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王的女人谁敢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26章 凤族篇:我喜欢你

    御惊风表示,要是他没那么坚强,他都不知道要卒多少回。

    他伸出没什么的手臂,牵上了冷雪飘的手。

    “雪飘,我没有!我怎么可能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

    “你当真喜欢你,我……”

    “可我不喜欢你!”冷雪飘再次无所谓地强调。

    她很随意地将自己的手收回,转身,迈开了不大不小的步伐。

    “药材还是得磨,你得赶快好起来。”

    御惊风怒着唇,站起看着离开的小丫头,欲哭无泪。

    他一世英名,怎么就让自己喜欢的人误会了呢?

    为了不磨药,而娶一人,他怎么可能做得出来?他是这么随便的人吗?

    “雪飘。”御惊风双腿强硬,但,嘴边还是能张口。

    “你是喜欢我的,要不然你也不会这么紧张我,是不是?”

    御惊风的话之后,冷雪飘停下了脚步。

    她并没回过头,月眉蹙了蹙眉,轻声道:“没有啊,我没有关心你。”

    冷雪飘摇摇头,转身,看着御惊风。

    “我听九儿说你受伤了,我担心我放起来的药材没人磨,所以过来看看。”

    “你只能给你五天休息的时间,你得快点好起来,我们的药也很急,不能耽误太久。”

    将自己想说的话说完,冷雪飘转身,举步往外迈步。

    房门一开一关,人消失在眼前。

    御惊风终究还是没有追出去,无力的坐回到床上。

    呜呜……好想哭,有不有?

    雪飘这么紧张他,只是因为他还差她磨药材的事。

    他还以为雪飘喜欢他的,他这么优秀,他怎么就不喜欢他呢?

    帝无涯:不是请假去成婚么?

    御惊风:卒。

    美梦破碎,御惊风软倒在床上。

    他一瞬不瞬地看着屋顶,双眼空洞得很……

    占领了黄松村,龙十一立即带着龙武军西行,寻找他们的主子。

    经过两天的清理,黄松村里陈虹的余党,也算是清理得差不多了。

    而凤九儿和小樱桃带着大家,在这两天里,初步确定了制造解药的方案。

    草药准备好了,接下来便是一次又一次的尝试。

    明日便要离开这个地方,今夜,凤九儿和大家坐在殿中用晚膳。

    晚膳之后,还有茶果和糕点。

    “那咱们就这么决定了。”坐在主座上的凤九儿,放下杯子。

    “岳大哥和华姐,整顿郦城的事宜就交给你们了。”

    “多了一城,我们有什么所谓?”唐小华接过自己男人递过来的果肉。

    凤九儿看着夫妻两人,微微一笑,视线来到杨生身上。

    “杨生,你坚持和我们一同西行,留在黄松村种植药材的人,你来安排。”

    “好的,没问题。”杨生点点头。

    唐小华说完一块果肉,站了起来。

    “九儿,等会去我的厢房一趟。”

    “好。”凤九儿颔首回应道。

    唐小华和岳建飞走了,岳沁淳没走,却有点着急地看着离开的两人。

    等他们离开之后,她收回视线,眼巴巴地看着凤一楠。

    凤一楠对上她的视线,眨了眨眸。

    岳沁淳嘟哝了下唇,往外看了一眼,才站起。

    “九儿,我也过去了。”

    丢下一句话,她举步走了,走之前,还不忘回头看了凤一楠一眼。

    岳沁淳离开,凤一楠也站了起来。

    “九儿,我出去一下。”

    “去吧。”凤九儿摆了摆手。

    “九儿,我也想出去一下。”御惊风站起。

    “想去就去,不需要跟我请示。”凤九儿再次摆手。

    这几个家伙,有了对象,也该忙了。

    凤九儿有多希望日子能早日稳定,别让这些情侣时不时就面临离别。

    凤一楠出去之后,看见岳沁淳果然在院中等候。

    “沁淳,怎么了?”凤一楠举步靠近。

    “凤大哥。”岳沁淳回头,抱上了凤一楠的腰,将脑袋贴在他怀中。

    凤一楠张开的双臂一僵,垂眸看着怀中的女孩,想抱,也不敢抱。

    他好不容易反应过来,轻轻拍了拍她的背门。

    “沁淳,到底发生什么事?”

    “凤大哥。”岳沁淳抽了抽泣。

    “怎、么了?”凤一楠蹙眉再次问道。

    “我娘让我跟她留下来,可我不想。”岳沁淳摇着小脑袋。

    路过的御惊风,看见了不远处的一对,羡慕嫉妒恨啊!

    自己好像也不必凤一楠差,为什么他的小娘子就不主动抱抱他?

    这天气,真冷!

    不过,不管御惊风有什么想法,这里的事情也和他没有半点关系。

    凤一楠再拍了拍怀中的女孩,有几分僵硬地回抱着她。

    “你想和咱们一块西行?”凤一楠轻声问道。

    “嗯。”岳沁淳点点头,“我不想和凤大哥分开。”

    凤一楠还是第一回听见这么直白的话,这,让他的身躯更是僵硬了几分。

    “你……舍不得我们,是吗?”是大家,不仅仅是他。

    “嗯。”岳沁淳在男子怀中如同捣蒜般点头。

    “其实,我最舍不得的人是凤大哥。”

    岳沁淳再哽咽了下,放松了手中的力道,抬眸看着凤一楠。

    “凤大哥,我喜欢你,想和你一起,一起吃饭,一起做菜,一起采药,一起制药,一起做任何事。”

    “我……一点都不想离开你。”

    女孩那泪汪汪的大眼睛,深深地印在男子的心底。

    他,不忍心将她推开。

    “沁淳,你可知道……”

    “我知道。”凤一楠的话还没说完,岳沁淳再次抱着他,将脑袋埋在他怀里。

    “我知道凤大哥只是将我当妹妹看待,可我年纪不小了,我什么都懂。”

    “我不知道凤大哥是不是也喜欢我,可我喜欢你,我知道我喜欢你,我知道一和你分开我便难受。”

    “我想等,等有一天凤大哥也喜欢我,我就嫁给凤大哥,给你生儿育女。”

    “沁淳。”凤一楠突然皱起,抱着岳沁淳的双臂,将她往外拉了一把。

    他垂眸看着被吓坏的小丫头,轻摇摇头。

    “我不可以,我配不上你。”

    “你是岳家的千金,我只是……反正,我不配!”

    “谁说千金一定配公子?”岳沁淳皱了皱小月眉。

    “我喜欢凤大哥,哪怕和你一起吃红薯,野鸡,我也觉得很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