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王的女人谁敢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23章 凤族篇:谋害亲夫

    冷雪飘给御惊风解绑带的每一个动作,给御惊风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考虑。

    他的脸,一红再红,再红又红。

    不见是脸,脖子,和身体,很快就红得不成样了。

    冷雪飘解开了缠在御惊风身上的绑带之后,倾身往下,抱起他的脑袋。

    她并不知道自己的左手,将男子的身躯抱起,力气不够。

    反正,她轻轻一抱,他的上半身便撑起来了。

    只是御惊风这么撑起身躯,和女孩的距离也就更加近了。

    她被自己解绑带的时候,脸,几乎贴在自己的脸上。

    顺滑的发丝一直在撩拨御惊风的脸和下巴,也只是撩进了他的心田。

    冷雪飘所坐的地方,也是很关键的。

    她明明坐着极其勾引人的举动,那双清澈的眸子却纯净得毫无杂质。

    御惊风觉得自己会死的,迟早会死在这小丫头手中。

    不过,哪怕是死,他也乐意。

    一圈,两圈,三圈……岳沁淳还在努力给御惊风解绑带。

    御惊风的目光却从未在女孩身上移开,他安静地看着她,眼底的色泽越来越复杂。

    为了避免麻烦,凤九儿重重地咳了声。

    御惊风猛地反应过来,原来房间里面还有人。

    他侧头用“你怎么在这里?”的目光,看着凤九儿。

    凤九儿白了他一眼:你当然不想我在这里。

    “雪飘,我还有事,你给他包扎吧,药箱我留下来了,你照料一下。”

    “好。”冷雪飘轻回应了声,手中的动作从未停止。

    “当然别压太用力,他伤口很深。”凤九儿转身的时候,不忘叮嘱了句。

    御大大,这伤也受得值得了吧?

    好吧,说到底都是因为她,他才受的伤。

    现在,将最美好的雪飘小妞单独留下来,御大大,要是身体可以,请慢慢享用。

    凤九儿回头给了一个耐人寻味的目光御惊风,收回视线,和剑一一同离开了。

    “吱呀”一声,房门被关上。

    房间里,只剩下两人,而且,两人都在床上。

    冷雪飘将御惊风身上的绑带全部解下,看着他的伤口,她一皱眉,整个人都在御惊风身上。

    御惊风也不是说,他的肚子承受不住这个小身板。

    是他的心,他的心,很承受不住了,怎么办?

    在小丫头坐下的那一刻,他狠狠吐了一口气。

    冷雪飘后知后觉,将视线移到御惊风的脸上。

    她看着他有点苦楚的神情,才发现自己压得有点重了。

    “抱歉!”冷雪飘一翻身,下了床,“你赶紧躺下,怎么伤得这么重?”

    不等御惊风说话,冷雪飘将药箱放在床边,翻开。

    她开始找药水,棉球,纱布。

    这些东西,古代的人不大认识,但,身为凤九儿手下得意的门生,冷雪飘不可能不认识。

    小丫头离开了自己,御惊风缓缓松了一口气。

    他乖乖躺下,看着身旁忙碌的女子。

    “这不是不小心嘛,一个不注意,就伤到了,不过无妨,不疼。”

    御惊风的话刚说到这里,冷雪飘熟练地将消毒液涂在御惊风身上。

    消毒水一下,御惊风痛得全身的神经都紧绷了绷。

    “没事!”

    为了保持自己的形象,也不想吓到小丫头,他咬了咬牙,让自己出口的声音不至于太难听。

    “雪飘,我没事,真不疼,你可以……”啊……好痛啊!

    消毒水再下,御惊风痛得差点叫了出来。

    可冷雪飘却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她继续给他的伤口消毒,也没看他。

    御惊风一瞬不瞬地看着白白嫩嫩的小丫头,只想转移注意力。

    九儿小姐说过,分神了,也就不觉得疼了。

    可是,为什么还这么疼?

    凤九儿带的是比较有效的消毒水,当然,这也意味着会更加痛。

    痛过之后好得快啊,男子嘛,痛痛无所谓了。

    御惊风很想说:这不过是女子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

    他好痛啊!痛得汗都飚出来了。

    “雪飘,我不痛,你别怕!很快就好了。”

    剧痛中的男人,不知道是在安慰他的娘子,还是安慰他自己。

    “我没说怕。”消毒水涂完,冷雪飘用棉球在伤口两边印了印,才缓缓开口。

    “这种伤口,我见多了,怎么会怕?”

    “你是不是很怕痛?”她放下棉球,歪着脑袋看着御惊风。

    御惊风顿时瞪大了双眸,摇摇头:“怎么可能?我堂堂男子汉,一点都不怕痛。”

    “哦。”冷雪飘只是抛出一个字,又在药箱里,拿出一瓶药水。

    御惊风记得这种瓶子的药水,好像很痛的样子。

    药水还没下,他已经不自觉咯噔了下。

    为了不让自己的娘子担心,不让自己的娘子觉得自己不是男子汉,他一定要忍。

    “哎呦……”药水一下,御惊风还是忍不住喊了出来。

    怎么可以这么痛?九儿小姐,救命啊!

    可悲!他居然喊出来了。

    “不是!”御惊风强忍着痛,摇摇头,“我……只是这药水太凉了,有点反应不过来。”

    “不痛的,一点都不痛。”

    冷雪飘再次歪头,好无公害地看着御惊风:“一点都不痛?”

    “不痛!”御惊风含笑摇摇头,泪往心里流。

    “怎么会一点都不痛?”冷雪飘拿起药水,皱了皱眉。

    “难道是过期了吗?不行,我得去问问。”

    “不用去。”御惊风吓得就坐起来了。

    拉了拉伤口,他又用得直冒汗。

    刚转身的冷雪飘回过头来,看着他。

    “痛的。”御惊风点点头,躺下,“是有点痛,不过对于我来说,无妨。”

    “继续涂吧,麻烦你了。”

    “那好。”冷雪飘再次扭开药瓶。

    她不知道,自己在扭开药瓶的时候,躺着的男子吓得“咕噜”一声,咽了一口口水。

    “你真能忍,我给你多下一点,好得快!”

    “你知道吗?这药水很难收集,卖得很贵。”

    “不过,九儿早给你准备好,说明你很重要,要不然也用不上这种药了。”

    多下一点?御惊风想喊救命。

    他其实没有多重要,而且,他很担心,多下一点,自己是不是能扛过去。

    雪飘,你不是想谋害亲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