九儿,我是九儿。”

    凤九儿一瞬不瞬地看着那个一剑砍下来,便没了动作的人。

    “九儿小姐,你小心啊!”御惊风两步来到凤九儿身旁。

    他和乔木,几乎同一时间到达。

    “九儿小姐,担心!”其他兄弟也往前,叮嘱道。

    凤九儿摇摇头,不让大家继续靠近。

    “剑一,我是九儿,你看清楚了吗?”

    “我是九儿,我们……”

    “剑一。”陈虹被震到了血脉,她扶着心门,很快就反应过来。

    “他们要杀你娘子,杀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