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王的女人谁敢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22章 凤族篇:谁能扛得住?

    两刻钟之后,凤九儿一众人带着陈虹,来到了雷员外的府邸。

    昨晚被烧的两座山,便是雷员外用来种植草药的山。

    雷员外有财有势,交友甚广,早就收到风,战役会打过来。

    所以,他提前携家带口跑了,府邸也就空了出来。

    这里,便成了凤九儿一众人在黄松村的临时居住地。

    幸好,这地方挺大的,能容纳不少人。

    凤九儿刚进入院子,收到消息的杨生急匆匆赶了回来。

    “九儿。”杨生轻唤了声,赶紧停下脚步。

    凤九儿还没进殿,直接在院子中停住脚步,回头看着杨生。

    “什么情况?”

    杨生喘了一口气,道:“火算是扑灭了,但,你说的,担心火势起死回生,咱们还是有不少兄弟守在山上。”

    “药材如何?”凤九儿着急的声音再次响起。

    “大概烧了一半。”杨生回应。

    “还有多少?”凤九儿问道。

    “还有一批,不太足够。”杨生的气息终于平稳了些,能站直腰板说道。

    刚才他跑着过来,停下脚步之后,一直微微弯腰,喘着气。

    “不过听兄弟说,种植应该也来得及,有,比没有好。”杨生补充了句。

    “牺牲了多少人?”凤九儿有几分沉重地扫了被绑在马背上的女子一眼。

    “十八个兄弟。”杨生的心情也顿时沉重了起来。

    “还烧了十几间房子,死了三十一百姓。”

    一切,都是因为那些药引起的。

    凤九儿闭上双眸,心脏抽痛了下。

    剑一伸手,牵上了她的小手。

    凤九儿睁开眸,抬眸看着他。

    “你现在知道,自己该做的事情还有很多了,是不是?”

    “这个世界上,像陈虹这种人,还多得是,咱们不能清除所有,遇见了,也不能放过。”

    “嗯。”剑一点了点头。

    凤九儿在他掌中抽回自己的手,轻轻拍了拍他的掌背。

    “等会陪我走一趟。”

    要剑一多点事情做,他才没有时间胡思乱想。

    现在正是用人之际,事情多得很,剑一大侠想闲下来,恐怕也不容易。

    凤九儿带着大家去了后山,灭火星,采草药,开垦荒地等待种植。

    她和剑一还去了安抚那些房子被损,家人性命被夺的老百姓。

    直到天黑了,他们才带着陈虹和草药,离开了黄松村,回到河岸对面。

    回到原来的地方,凤九儿也没有闲下来。

    他们叫陈虹交给了岳建飞夫妻之后,带着草药来到制药房。

    另外两种草药也送回来了。

    材料都有,准备开始第一次制药的尝试。

    大家忙到子时之后才散。

    凤九儿让大家回去休息,明日早些过来,不少人都走了。

    “九儿,那我先过去了。”小樱桃整理好东西,站起。

    “我也先过去了。”岳沁淳站起,将自己的书本合上。

    今天,她的收获也不少。

    “嗯。”凤九儿点点头,并没有抬眸,“去吧。”

    小樱桃和岳沁淳本想离开,目光却落到安静的冷雪飘身上。

    “雪飘,你要做什么?”小樱桃蹙了蹙眉。

    “对啊。”岳沁淳也不解地眨巴了下眸,“你怎么还不走,一直看着九儿?”

    凤九儿听闻两人的话抬眸,果真对上了冷雪飘的目光。

    她敛了敛神,似乎想到了什么。

    “对了,雪飘,御惊风他回来了,但他受了伤,我让他先养伤。”

    “别急!不会有生命之忧,但他这几天都不能拿重物,要过些日子才会过来帮忙磨药。”

    “他,受伤了?”冷雪飘站起,眼底闪过急色。

    “嗯。”凤九儿点点头,她怎么就忽视了这事?

    她站了起来,伸了伸懒腰。

    “走吧,我带你过去看看他,顺便给他换药。”

    冷雪飘颔首,没再说话。

    凤九儿赶紧收拾了下,扛着小药箱,和大家一起走了。

    当然,也少不了一直跟随他的剑一。

    陈虹还她用银针锁住穴道,现在,不能动,不能说话,也听不见声音。

    但,这段时间也不能太长,时间一长,等她的内力渐渐恢复,要控制她,也不容易。

    回到另一边的院子时,小樱桃和岳沁淳都忘自己的厢房走。

    跟在凤九儿身后的,除了剑一,就只剩下冷雪飘。

    凤九儿敲了敲御惊风厢房的门,推门,走了进去。

    御惊风听见声音,在床上坐起。

    “九儿小姐,你们来了?”他看着冷雪飘,问道。

    “嗯。”凤九儿点点头,“衣服脱了,我要给你换药。”

    御惊风再看了冷雪飘一会儿,才回过神,看着凤九儿。

    “不必了吧?九儿小姐,不是今天早上才上的药吗?”

    “要。”凤九儿过去,将药箱放在床边的小矮柜上。

    不等御惊风再说话,冷雪飘径直来到床边,坐下,弯腰,脱长靴。

    看着她这动作,御惊风和凤九儿都有几分惊呆了。

    而冷雪飘很自然地脱掉了长靴,便上了床,来到御惊风里面的位置,坐落。

    “我给你脱。”她伸手,拉上了御惊风的衣裳。

    御惊风垂眸看着近在咫尺的女子,差点忘记了呼吸。

    他好不容易反应过来时,冷雪飘一双小手已经落在他的衣绳上,一拉。

    御惊风就这般僵硬地坐在,看着怀中的女子,将他的衣裳脱掉。

    他身体一凉,才发现自己整个上身都没了衣裳。

    御惊风“咕噜”一声咽了一口口水,很想问问自己的娘子,为什么不介意他的身体被其他女子看去了。

    对!他真的有娘子了,是不是?

    他娘子刚才伺候他更衣,这感觉不要太美好了。

    “躺下。”冷雪飘抱着御惊风没受伤的手臂,往下推。

    可御惊风很强壮,她也推不动。

    拉回意识的御惊风,顿时乖乖地顺着她的力道,躺了下来。

    冷雪飘凑过去,想帮御惊风解绑在他身上的绷带,却发现手有些够不着。

    她几乎没经过思考,小长腿一跨,跨坐在御惊风身上。

    这姿势……

    御惊风的身躯,顿时强硬着不能在僵硬了。

    看着这一切的凤九儿,心里默默期待。

    御大大别伤口崩开了,要不然,可麻烦!

    但,雪飘这姿势,真的有男人能扛得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