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卦妃天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874章 番外20:战火点燃

    第2874章 番外20:战火点燃

    夜摇光大喜,这样一来,君王蛊肯定没事儿,因为有它生存的空间,不过外面是个什么情况,夜摇光也不知晓,她只能打开空间,一束红光霎时间蹿进来。

    君王蛊奔到温桃蓁的身边,围绕着温桃蓁不停地转悠,颇有点手舞足蹈的感觉,夜摇光都不用猜,这家伙肯定在和她女儿告她状。

    果然温桃蓁很不高兴地严肃着小脸:“小红红,不准说我娘亲坏!”

    夜摇光忍不住抿唇,君王蛊依然不放弃挑拨母女关系,最后终于惹得温桃蓁彻底不悦,一挥手将它拂开:“你再说,我就不要你了!”

    很好,这个威胁非常奏效,君王蛊委屈巴巴地小心翼翼靠近温桃蓁,温桃蓁别开脸,它又飞到另一边,温桃蓁又换一边,它开始不厌其烦凑上去讨好。

    就连褚绯颖都忍不住掩唇笑,空间里的气氛瞬间得到了松缓,夜摇光道:“桃桃,你问问君王蛊外面是个什么情况?”

    既然两者之间有空间,君王蛊不可能这么迫不及待奔进来,她本身伤还没有好全,也不敢大意。

    “小红红,你快说。”温桃蓁终于肯理会君王蛊,君王蛊却傲娇起来,那绿豆大小的脑袋竟然还扬起来,骄傲不可一世的样子,温桃蓁瞬间大怒,“你要是不说,我就不原谅你!”

    绿豆脑袋霎时耷拉下去,君王蛊蔫了吧唧地震动着翅膀。

    “娘亲,小红红说,外面全是污浊之气,活物不可久留。”温桃蓁传达。

    地生玉,对于夜摇光而言过于陌生,之前也不知道会陷入此等困境,来不及多问一些关于地生玉的信息,外面既然全是浑浊之气,就连君王蛊都受不了,夜摇光自己恐怕也不行。

    就在这时,丝丝缕缕的浑浊之气顺着夜摇光打开的空间缝隙渗透进来,拂过夜摇光的鼻息,她眉头一皱,手腕一抬,将这些气息完全不给吸入吸灵手镯内。

    这种污浊之气竟然还有一定的腐蚀性,她只是接触一点点,肩膀上的疼痛就猝然加聚,更令她凝重的是,这污浊之气很密实,她的空间入口就是一丝浅薄到可以忽略不计,就算是水都渗透不见来的裂缝,地生玉的污浊之气竟然能够渗透进来。

    “你们饿了么?”夜摇光转身询问。

    褚绯颖摇头,温桃蓁和温叶蓁也摇头,现在还没有天亮,夜摇光罗盘投影出来的日晷依然显示着和外面一样的时间,才刚刚寅时正(凌晨四点)。

    “你们再去歇息会儿,我也需要休养,待我伤口愈合一些,再想法子脱困。”夜摇光扫了一眼日晷,对他们说。

    温桃蓁和温叶蓁都很乖巧,他们俩回到有弟弟妹妹的房间休息,褚绯颖犹豫了一会儿,终究是什么都没有说,转身回了给她安排的房间。

    夜摇光就在外面盘膝而坐,紫灵珠不在,吸灵手镯内除了在魔宫吸食的魔之气,还有不少浑浊的气息,根本无法相助,好在她的空间内五行之气循环再生,虽然没有法宝辅佐,速度较慢,可她如今修为,自己凝练也不算缓慢。

    她一边疗伤,一边想怎么来对付地生玉,想了半晌只有利用五行相克试试,地生玉应该是属土,紫灵珠在外,她到时候催动紫灵珠,将灵力转化为五行之木试试。

    如果有效……正好八神简在,她用木简再巩固一下木之气的气力,不信钻不开这个地生玉空间!

    这一切前提,必须建立在她体内五行之气补足的前提下,催动紫灵珠本就耗费极大,她可不想毛毛躁躁,有点气力就贸然尝试,要是运作到一半后继乏力,那才是耽误事儿。

    一念至此,她沉下心来凝聚转换吸纳五行之气。

    在夜摇光补足五行之气的时候,万仙宗厮杀震天。

    四大凶魂被运转过来的瞬间就托体而出,四个兽魂每一只都凶残刚猛灵活无比,它们的形态不过就是一团乌云,只看得见两只射出艳红色光芒的眼睛。

    猛兽的嘶吼声,在万仙宗的上空一道一道接连响起,引得万仙宗上空黑云压顶。

    幸好夜摇光提前通知以火之灵相克,琅霄真君提前在传输阵法边缘,以火灵珠布下了四个烽火大阵,每一个阵法里都有一个以五行之火修炼的渡劫期镇守,其余大乘期为辅。

    在四大凶兽落入传输阵的一瞬间,琅霄真君就火速将四个家伙分开,逼入了阵法之中,饶是有渡劫期打先锋,阵法相束缚,还至少有三名大乘期围攻,每一个困着凶兽的阵法里依然是应付吃力。

    琅霄真君此刻也与最后挣脱冲入阵法的妖邪斗起法,这妖邪修为极高,若非被夜摇光的九转鸿蒙塔耗去了四分之一的神魂,只怕琅霄真君无法和它打个平手。

    近千年以来,这是各大宗门联合之力最广的一次,也是各大宗门拼杀最激烈的一次。

    和万仙宗不妨多让的还有皇宫,子时刚过,就有大批不知从何处调遣而来的军队包围了皇宫,乾阳守着喻清袭等人,第一时间布置了阵法,使得寻常人无法闯进来。

    外面惨叫声,厮杀声,马蹄声,利箭声交织成一片,火光一簇簇,熊熊燃烧。

    几位小公主咬着牙守着喻清袭,三公主年纪幼小,忍不住心慌,瘪嘴要哭,被大公主冷冷一瞪,就咬着嘴不敢吭声,低下头不让母后看到她的软弱。

    长姐说了,母后怀着弟弟,不能惊着,她不能让母后忧心。

    喻清袭深呼吸,单手扶着自己的小腹,摇姐姐说了这是个男孩,是她和士睿盼望已久的继承人,如今汉王已经没了,如果这个也保不住,那就称了他们的心。

    她不能慌,有摇姐姐在,一切都会好起来,她温声安抚着女儿们:“别怕,这些乱臣贼子,你们父皇在天之灵,也饶不了他们。”

    安抚着自己,也激励着孩子们。

    乾阳听着内殿的声音,原打算张口宽慰一句,却看到门外气力波动。

    有修炼之人破他的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