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修罗剑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72章 怀疑鹤生

    第1672章

    王腾顺着秃顶鹤冲出去的方向看去,果然注意到远处竟然有不少晶莹闪烁,赫然是一株株圣药。

    那些圣药也都成精了,看到秃顶鹤朝着它们冲去,那一株株圣药立即吓的跳了起来,根须像脚丫子一样飞快扭动,朝着剑神谷深处逃去。

    “哇呀呀,这些圣药都成精了,竟然还想逃,都给我回来!”

    秃顶鹤大叫,展开急速,追击那些圣药。

    那剑神谷中,汹涌澎湃的可怕杀伐戾气,此刻对于秃顶鹤像是不存在一样,竟然不能对它造成影响,像是根本没有压迫在它的身上。

    这让王腾顿时心中一惊,这家伙,竟然可以无视剑神谷中那强烈的凶杀戾气!

    “哎呦!”

    就在这个时候,秃顶鹤突然发出一声惨叫,整只鹤突然倒飞了回来,砸在王腾面前。

    然后前方那些圣药化作一道道光芒,嗖的一下就钻进地下,消失不见。

    王腾顿时心中一惊,连忙来到秃顶鹤面前。

    见秃顶鹤身上有着一道白痕,不过并无大碍,王腾顿时松了口气,急忙问道:“秃毛,刚才发生了什么?”

    秃顶鹤惨兮兮从地上爬了起来,开口说道:“公子,那些圣药真的成精了,而且竟然可以发动攻击,小鹤刚刚追上它们,本想抓住它们,将它们献给公子,没想到那些圣药突然绽放出剑芒,将我斩飞了回来。”

    “你说什么?那些圣药,对你出手,发出剑芒?”

    王腾闻言吃了一惊。

    圣药虽然灵性惊人,但是终究也只是一株药材而已,根本不可能具有攻击性,顶多懂得逃跑而已,怎么可能发出剑芒攻击,而且还将秃顶鹤都劈飞了回来?

    “是真的,公子,那些圣药真的对我出手了,你看小鹤身上都留下痕迹了。”

    似乎担心王腾不信,秃顶鹤连忙又开口说道,同时挺了挺胸脯,上面有着几道交错的剑痕。

    王腾目光顿时一凝,秃顶鹤身上的痕迹虽然很淡,但修炼剑道的王腾自然可以一眼就辨认出来,那果然是剑痕。

    而且,能够在秃顶鹤的身体上留下痕迹,那几道剑芒的威力还不弱。

    王腾虽然不知道秃顶鹤现在的肉身究竟有多强悍,但从秃顶鹤之前能驮着怪石山疾驰,速度却是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可以想象,秃顶鹤的肉身,只怕不会逊色于他。

    而以王腾现在的肉身强度,准帝巅峰的古代强者,都不可能在他身上留下丝毫印记。

    便是低阶古之大帝全力出手,也难以损伤到他,顶多也只是留下一点痕迹。

    想到这里,王腾忍不住心中惊骇,刚才那几株圣药,竟然拥有堪比低阶古之大帝的攻击力?

    这未免也太惊人了。

    “前辈,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王腾深吸口气,向影子剑客问道。

    影子剑客微微沉吟,道:“剑神谷存在的年代已经很久远了,而且这里常年剑光与剑气肆虐,还有如此强烈的杀戮气息,生长于此的一些植物与药材,或许因此而发生了一些变异。”

    王腾点了点头,没有再问,低头冲着秃顶鹤道:“待会儿别在轻举妄动,再瞎跑,小心将命跑丢了,我可不想真的将你煲汤。”

    听到“煲汤”两个字,秃顶鹤顿时变得老实巴交,道:“公子放心,小鹤一定不乱跑了。”

    王腾满意的点了点头,继续朝前走去。

    然而刚刚走出不远,路边忽然又有几株圣药出没。

    “圣药!”

    刚刚老实下来的秃顶鹤,见到这些圣药,立即就再次原形毕露,不假思索便冲了出去,扑向那些圣药。

    “这家伙!”

    王腾顿时嘴角一抽,连忙跟了上去。

    “是剑心草,竟然长成了圣药,而且灵智这么高……”

    同时,王腾也注意到了那几株圣药,立即辨认了出来。

    他心中有些吃惊。

    因为在他的印象中,剑心草只是一种低阶灵药,但眼前这几株剑心草,竟然成长到了圣药级别,并且灵智还极高。

    察觉到秃顶鹤的扑过去,那几株剑心草却并未像之前那几株不知名圣药一样惊慌失措的逃遁,而是突然绽放红芒,有一股股凶恶的气息散发出来。

    随后,那几株剑心草化作一口口利剑,锋芒毕露,拔地而起,朝着秃顶鹤杀来过来。

    “嗤啦!”

    一道猩红的剑气迸发,自草中斩出,蕴含非常惊人的锋芒之气,同时还蕴含着无比浓厚的杀气,让秃顶鹤惊叫起来。

    “锵!”

    下一刻,那几道剑气就穿透虚空,斩杀在了秃顶鹤身上,迸发出一片火花。

    紧接着秃顶鹤就再次惨嚎一声,仰头倒飞了回来,栽倒在冲上前来的王腾脚下。

    王腾顿时瞪大了眼睛。

    这一次,他清楚的看到了这几株剑心草攻击秃顶鹤,将秃顶鹤斩飞。

    “哇呀呀,几株圣药而已,竟然敢对你家鹤爷爷出手,都到鹤爷爷肚子里来!”

    秃顶鹤从地上一跃而起,气急败坏的再次扑向那些圣药, 双爪如钩,抓向那几株剑心草,恶狠狠的说道。

    “蹡蹡!”

    “啊……”

    然而下一刻,秃顶鹤再次惨嚎,身上再次多了几道剑痕,被斩飞了回来。

    而且这一次,剑痕比之前还要更加深一些了,纵横交错,狰狞可怖。

    “啊啊啊,气死我了,鹤大爷今天一定要将你们全部吃掉!”

    三番两次被几株药材击飞,秃顶鹤恼羞成怒,从地上爬起来后,就立即再次扑了上去,跟那几株剑心草扭打在一起。

    “锵锵锵!”

    “砰……”

    只是一个照面,秃顶鹤就再次如炮弹一般飞了回来,重重的砸在地上。

    “嗤嗤嗤……”

    而那几株剑心草也没有再追杀上来,而是浮在半空,像是勾手指头一般弯了弯草尖,对秃顶鹤进行挑衅。

    看到这一幕,王腾忍不住嘴角一抽,这几株剑心草的灵智,竟然高到这种地步吗?

    竟然还懂得挑衅!

    同时,王腾看了一眼秃顶鹤,见秃顶鹤此刻灰头土脸,狼狈不已,从地上爬起来后,也不去理会那几株挑衅它的剑心草,蹲在王腾脚边画圈圈。

    太扎心了。

    竟然被几株药材狂虐。

    此刻秃顶鹤有些怀疑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