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王的女人谁敢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24章 凤族篇:是不是对我有企图?

    涂了双层药水,要了御惊风半条命。

    但,冷雪飘还是一如既往地淡定。

    她将药水放好,取过绑带二话不说,开始给御惊风包扎。

    伤口的范围有点大,冷雪飘时不时要靠上去才能够得着。

    这么一来,两人的接触,在所难免。

    小丫头清新的体香和温柔的触感,终于能将御惊风的痛楚,在最短的时间内消散。

    但,不等他好好感受这有娘子的感觉,伤口已经包扎好了。

    冷雪飘将绷带绑好,站起,收拾好床边的东西,挂上了药箱。

    御惊风一直看着她,希望她能和自己多说说话。

    没想到,挂上药箱的小丫头,一句话没说,转身就走了。

    一步,两步,三步……她真的走了,她什么都不说,便要离开。

    “雪飘。”御惊风有点不相信自己眼睛,坐了起来。

    “做什么?”冷雪飘停下脚步,回头看着他。

    “你,要走了吗?”御惊风眨巴了下眸,轻声问道。

    她不是应该留下来,陪他一整个晚上的吗?

    他受伤了,王爷受伤的时候,九儿小姐也会寸步不离。

    “是啊。”冷雪飘有几分淡漠地点点头,“还有事吗?”

    “没。”御惊风生无可恋地摇摇头。

    虽然他伤得不是很重,但也很重,好不好?剑一对他,可一点都不怜惜。

    “哦。”冷雪飘没再说什么,再次转身。

    “雪飘。”御惊风着急了。

    他的小娘子是不是不懂?或许,他身为她的夫君是该提点一下。

    冷雪飘再次停下脚步,回头的时候,眼底泛起了一点点不耐烦的神色。

    “御惊风,你到底怎么了?”

    御惊风对上她的目光,眨了眨眸,神色愉悦了几分。

    “雪飘,原来你知道我的名字。”

    “是小樱桃说的。”冷雪飘回应得随意。

    “雪飘,你能陪我一会儿吗?”御惊风真的不想小家伙离开。

    刚才他也乏了,想睡觉了,但,在她进来伺候了自己之后,他精神得很。

    九儿小姐真好,半夜还给他一个惊喜,不枉他事事为王爷和九儿小姐着想了。

    “为什么?”冷雪飘微微侧头,眨巴眸。

    “因为……”御惊风的脑袋,转啊转,低头看了自己的伤口一眼。

    “我伤口很痛,睡不着,想找人说说话。”

    “可我不会说话。”冷雪飘直截了当地回应。

    大家都说她不会说话,久而久之,她也就很少说话了。

    冷雪飘会变成现在这模样,和她之前的生活环境有很大的关系。

    本就不爱说话的人,还一直被人当做哑巴,她的话也越来越少。

    可以说,去了天机堂之后,她的话,算多了。

    御惊风想起凤九儿说的病,心疼小丫头。

    “谁说我雪飘不会说话,你声音很甜,也很会说话。”

    “对了,雪飘,能给我倒杯水吗?我受伤了。”

    御惊风想了很久,还是觉得要好好利用他的伤口,将他家王爷以前做过的事情,都做一遍。

    想着自己的小丫头,以后会像九儿小姐一般死心塌地,他觉得自己并没做错什么。

    冷雪飘环视了四周一眼,过去找到了茶壶和杯子,倒了一杯水。

    她端着杯子,再次回到床边。

    “雪飘。”御惊风温和地看着床边的女孩。

    但,在他伸手的时候,浓眉一皱。

    “我肩膀很痛,手没力,你能给我送上来了?”御惊风腹黑地问道。

    冷雪飘皱了皱小月眉,看着他另一条手臂。

    御惊风顿时明白了她的用意,嘴角勉强勾了勾,却还是没伸手,将脑袋往外凑了凑。

    冷雪飘的目光回到他的薄唇上,将杯子送了过去。

    很多时候,兄弟受伤,连吃饭都吃不了,他们还是会负责喂饭喂水。

    虽然冷雪飘不知道御惊风为什么不用另一条手臂,但她也不会多问。

    那枚被臆想中自己娘子喂水的男子,心情愉悦地连早就冷却的水,都喝出了甘甜。

    不管御惊风喝得有多慢,杯子里面的水,还是被喝光。

    “我还可以要一杯吗?”御惊风看着自己的女子,声音柔和得很。“你是不是对我有企图?”冷雪飘盯着御惊风,沉声问道。

    御惊风这才知道什么叫,话不多,但,一句话就能让你怀疑人生。

    以后,他也不懂九儿小姐的怀疑人生是什么感觉,现在懂了。

    没企图吗?他有,九儿小姐说雪飘不能骗。

    但,他现在可以点头吗?要是吓坏了小家伙怎么办?她很弱的,很容易晕倒。

    四目相对,御惊风的脑袋不知道转了多少回,冷雪飘却淡漠如常。

    最终,御惊风眨了眨眸,有意无意转移视线。

    很快,他又鼓起勇气看着冷雪飘。

    “雪飘,你希望得到什么答案?”

    “我无所谓。”冷雪飘没心没肺地摇摇头,“要是没什么事情,我走了。”

    像凤九儿所说,御惊风在冷雪飘心中却是地位很不同。

    她和他认识第三天,所说的话,都比她一年和所有人说的话要多。

    “有事。”御惊风好不伤心地侧身,牵了她的衣袂一把。

    不敢牵小手,怕将它捏断,怎么办?

    御惊风的视线,还是人家白白嫩嫩的小手上。

    他低着头看她的手,冷雪飘却平视他的额头。

    “御惊风,你到底要做什么?你不担心大家会冲进来吗?”

    御惊风回过神来,抬眸看着自己的丫头。

    “雪飘,来,坐下。”

    他极其小心地牵了她的小手一把,很小,很滑。

    冷雪飘在床上坐落,哪怕她跟前的男子目光如炬,她还一点都没在意。

    也不知道雪飘小姑娘是没看出来,还是她胆子大,不会在意这点小细节。

    “雪飘。”牵上了,御惊风就舍不得放开。

    “我说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我……喜欢你,你会……如何?”

    “你别激动!”御惊风激动得挪了挪身躯,“我说的是如果而已,你……”

    “你也可以当真,也可以不当真,真的,我没有恶意,你别激动,好不好?”

    “我随便。”冷雪飘丢出一句话,眨巴了下圆溜溜的大眼睛。

    御惊风:她没有激动,真的没有,连半点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