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修罗剑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142章 目瞪口呆

    第2142章

    面对慕寒的凌厉攻势,王腾却是不慌不忙,淡定无比。

    一如半年前那般,王腾只是平静的伸出两指,对着慕寒那斩落下来的神剑一夹,便将其那威势滔天的一剑从容的化解与平息。

    “看来这半年时间过去,你似乎也并没有多少长进,这口神剑,我就收下了。”

    王腾微微一笑,弹指一震,一股强大的力道顺着剑身反馈回去,瞬间震裂了慕寒的虎口,并且那一股霸道无比的力量,并不就此罢休,顺着其手臂,震荡在其胸口,将慕寒震飞回去。

    慕寒顿时瞳孔一缩,眼神中满是不可思议。

    他此番之所以敢向王腾出手,就是仗着自己这半年之中略有机遇,实力大有精进。

    却没想到,这样的情况之下,自己竟然依旧不是王腾的对手,依旧被对方一如半年前八班轻易的击溃镇压。

    “上,一起上,给我杀了他!”

    慕寒羞怒至极,在远处稳住身形,双目赤红,冲着那两名同伴开口。

    那两名先前与慕寒一起交谈的仙朝弟子,显然也都不是寻常之辈,同样都是这南明洲仙朝分舵,年轻一辈弟子之中的佼佼者。

    两人听到慕寒的话,相视一眼,随后纷纷拔剑斩向王腾,神情微微有些凝重。

    慕寒也压下伤势,再度杀了回来,接连的溃败,让他彻底恼怒,有些失去理智。

    “杀!”

    三人齐齐杀向王腾,威势惊人,气势冲天。

    四周不少仙朝弟子见状纷纷面色微变。

    “是慕寒,张林与肖寒他们,那家伙……似乎是半年前击溃慕寒,让慕寒吃了大亏的那个人,他竟然还安好,而且又与慕寒发生碰撞,不过这次慕寒联合张林与肖寒二人,那小子只怕惨了。”

    附近有仙朝弟子惊呼道。

    显然对于张林与肖寒二人的实力,也都是有所了解,甚至是对其还有些忌惮。

    “小子,纵然你实力再强又如何,我就不信你一个人还能在我们三人联手之下,翻出浪花来!”

    慕寒红着双眼,杀意腾腾的扑了上来。

    感受到慕寒身上那强烈的杀意,王腾不由得皱了皱眉,原本并没有什么兴趣与对方纠缠的王腾,此刻被这杀意刺激,也不由得有些动了杀念。

    他眼神微冷,就在他打算出手迎击三人,将三人干脆镇杀的时候,远处却是忽然传来一声怒斥:“住手!”

    听到这个声音,王腾目光顿时一动,压下了出手的念头。

    他抬头看去,就看到远处一道神光激射而来,威严凛凛,赫然是慕辰。

    “爷爷。”

    听到慕辰威严的声音,慕寒也立即听了出来,止住了身形。

    张林与肖寒二人见状自然也是老实下来。

    毕竟,慕辰可是这南明洲仙朝分舵的大长老,实力强悍不说,本身的权势与地位,也不是他们小小弟子能冒犯的。

    “爷爷,你来得正好,此人就是当初我与您提起过的那个挑衅我慕家的家伙!”

    “爷爷你快惩治他,我慕家的威严岂能容此人冒犯与践踏!”

    见到慕辰到来,慕寒立即心中一喜,连忙迎了上去,冲着慕辰道。

    说着,慕寒还伸手指向王腾。

    见这一幕,王腾不由得神情古怪,好整以暇的看着慕寒向慕辰告状,以及对自己泼脏水。

    “慕长老来了,那小子彻底完了!”

    “听说慕长老最是护短,对慕寒宠溺包容至极,正是因为有慕长老撑腰,所以许多师兄才会处处忍让慕寒的嚣张!”

    “以慕长老护短的性子,这小子此番铁定要遭殃了。”

    四周那些观望的仙朝弟子,见到慕辰赶来,顿时纷纷面色微变,随即看向王腾的眼神中明显多了几分怜悯同情之色。

    “啪!”

    然而,就在所有人一脸怜悯与同情之色看着王腾的时候,一个清脆响亮的巴掌声,却是忽然响了起来,传入众人耳中。

    众人顿时微微一呆,循声看去,却见正朝着慕辰告状的慕寒,竟然被慕辰扬手一巴掌抽飞了出去,脸上浮起一个高高的巴掌印,嘴角更是浮起一丝血迹。

    “逆子!分明是你挑衅人家在前,还敢扭曲事实,向这位公子泼脏水,我慕家忠肝义胆,正气凛然,怎会生出你这么一个混球!还不快给我向这位公子赔罪道歉!”

    慕辰一巴掌抽飞慕寒的同时,冲着慕寒破口大骂,满脸寒霜的训斥道。

    “……”

    四周观望的仙朝弟子见到这一幕,一时之间纷纷大脑宕机,愣在原地。

    发生了什么?

    他们没看错吧?

    护短的慕长老,面对自家孙儿受挫,不但没有如往常一般,教训对方,反而是当场狠狠的教训起了自家孙儿?

    被抽飞出去的慕寒也傻眼了,呆住了,看着慕辰的眼神中满是茫然。

    爷爷,你不爱我了么?

    我是你的亲孙儿啊。

    你不是最疼我的,最护短的么,现在我被人接连镇压教训,你不给我出气,怎么还打我?

    “看什么看,发什么呆!还不快给我向这位公子赔罪道歉!”

    慕辰目光一寒,一脸威严的瞪着慕寒,张口冷叱道。

    “爷爷,你……”

    见慕辰脸色冰寒,慕寒顿时打了一个哆嗦,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爷爷对自己发怒,第一次被自己爷爷这样训斥。

    正想再说些什么,却见慕辰眼中的寒意更盛,甚至还有要再次出手教训他的意思,慕寒顿时吓的身形一颤,只好忍下心中的无穷怒火,诸般不甘,以及无边的憋屈,冲着王腾咬牙切齿道歉道:“对不起!刚才是我冒犯了。”

    “啪!”

    “没诚意,重新道歉!”

    慕寒话音刚落,就被慕辰一巴掌拍脑门上,将他拍的一个踉跄,险些摔了个狗啃泥。

    慕寒顿时委屈得都快哭了,但迫于慕辰的威严,只好服软道:“ 我错了……”

    “还有你们两个,怎么,要本长老执行处罚吗?”

    慕辰冰冷的目光又落到张林与肖寒两人身上,冷冷的道。

    张林与肖寒二人也顿时背脊生寒,头皮发麻,见慕寒都屈服在慕辰的威严之下,他们本身与王腾就没有恩怨,此刻自然是不会硬撑,连忙跟着道歉。

    “……”

    四周众人看着这一幕,纷纷目瞪口呆,只感觉脑袋里一团浆糊,这……啥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