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王的女人谁敢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28章 凤族篇:我是你的夫君

    “啪”的一声,冷雪飘手中的书籍,放到了床上。

    她下床,套上长靴,取过披风披上,举步走了出去。

    从头到尾,她都没看房间的两个女子一眼。

    青青和小田看着她离开,半点都没有生气的模样。

    大家亦师亦友,谁都希望冷雪飘能好起来,快快乐乐生活。

    “吱呀”一声,冷雪飘推开了厢房的门。

    背向房门碎碎念的御惊风见状,立即转身。

    他看见出来的人,嘴角瞬间扬起喜悦的笑意。

    “雪飘,你怎么来了?”某男语无伦次地问道。

    冷雪飘白了他一眼,牵上他的掌,走了。

    她牵着他没受伤那边的手掌,一路往外走。

    突如其来的触碰和关怀,让御惊风觉得暖暖的。

    他有几分僵硬的大拇指,捏上了她的小手,一路跟随。

    御惊风也没多问,前面的女孩还在往前,他的脚步也没停下来的意思。

    就这般,冷雪飘牵着御惊风出了院子,走在大街上,不一会儿,又走进了一个院子。

    “雪飘,你带我回来做什么?”御惊风柔声问道。

    御惊风:还说不喜欢他,不喜欢干嘛牵着他,还这么用力。

    不过,小丫头力气这么小,她再用力,他也不会觉得疼。

    冷雪飘还是一言不语,牵着御惊风来到御惊风的厢房前,推开了房门。

    又“吱呀”一声,房门打开,两人一前一后走了进去。

    “慢走。”进门之后的御惊风还不忘回头将门关上。

    幸好他动作快,要不然可能已经被小丫头推倒在床上了。

    想起那天,她坐在他身上那一幕,御惊风整个人都燥热了起来。

    这天气,怎么一下子就变暖和了呢?

    果不其然,小丫头真的牵着他,往床上走去。

    来到床边,御惊风满怀期待地看着跟前的女子。

    冷雪飘却没抬眸看他,只是看了他的身躯一眼,推着他没受伤的手臂,让他坐在床上。

    御惊风无所谓,娘子让他走,他就走,娘子让他坐,他就坐。

    “雪飘,你……”

    坐下的御惊风刚出手想牵冷雪飘的小手,冷雪飘一推,躲开了她的触碰。

    “赶紧歇着,身体没好,为何要到处跑?”

    “雪飘,我说嘛,你是……”

    “在意我的”这四个字,御惊风还没来得及出口,冷雪飘的话又响起来。

    “好端端地还让我跑一趟,浪费我时间。”冷雪飘丢下一句话,转身,走了。

    熟悉的画面,不同的只是她的衣裳换过而已。

    御惊风可不想要小丫头离开,明日就要启程,他们的速度一定会比她快。

    哪怕大家的方向还是一致,御惊风也不知道自己何时才能再见他的小丫头了。

    “雪飘。”御惊风过去,从后面,单手将冷雪飘落入怀。

    “不要离开!我舍不得。”

    他温柔的话,带着暖暖的气息,洒在冷雪飘的脖子上。

    冷雪飘转身的同时,将抱着自己的男子推开。

    “御惊风,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想娶你。”御惊风牵上转身面对自己的小丫头的小手。

    “雪飘,我不是说过了吗?我想娶你。”

    “我有病的。”冷雪飘白了御惊风一眼,“九儿不说,我也不知道我有病。”

    “我不能成婚,不能成为别人的负担,更何况,我真的没打算喜欢你。”

    “雪飘。”冷雪飘一动,御惊风抱着她的力度更重。

    “别走!”

    他深吸了一口气,轻轻将她转过来,让她面向自己。

    “我只想问你一句,若是我死在战场上,你会如何?”

    御惊风想了两天,还是觉得小丫头是喜欢自己的。

    她怎么可能不喜欢他?为什么喜欢,他也说不出来,反正就是喜欢。

    冷雪飘抬眸,一瞬不瞬地看着御惊风。

    在她摇头之际,御惊风单手抱着她的小脑袋,不让她摇头。

    “不能说不知道,无所谓,我要你说说你心里的感受。”

    他大掌收回,按在自己的心门上。

    “要是剑一的剑,从我这里刺进去,我便无法再回来了。”

    “如果我不能回来,你,会不会难过?”

    御惊风想了两天,他绝对用这个办法。

    却在他问“你会不会难过”的时候,有点慌了。

    雪飘妹妹,不会直接摇头?或者直接告诉他“不会”吧?

    冷雪飘看着御惊风的眼睛,御惊风也一瞬不瞬地看着她。

    他好激动啊!她呢?还这么淡定呢。

    御惊风一动不动,冷雪飘也一动不动,这让紧张御惊风,心脏都几乎不敢跳太快。

    时间像是过了半个世纪一般,在御惊风有些呼吸不过来的时候,腰间,突然多了一双小手。

    她抱着他,将脑袋贴在他怀中,抱得很用力。

    “你不可以不回来的。”

    “你不可以不回来。”

    “你不能不回来。”

    “你答应,会回来的。”

    冷雪飘一下子像着了魔一般,抱着御惊风,嘴里一直叨念。

    喜出望外的御惊风终于反应过来,回抱着怀中的人,一脸心疼。

    “我会回来,我回来了,雪飘,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他低头看她,她却没有抬头,依旧抱着他,嘀咕。

    “你不能不回来,你答应过。”

    “你不可以不回来。”

    “你说了,会回来,你不可以食言。”

    “雪飘。”御惊风抱着女子的双肩,晃了晃,“雪飘,你看着我,我回来了。”

    “你说了会回来的,你不能食言。”

    “你说了……”冷雪飘甚至开始颤抖。

    御惊风恨死自己了,他在她心中的位置这么重要,他为何要吓她?

    他轻轻拍了拍冷雪飘的背门,搂着她,回到床边,让她坐下。

    “雪飘。”半蹲在床边的御惊风,看着还是没回过神的女子,心疼得很。

    “你看清楚,我是御惊风,我回来了。”

    “我没有死,我回来了,我是开玩笑的。”

    御惊风捞起冷雪飘的手,让她的掌心,贴在他的脸上。

    看着女孩苍白的小脸,他恨不得甩自己一个巴掌。

    “雪飘,你看看我,我没事,我回来了。”

    “我答应你,以后都不会受伤,雪飘,你看清楚我了吗?”

    “我是你的夫君,我是御惊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