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修罗剑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144章 你完了

    第2144章

    慕寒顿时绝望了,被自己爷爷亲手拎了回来,要让王腾将他度化。

    他做梦都想不到会发生这样荒唐的事情。

    此前他还打算要找王腾报仇呢,结果现在却发现,自己的爷爷竟然都已经被对方度化了,如今更是亲手镇压他,要让王腾将他度化。

    面对这样的情况,王腾自然不会茫然无措,如今慕寒已经知道了他与端木荣昌以及慕辰之间的关系,若是不将其控制起来,无疑会是一个麻烦。

    想到这里,王腾也不迟疑,看着被慕辰拎回来的慕寒,当即施展度人真经,将其度化。

    慕寒只有神君巅峰大圆满的修为,虽然与王腾是同等境界,但底蕴远不如王腾深厚,度化起来比起度化的慕辰的时候,要轻松得多。

    仅仅只是短短的几个呼吸之间,王腾便顺利的将慕寒度化了。

    “阿弥陀佛,公子不计前嫌,点化于我,让我得以看清自身罪孽,我愿永世皈依追随公子,偿还罪孽……”

    遭到度人真经的度化,慕寒的神态立即变得恭敬起来,冲着王腾一脸恭敬的说道。

    随后慕寒又冲着慕辰端手道:“多谢爷爷指点,让我明白什么是真正的光明,令我得以悬崖勒马,皈依公子……”

    一旁的端木荣昌再次见到度人真经的威力,心中依旧难以平静,不由得掀起波澜,对这度人真经愈发的忌惮。

    这度人真经的洗脑能力,简直堪称无敌之法,太可怕。

    王腾没有废话,压下其身上的佛性佛力,让其与平常看上去别无二致。

    随后王腾就不再此事上面多做纠缠,开口道:“我闭关的这段时间,可曾发生什么事情?秃毛那家伙,可还安宁?”

    王腾坐到宝座上,端起一杯茶轻咄一口,目光看向端木荣昌。

    听到王腾问起秃顶鹤,端木荣昌顿时面色尴尬,有些支支吾吾,不知道该怎么说。

    总不能说公子闭关后,我时刻防备那只秃毛家伙,随后终于找到机会,趁着那家伙醉倒,又给它灌下几口千年醉,令其现在还未酒醒?

    “怎么,有话就说,有什么好支支吾吾的?是不是秃毛那家伙,将你这南明洲仙朝分舵的宝库给盗走了?”

    “我就知道这家伙不会这么老实,你也不必担心,既然你是为我办事,那就是自家人,这宝库我会让它还回来。”

    王腾面色一沉,开口说道。

    端木荣昌汗颜,连忙道:“没没,宝库还在,宝库还在……”

    “嗯?”

    王腾闻言顿时微微诧异,随即皱了皱眉:“秃毛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老实了?”

    随即注意到端木荣昌欲言又止,王腾目露异色:“到底发生了什么,说!”

    “噗通!”

    端木荣昌立即“噗通”一声跪倒下来,冲着王腾请罪道:“公子恕罪,属下担心那秃毛鹦鹉打我南明洲仙朝分舵宝库的主意,趁它醉酒,给它灌下了千年醉,它现在还未酒醒……”

    “属下有罪,请公子责罚。”

    端木荣昌顿时忐忑道。

    “……”

    听到端木荣昌的话,王腾顿时惊呆了:“你……趁它喝醉,给它灌下了千年醉?”

    他也听说过千年醉这种酒,连神王饮上一口都要醉倒千年,这种酒,自然是颇有名声的。

    端木荣昌将头埋得更低。

    王腾不由得嘴角微抽,他之前闭关之时提醒端木荣昌看紧宝库,却也没有想到,端木荣昌竟然会忌惮秃顶鹤到这个地步,竟然偷偷给其灌下千年醉!

    王腾更没想到的是,以秃毛这家伙的精明,竟然会在端木荣昌手中翻车。

    见端木荣昌一脸惶恐的样子,王腾深吸口气,道:“行了,起来吧,秃毛在什么地方,带我过去。”

    “多谢公子恕罪。”

    见王腾并未怪罪,端木荣昌心里方才立即松了口气,连忙领着王腾朝着潜心院走去。

    看着长舒了一口气的端木荣昌,王腾却是不由得嘴角微抽,这家伙,还不知道自己此举究竟给他自己招惹了怎样的麻烦。

    秃顶鹤跟随他这么久了,他对秃顶鹤的脾气也是非常的了解的,这家伙可是相当记仇,这次在端木荣昌手里栽了这么大一个跟斗,这家伙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肯定会想办法报仇。

    来到潜心院中。

    “嘶嘶嘶……”

    “公子。”

    已经醒过来的赤鳞龙蛇与罗生睺立即迎了上来。

    它们并未被灌下千年醉。

    至于秃顶鹤,此刻还躺在地上呼呼大睡,依旧没有要醒过来的样子。

    冲着赤鳞龙蛇与罗生睺点了点头,王腾走入院中,来到秃顶鹤面前,看着呼呼大睡的秃顶鹤,王腾不由得托起下巴,心中却是微微有些诧异。

    这家伙,竟然真的醉到现在还没醒?

    “解药。”

    王腾没有多想,开口说道。

    端木荣昌立即上前,将千年醉的解药灌入秃顶鹤口中。

    解药入口,秃顶鹤缓缓的睁开眼睛,醒了过来,朦胧的视线中,浮现出了王腾等人模糊的身影。

    揉了揉眼睛,秃顶鹤坐起身来:“公子,你出关了……”

    “唔,头好昏,头好痛,这羽化宗的千秋业酒,鬼谷山的雾影明泉,好大的劲儿……”

    秃顶鹤使劲晃了晃脑袋。

    王腾闻言不由得嘴角微抽。

    旁边端木荣昌一脸尴尬,冲着秃顶鹤拱手告歉道:“那个……秃毛大人,此番多有得罪……”

    端木荣昌竟然主动向秃顶鹤道歉告罪,王腾在一旁都听蒙了,随后嘴角一抽,好家伙,你竟然还敢在这家伙面前吐露真相?

    “什么?你竟然趁我不备,给鹤大爷我灌下千年醉,害得我醉到现在?”

    果然。

    原本还根本无所觉的秃顶鹤,听到端木荣昌的话,顿时炸毛了,立即伸长了脖子,目光不善的盯着端木荣昌。

    “大意了,鹤大爷我纵横天下,没想到这次竟然会栽在你手上,你居然还敢在鹤大爷面前提起此事,这是对你鹤爷爷的挑衅!

    “你竟然敢算计你家鹤大爷,你完了我跟你讲。”

    秃顶鹤气呼呼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