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王的女人谁敢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27章 凤族篇:不该逃避

    凤一楠一瞬不瞬地看着怀中的人,过了好一会儿,柔声问道:“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嗯。”岳沁淳眨巴着大眼睛,点点头。

    “凤大哥,那你喜欢我吗?你想和我过一辈子吗?”

    凤一楠看着怀中的小不点,并没有点头,而是放开了她。

    “你还小。”他转身,背对着她,“这事,等你长大再说。”

    凤一楠觉得他和岳沁淳不仅是身份有别,年龄也差太多。

    他比她,整整大了七岁。

    “我不小了。”岳沁淳过去,抱着他的手臂。

    “凤大哥,下个月便是我十六岁的生辰,等那个时候,我再问你,你会答应我吗?”

    凤一楠敛了敛神,摇摇头:“那就下个月再说吧。”

    如此起来的表白,让凤一楠束手不及。

    他从来没想过成婚的事情,他以为自己能一辈子跟随九儿,便足了,没想到……

    凤一楠想走,岳沁淳并没有放开他。

    “凤大哥。”她举步,跟上他的脚步。

    “那你现在去和我爹娘说,我想跟随大家西行。”

    “只要你保证会守护我,我爹娘一定会同意的。”

    岳沁淳见凤一楠走得越来越快,也着急了。

    她用力拉了他一把,继续说道:“凤大哥,你也不想和我分开的,是不是?”

    “我不理你,你心里也不快乐的,是不是?”

    “我知道,你也喜欢我,只是你从未想过自己会喜欢上一个人而已,是吗?”

    “没关系的,很多事情,你不说,由我来说,你不做,让我来做。”

    “我知道我不是一个好女孩,我也不懂矜持。”

    “但,要是喜欢一个人,都不敢说出来,矜持又有何用?”

    凤一楠终于停下脚步,回头对上岳沁淳的目光。

    岳沁淳眼中的眼泪还没干涸,大大的眼睛,水汪汪的,既好看,又有几分楚楚可怜。

    凤一楠看了她一会儿,长臂一捞,将她拥入怀。

    “沁淳,你等我,终有一日,我会向岳老爷岳夫人证明,我可以给你幸福。”

    “嗯。”岳沁淳将脑袋埋在凤一楠怀里,泪水如同破堤的潮水,瞬间涌出。

    “我知道。”她沙哑的声音响起,“我知道凤大哥一定能做到。”

    凤一楠轻轻拥着怀中的人,轻抚了她的背好一会儿,才将她放开。

    “走,我和你一同去见岳老爷和岳夫人。”

    “嗯。”岳沁淳喜极而泣,泪水哗啦啦地流下来。

    凤一楠从怀中掏出手帕,俯身轻轻给岳沁淳拭擦眼角的泪水。

    “呜呜……”岳沁淳看着温柔的男人,放声哭了出来。

    “怎么了?”凤一楠皱着浓眉问道。

    “我太开心了!呜呜……”岳沁淳丢出一句话,再次放声痛哭。

    凤一楠再给她擦了擦眼泪,将她搂入怀。

    “别哭了。”他不懂得安慰人。

    但,看见她哭,他心里也不好受。

    “别哭了,我和你一起去找岳老爷岳夫人,我会说服他们的。”

    “嗯,嗯嗯。”岳沁淳在男子怀中猛点头。

    “你一定要说服他们,要不然你就见不到我了。”

    “会的。”凤一楠轻抚岳沁淳的背门。

    等女孩气息渐渐平稳,他才轻轻将她放开。

    凤一楠再次拿起方巾,给岳沁淳擦了擦眼角。

    在岳沁淳扁嘴的时候,他从未有过轻柔的声音响起:“别哭了!”

    “等会岳老爷和岳夫人看见你眼睛哭肿,一定会怀疑是我欺负了你。”

    “要是你们不放心让你跟随我们西行,怎么办?”

    凤一楠早就习惯了照顾这个小丫头,只是现在,他们的关系似乎变得不一样了。

    “就是你欺负了我!”岳沁淳奴了奴唇,但,还是忍下了哭泣。

    凤大哥说得对,她不能红着眼过去见爹娘,要不然事情会更加麻烦。

    凤一楠手中的动作停顿了下,继续轻柔地给她擦脸。

    “嗯。”他点点头,“是我的错。”

    岳沁淳抿着粉唇,似乎对凤一楠的回应挺满意的。

    她抿了一会儿唇后,脸上扬起了几许微笑。

    “那你说,你哪儿错了?”女孩轻声问道。凤一楠好不容易给她将小脸擦干净,抬眸对上她的目光。

    “我……错了。”

    “这种事情,不该由你来说,我是男子,我不该逃避自己的情感。”

    “沁淳。”他牵上了她的小手,“谢谢你给我机会。”

    岳沁淳故意嘟着粉唇,还是掩饰不了她的愉悦。

    她晃了晃他牵着自己的手掌,一句话都没说。

    凤一楠嘴角微扬,牵上小丫头往前:“走吧,咱们去见岳老爷和岳夫人。”

    “哦。”岳沁淳嘟着小嘴点点头。

    这模样,可爱极了。

    另一边,御惊风来到冷雪飘的厢房前,已经站了好一会儿。

    厢房内,三张床上,都坐了人。

    青青看看外面,又回头看着岳沁淳:“沁淳,是你的御大人。”

    小田也看着岳沁淳,嘴角带笑:“沁淳,你就去见见人家吧,都站这么长时间了。”

    岳沁淳坐在床上,依靠在床头,依旧在看着手中的书籍。

    她不说话,没反应,大家也不会觉得她无礼,都习惯了。

    “沁淳,你当真不出去一趟?说不定御大人有很多话要跟你说。”青青又试探性地说了句。

    九儿说了,沁淳和御大人多交流,也有利于她的病。

    九儿还说了,沁淳也不是真的生病,那只是她和平常人有点不同,不善于表达,多和她说话就好了。

    “沁淳,明天就要启辰了,我看御大人,多半是舍不得。”小田的声音再次响起。

    还是不见岳沁淳有反应,青青收回视线,看着对面的小田。

    “小田,我听说了,御大人是为了救乔木受的伤,我还听说他这两天痛得都没休息好。”

    “对啊。”小田挑眉点点头,“大家都看见御大人的黑眼圈了,我想,一定是没休息好。”

    “这么深的伤口,还是冷天,晚上肯定很痛,如何入睡?”青青浅叹了一口气。

    她侧头看着门外,叹了一口气。

    “现在天气这么冷,你说御大人为何不回房休息?”

    “反正,他也不敢敲门,就这么站着,寒风入体,今晚也别想入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