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王的女人谁敢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20章 凤族篇:不要伤他!

    陈虹的声音刚喊出来,刚才双眸已经没这么混沌的剑一,眼底的黑气瞬间升起。

    他低叫了声,收回长剑,再次往下砍。

    “九儿小姐,小心!”

    御惊风一拉凤九儿,将她护在身后。

    他不能再让九儿小姐犯险,要是她受伤了,怎么办?

    御惊风一把将凤九儿拉开,便和剑一纠缠了起来。

    两大剑客在这个不大的对方打了起来,很快,御惊风便将剑一引到了船顶。

    “锵锵锵”的声音不断传来,情况不容乐观。

    “哈哈哈……哈哈哈……”陈虹看着别人着急,她心里寻得了一丝安慰。

    “哈哈哈……”

    “龙九儿,你以为你赢了吗?哈哈哈……”

    “你赢不了我的,哈哈哈……杀了唐小华,要不然剑一会杀光你们!”

    “他是我的夫君,他一定不会让你们得逞的,哈哈哈……”

    “哈……”

    陈虹还在大笑,突然,有人来到她身旁。

    乔木趁陈虹得意的时候,取过她兄弟的一只脏兮兮的靴子。

    陈虹刚反应过来,来不及闭口,口中被塞了一只脏靴子。

    她的脸色,顿时变了,但,也就只是更加惨白。

    “锵”的一声,乔木从怀中取过短刀,用力插进了陈虹的肩膀。

    “唔……”陈虹吃痛,瞪大双眸看着她。

    “你只是说不能弄死你,放心!我弄不死你的!”乔木蹲在那儿,盯着陈虹。

    她的话刚说完,手中的短刀来到陈虹一直最在意的脸上。

    “说,要不要帮剑一解开魔阵?要,还是不要?”

    乔木咬着牙,短刀一压,杨虹的脸上,多了一个口子。

    “不……”陈虹猛摇头。

    却不想,另一边,御惊风不敌,重了剑一一记掌风,身体往下坠。

    几个兄弟急忙跑过去,将御惊风搀扶。

    在岳建飞和唐小华一同想要飞跃过去帮忙的时候,凤九儿先一步,飞跃上了船顶。

    “剑一。”她大喊了声。

    剑一却像没听见声音那般,看见有人上来,又开始要攻击。

    现在的剑一,武功值,比起之前更胜一筹。

    凤九儿要躲过他的剑,并不容易,但,她还是不愿意出手。

    岳建飞和唐小华,还有几个武功高强的兄弟,都上了船顶。

    可没有凤九儿的命令,谁也不敢向前,伤剑一半分。

    “剑一,我是九儿,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你伤了我的人,我会伤心啊!”

    “剑一,你停下来,听我说,你不能生气,不能愤怒,剑一,停下来!”

    凤九儿一边躲避,嘴里还一边说着话。

    眼看九儿小姐有危险,上去的五个兄弟,互看一眼,一同飞向剑一。

    “不要伤他!”凤九儿月眉一皱。

    她更不愿意兄弟过来,要是剑一伤了他们,她心里也不好过。

    凤九儿最后的话,让剑一出手的动作,有了片刻的停顿。

    “剑一。”凤九儿快速靠近,握上了剑一持剑的手臂。

    “剑一。”她和他之间,只有一臂的距离。

    “我是九儿,你还记得我吗?别让这只恶魔控制你的心智。”

    “剑一,我们是一家人,所有的兄弟都是我们的家人,剑一,你醒醒,看清楚我们,好不好?”

    有人要伤你娘子,快杀了他们!

    陈虹身上,肩膀上,就连脸上,都承受着痛。

    她说不出话,但,还是一样能将将信息传给剑一。

    剑一脑袋“轰”的一声响,顿时侧头看着甲板上的陈虹。

    他浓眉一蹙,眼底充满了暴戾。

    “乔木,小心!”在剑一从自己手中收回手的时候,凤九儿大喊道。

    话语刚落,凤九儿快速跟上。

    可剑一现在的速度,真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哪怕是帝无涯,现在也没有他现在的速度。

    乔木转身之时,剑一已经几乎来到她跟前。

    她刚想站起躲避,突然,身后的人,紧紧抱上了她。

    陈虹笑得愉悦,今天,她必须要看到有人流血,以报她身上疼痛的仇。

    “乔木。”

    不少人,都大喊了声。

    “唰”的一声,剑一的剑,刺进了一人身上。

    乔木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御惊风,回头用力踹飞了陈虹。

    有人为了她受伤,她怎么还记得陈虹死不死的事?

    陈虹惨叫了声,撞上不远处的木柱,口吐鲜血,晕死过去。

    随之,刚才还拿着剑的剑一,双腿一软,往地上倒。

    “御惊风。”

    “御大人。”

    “剑一。”

    “剑一。”

    一瞬间,船上乱成一团。

    乔木扶着御惊风,凤九儿扶着剑一,两人都有几分吃力地扶着。

    凤九儿将剑一给了过来的兄弟,立即过去,在中剑的御惊风身上,点了他几个穴道。

    “九儿小姐,我……没事。”御惊风笑得有几分勉强。

    但,看到他还会开玩笑,凤九儿揪起的心,总算是放轻松了些。

    她侧头看了被兄弟禁锢的陈虹一眼,回头看向唐小华和岳建飞。

    “这个女人交给你们俩了,我先给御惊风治疗。”

    “好。”唐小华的视线,从御惊风的伤口上转移到陈虹身上。

    她深吸了一口气,往这个可恶的女子走去。

    岳建飞跟在唐小华身旁。

    御惊风和剑一都被送回了船舱,船只开始还航。

    幸好御惊风伤不至心脉,并没有性命之忧。

    凤九儿给他止血,消毒,上药,包扎,处理了大概半个时辰。

    而此时,船只也停航有一段时间了。

    “九儿小姐,别担心!我真的没事!”

    御惊风刚想要坐起,被另一边的乔木,压了回去。

    “九儿没让你起来,你躺着!”乔木命令道。

    她深知,要不是御惊风,现在躺在床上的人便是自己。

    “我没事,乔木,我真的没事。”御惊风看向乔木,也抽了抽嘴角。

    他实在是不习惯两个女子伺候自己,特别是伤到了肩头。

    刚才乔木一压,一拉,“嘶”的一声,他被迫躺在床上,衣服也几乎被毁了一半。

    这不该露的点,都露了出来,御惊风当时羞涩得想找个洞,钻进去。

    他的身躯,并不应该这么轻易被女子看去。

    更何况,他现在是有娘子的人了,该忌讳的,是要忌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