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都市逍遥医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312章 雪镜大阵

    然而雪镜宗没落,如今更是已经只剩下一片废墟,所以那护宗神兽自然也都消失在了天地间,那雪镜大阵,不过是界盟所设置的一处试炼阵法,其中的七彩幻音蛇,也不过是复刻出来的幻影,其实力,其实只能相当于是四阶巅峰的墨兽。

    只不过,此时令王衍焦灼的,可不是这雪镜大阵,或是里边的那条七彩幻音蛇。

    而乃是在他的推衍,以及这一路以来所得到的消息之中,他们若是再不快一点,恐怕就得不到那雪镜大阵之中的奖励,更是很可能会在雪原之上,遇到生命危险!

    “闭嘴!”

    王衍回头朝着自己的几个盟友怒斥了一声,眼神冰冷,抬手将一张羊皮纸朝着身后的几个盟友扔了过去,“你们这帮废物,真就一点脑子都没有?你们不会真当这驾驭五阶墨兽之人,乃是其他试炼者杜撰出来的吧?”

    后边,一名试炼者接住王衍扔过来的羊皮纸,这羊皮纸,他们早就看过了无数遍,上边就是画着一头四不像的墨兽,墨兽的头顶上,则是坐着几个人。

    一开始,他们自然是不信这羊皮纸上的内容的,毕竟就连这羊皮纸,都是他们杀了一队试炼者之后,从那些试炼者的身上搜出来的。

    这羊皮纸上,却是说这试炼雪原上,出现了一队强横无比的试炼者,驾驭着一头五阶墨兽,走到哪里都如同犁庭扫穴。而这羊皮纸,据说是一个胆大的试炼者,近距离查探了一下这波人,亲笔记录下来的。只不过那画了这羊皮纸的试炼者,早已经死在了雪原上,这张羊皮纸也几经转手,最后转到了他们这一伙人的手里。

    而他们这伙人,虽说不能跟羊皮纸上所画的这一队人马一般,驾驭着一头五阶魔兽横冲直撞,但他们有王衍作为盟主,将近一个月以来,可谓是顺风顺水,至今为止,他们这帮人手中,已经拿到了将近二十枚雪镜灵玉。

    据说,在雪原终点的雪镜大阵内,藏着三枚雪镜灵玉,除此之外,更是有着一道传送门,可以将试炼者,传送到雪镜宗废墟的最深处,能够让试炼者寻找到更好的机缘造化。

    所以,他们能够理解王衍为何如此焦急,但却无法明白,王衍到底为何害怕那骑着五阶墨兽的一队人马?

    毕竟,若说实力,王衍的一身阵法造诣出神入化,据说在衍月宗时,还在衍月宗老祖的安排下,与六阶的墨兽都交过手,而五阶的墨兽,他更是单凭自己,以阵法镇杀过数头。

    更别说,在他们看来,那所谓的骑着五阶墨兽的一队人马,想必就是那荒土城萧家的萧玦吧?

    也只有那萧玦,一早就有消息传出,说那人此次试炼,乃是掌握了一头五阶墨兽的,所有信息,都能跟那萧玦吻合上。

    王衍,用得着怕那个萧玦么?

    王衍确实不怕萧玦!

    但是,那五阶墨兽之上的人,真的是萧玦么?

    队伍最前方,王衍握紧了双拳。

    试炼开启的前几天,他偶尔还能得到一些关于萧玦的消息,毕竟萧玦那伙人,实力与他差不多五五开,且行事张扬无比。就在半个月前,他灭杀的一队试炼者,还曾说过,他们曾在司空大阵那里,见到过萧玦,当时的萧玦,似乎是将一队试炼者堵在了司空大阵之内。

    但是,关于萧玦的消息,也就只有这一点点而已,从那之后,就再没有过那萧玦的消息!

    而最让他感到细思极恐的是,他当初就是因为推衍到,若是去司空大阵周围的区域,很有可能遇到十死无生的局面,所以才特意绕路,没有通过司空大阵那一条路,而且还一连跳过了几处法阵和兽巢。

    而当时,萧玦却没有避开司空大阵所在的位置啊,正好也就是司空大阵之后,便再没有了萧玦的任何消息!

    另外还有一点,那就是他知道,萧玦的确掌控了一头五阶墨兽,但他绝对无法做到,驾驭那头五阶墨兽,在试炼之地内横冲直撞!

    所以,羊皮纸上所画的,那头五阶墨兽之上乘坐的一队人马,既然不是萧玦,那又会是什么人?

    恐怕,就正是在他的推衍中,令他惊惧不已的存在吧?

    此时,没时间想那么多了,他必须要跟那驾驭五阶墨兽之人错开身,提前到达雪镜大阵,拿到雪镜大阵中的三枚雪镜灵玉,以及,提前通过雪镜大阵内的传送门,进入雪镜宗的废墟之中!

    若是晚了,恐怕别说那传送门,就连雪镜灵玉,他都得不到!

    甚至,很有可能会命丧雪镜大阵!

    无论如何,都绝对不能,跟驾驭五阶墨兽的那些人,碰上!

    “再快点,再快点!”

    王衍咬牙催促身后的几个盟友,驾驭法器,低空飞掠,极速朝着终点的雪镜大阵而去。

    然而,等到他们好不容易,连夜赶到了雪原尽头的雪镜大阵之时,却发现,这里,已然有人存在了!

    ……

    “端木师姐,这雪镜大阵一破,恐怕我们立刻就要面对阵中的那头七彩幻音蟒,现在我们少了关凤师兄,仅凭我们四人的力量……”

    “提他做什么?少了他王屠夫,我们还得吃带毛猪不成?”

    程蝶扫了一眼方才说话的薛扬,“没了关凤,咱们这半个月来,还不是一路走过来了,也没见有他没他有什么区别啊?”

    不远处,正蹙眉盯着手中棋盘的白方,回头朝着程蝶二人看了一眼,最终目光落在端木雪的身上:“没了关师兄,端木师姐的压力就变大了,不过,也不能怪别人,这雪镜大阵中的七彩幻音蟒,虽然难对付,却也不是不能对付,我倒是有一条妙计,可让这雪镜大阵,暂时为我等所用,只不过……”

    “讲。”另一边,坐在雪地上运功调息的端木雪,缓缓睁开眼睛,看向白方。

    他们这一条队伍里,确实少了个人,正是那关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