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修罗剑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94章 唐月出关

    夜无常顺利成道,一举迈入大帝六重天巅峰,虽然没有王腾那般夸张逆天,但是也打破了神荒大陆以往的记录。

    灵泉宝地神盟,接连涌现出两尊可怕的妖孽奇才,这让不少势力动容,对灵泉宝地的忌惮程度直线攀升。

    因为,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灵泉宝地神盟的实力,已经超越了中州那些传承了无尽岁月的古老势力。

    便是顾家这等顶尖上古势力,也不可能有神盟的底蕴深厚。

    毫无意外,夜无常此番成道,引发了至尊皇劫,以他一步六转大帝巅峰境界的实力,这种至尊皇劫自然不可能对他造成威胁。

    便是王腾的气息烙印显化在夜无常的至尊皇劫中,也未必能对他造成太大的威胁。

    王腾成道时的气息烙印自然是强大的,但再强大也终归只是一缕气息烙印而已,并非真身,实力终究是要打折扣的。

    夜无常六转大帝巅峰的修为境界,本身底蕴也不凡,王腾成道时的气息烙印自然不可能对其造成太大威胁。

    但若是换做其他人,王腾的这一道气息烙印,恐怕便是其致命的劫难了。

    成道后,夜无常便直接返回了灵泉宝地。

    楚煌找上夜无常,让夜无常琢磨自己的帝号,届时可以与王腾一同确立帝号,昭告天下,点亮天道锁链。

    夜无常点头应下。

    “轰隆!”

    便在这时,灵泉宝地深处的某一座修炼秘境,突然之间凤舞九天,神光如瀑。

    “啾!”

    一声嘹亮的凤鸣之声,啸动山河。

    有一道淡蓝色的冰冷剑光冲天而上,冻结虚空,然后一下子碎裂开来,虚空中顿时出现一道巨大的漆黑裂缝。

    虚空碎片湮灭。

    不多时,一道身材高挑的女子,其面色清冷秀丽,眸若冰霜,如广寒仙子一般,从灵泉宝地深处的修炼秘境中走出。

    夜无常目光一凝,并未开口,只是远远冲着唐月拱了拱手。

    “你已经成道了?”

    唐月感受到了夜无常身上已经完整的帝威,同时感受到其修为上带来的压迫感,清冷的眸光微动。

    夜无常点头。

    唐月环顾四方,没有看到王腾,广寒仙子一般清冷的眸子当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异色:“师弟呢?”

    “公子已经成道,以至尊铺路,如今是八转大帝巅峰修为,在闭关参悟剑道,再有半个月后,公子就会出关,确立帝号。”

    楚煌也目光一凝,冲着唐月说道。

    他心中震惊,从唐月身上感受到了一股莫大的压力,不弱于此前的夜无常。

    这意味着,唐月此番若是证道,多半也能以七转大帝铺路证道!

    尽管他跟在王腾身边也已经有了一些时日,对于唐月等人也都有了一些了解,但是此刻依旧忍不住震惊,公子身边的这些追随者,究竟都是一群怎样的妖孽?

    一个夜无常还不够,此番出关的唐月,俨然也有那种可怕的无敌潜质。

    听到王腾的消息,唐月美眸微动,不由得抿了抿嘴。

    她当然知道王腾证道不会是简单,但是也没有料到王腾竟然会以至尊证道。

    “你此番出关,应该也是要证道了吧?你打算以什么层次的强者铺路证道?”

    楚煌开口问道。

    唐月很想以至尊铺路证道,但她清楚,以她现在的底蕴,要以至尊铺路证道,还差了一些,以八转大帝证道倒是有些把握,但王腾如今就是八转大帝巅峰的境界,她要以八转大帝证道显然就不太现实了。

    “我以七转大帝证道吧。”

    最终,唐月开口说道。

    楚煌闻言苦笑,以七转大帝证道就已经很了不起了好吗?

    但这样一副不太满意的样子是不是太扎心了?

    昔年只是同辈证道无敌的楚煌感到很心累。

    不过这也没办法,昔年楚煌成道的时候,古之大帝根本还未回归,而且他当时也并未掌握古法,也就是万物呼吸法。

    便是想要以古之大帝证道,也没有机会。

    不远处,南宫荨也秀口微张,看着唐月心中同样吃惊不已。

    她没想到,眼前那个女子,竟然也要以七转大帝证道!

    而且,这个女子还这样漂亮惊艳,从容貌上来说,丝毫不逊色与她,只是看上去性格似乎有些冷淡。

    “她也是公子的追随者吗?”

    南宫荨向秃顶鹤问道。

    秃顶鹤惬意的嚼着天材地宝,听到南宫荨的话,含糊不清的道:“她是公子的师姐,嗯,未来很可能会是我的主母!”

    “?”

    听到秃顶鹤的话,南宫荨先是一怔,随后心生警惕。

    秃顶鹤的话,让她心中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危机感。

    眼前那个身材容貌丝毫不逊色她的气质女子,竟然是王腾的师姐!

    南宫荨目光闪烁。

    远处,唐月心生感应,目光扫了一眼容貌出众,媚态天成的南宫荨,微微蹙眉:“此人是谁?”

    楚煌侧目看去,心中隐隐预感不妙,硬着头皮道:“公子带回来的剑侍。”

    “剑侍?”

    唐月蹙眉,她很清楚王腾不是那种会让人服侍的人,不可能无缘无故找一个剑侍。

    “是南岭皇族飞鹏族的公主,具体什么情况……这个我也不知,仙子可以等公子出关后,问公子……”

    楚煌补充道。

    “飞鹏族的公主?”

    唐月黛眉弯弯,远远看了一眼南宫荨,她虽然性子清冷,但是并不代表她心思就很简单。

    从对方看待自己时眼神中那透露出来的一丝敌意,唐月心中就已经猜到了一些什么。

    “师弟不是贪恋美色之人,绝不会主动收揽这样一个剑侍。”

    唐月心中想到。

    远远看了一眼南宫旭,便移开了目光,没有将其放在心上。

    从当初在星武学院的时候,她便已经认识了王腾,没有人比她更了解王腾。

    她相信王腾,绝不是贪恋美色的人,不过看情况,这个女人对王腾却似乎是有所想法。

    而对此,唐月反应很平静,因为她深知自己师弟就是根木头疙瘩,自己跟在其身边这么多年,尚且不能令其开窍,对方终究会是白费功夫。

    性子冷清的唐月,并没有要去针对南宫荨的念头,而是径直出了灵泉宝地,打算行证道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