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都市逍遥医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486章 砍就完事了

    不过那衍圣老祖也不是善茬,仅靠两只脚,就让裂开的那座山仍旧保持稳定,没有彻底崩碎,而且其一身泰山崩于前而岿然不动的气势,面对关家老祖的攻伐,他站在那里动也不动,仿似对击败关家老祖,已经是胸有成竹!

    “老阴比!”林昊,哦,是魔气金乌,眯着一双鸟眼盯着衍圣界王握着拂尘的手掌,这老头子分明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甚至术法神通都已经蓄力完成,就连手指都还在悄悄的掐诀,却硬是装作风轻云淡,什么都没干的模样,真真是个老阴比啊!

    不过也就在这时,就在林昊看得爽的时候,忽然,不远处响起一成娇斥:“喂,你还打不打了??”

    却赫然是凤栖界王,此刻粉面潮红,胸口起伏快速,手掌中紧紧握着自己的玄凤仙剑,横于胸前,愤怒,或者说气鼓鼓的盯着此刻的林昊,也就是那魔气金乌!

    她同样惊讶于关家老祖与衍圣老祖之间的战斗,不明白那关家老祖,怎么敢突然对那衍圣老祖出手,她暂时还有些无法理解关家那所谓的硬骨头,与此同时,她也更加惊讶于林昊的这头黑气金乌,居然会开口说话,而且此刻还活像个人一样,一只翅膀摸着嘴巴下巴,细细的打量着那边关家老祖与衍圣老祖的战斗。

    这家伙,成精了不成?

    当然了,连洪天老祖都能看出此刻的这头魔气金乌,其中乃有林昊的一道分神,她凤栖界王自然也能够看得出来,而也正是因为看了出来,所以她才不罢手的一直跟这头金乌打,管它是不是越打越强,她凤栖界王都决不放弃!

    毕竟,如果她连林昊的一头幻化金乌,一道分神都打不过,又何谈杀了林昊为自己正名??

    只是说实话……林昊的这头金乌,真的很强啊!

    她已经与这头金乌厮打了半柱香的时间,起初她还能隐隐压制这头金乌,平均三招就能将这金乌斩溃一次,可是到了现在,这半柱香的时间之内,这头金乌的实力成长简直惊人,不断的吞噬她玄凤仙剑以及她自己的力量,如今,她已经需要十几剑才能将这金乌斩碎!

    可斩碎又能有什么用?刚开始的时候,这金乌需要三个呼吸的时间才能够重新凝聚起来,而现在,她就算斩碎了这个金乌,这金乌也能用不到一吸的时间,几乎刚刚斩溃,就立刻重新凝聚,站在她面前,并且朝着她更加凌厉的出手!

    更不要说,刚才这金乌朝着关家老祖口吐人言的时候,这金乌还是突然一翅膀将她已经快要斩到它胸口的一剑掀飞了出去,更是让她自己的胸口如遭重击,蹬蹬后退,竟然缓了两个呼吸的时间才平复下来那股反震之力,而若刚才那段时间,被这金乌趁虚而入,恐怕她现在不败也要受伤了!

    这金乌,难道也跟那林昊一样,一直在隐藏实力,与她的战斗之中,一直都没有出全力吗?若非如此,这金乌又怎么可能做到,一翅膀就将她的一剑给掀飞,甚至还差点伤到她??

    换句话说,这金乌,根本是在一直逗她玩??

    想到这些,凤栖界王心中的郁气几乎快要直接爆发出来,也管不上自己此刻已经有些疲累,脸色都有些不正常的潮红,额头都布满了香汗,硬是再度抬剑指向那金乌,张口就厉叱了一声:“喂,你还打不打了??”

    而她这一句话问出,旁边,以魔气金乌为分身的林昊不由得便被惊醒,将目光从关家老祖和衍圣老祖那边收回来,但讲真,他现在当真没心思关注凤栖界王这女人这边啊,他真的想看看,那关家老祖到底藏了多少本事!

    这个老王八蛋,之前口口声声要给自家孙儿报仇,与他战斗之时看起来一刀比一刀凌厉,可是结果,原来之前那些都是花架子,这老王八蛋居然还有如此强悍的东西藏起来没用,现在与那衍圣老祖打起来的时候,倒是把这宝贝给拿出来了。

    怎么的,之前难不成是瞧不起他,才没用这骨片的吗?

    混蛋!

    林昊搓着翅膀,简直忍不住想要跟那衍圣老祖一起出手,暴打一顿这关家老祖,让他好好知道,跟自己打架的时候不用心的下场,这个老家伙,他不走心啊!

    可是他看的正爽,旁边的凤栖界王居然如此没有眼力见的打断他,明明已经累了气喘吁吁香汗淋漓,胸前被香汗浸湿了,此刻居然还抓着她那把剑对着她,大有不把它砍死誓不罢休的意思。

    可问题是,你特么砍得死我么??

    从他以金乌出手,与这凤栖界王大战开始,这凤栖女人已经斩了他不下八十次了,次次都被他重组继续战斗,这凤栖界王,别看气势汹涌,却根本是个无脑的货,永远都只知道砍自己,都不知道寻找自己的弱点,彻底解决自己这头魔气金乌!

    以凤栖界王的凤凰血脉,她其实能够有好几种办法解决掉自己这头金乌,毕竟自己这金乌根本就是魔气所化,凤栖界王,要么是下血本,疯狂激发血脉之力,直接从肉体消灭自己这头金乌浑身的魔气,要么,就是以其先前那幻化出来的火凤的凤鸣之声,重创自己留在这魔气金乌中的一道分神,到那时,失去了自己的分神,这头魔气金乌,自然也就没了重组的能力。

    可是结果,这女人就知道挥剑猛砍,砍啊砍,砍了八十多次,现在还想要继续砍,完全没想过要如何彻底解决掉自己这头金乌。

    所以现在林昊只有一个念头,面对这撒泼一般的女人,冷哼哼一声就骂道:“你这女人,烦不烦,现在是跟你打架的时候么?你没看见那边两个老头子都杀红了眼,你有没有一点尊老爱幼的道德啊,不知道关爱老人吗?”

    “这,胡说什么,那边两个老家伙动手,关你我什么事,你以为这样子就能让本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