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修罗剑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147章 古立松的麻烦

    第2147章

    “嗯?古立松?”

    王腾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目光落到被那顽冥派的神王修士震得现身的古立松,不由得微微一愕,一眼就认出古立松来。

    虽然,古立松略微改变了自己的容貌,但是王腾拥有心眼,而且元神境界现在已经是达到了斩物境,足以窥破虚妄。

    “他果然上界了,而且竟然还修炼到了神君初期,气运果然不凡。”

    王腾摸着下巴,心中沉吟。

    “小子,你是何人,潜伏在我顽冥派的驻地,究竟有何目的?”

    顽冥派的那名神王修士盯着古立松,语气冷冽的道。

    “误会,我只是一介散修,听闻此地有古迹现世,所以前来撞撞运气而已,因为没有背景,所以只好潜匿身形,绝无他意。”

    古立松立即摆手解释道。

    同时,他心中很疑惑,因为他的潜匿之法,也是非比寻常,在此地潜匿了这么久,就算是神皇境界的强者,都没有觉察到他。

    没想到此番竟然会被一个神王境界的修士发现,对方竟然恰好修炼了一种异瞳,冥眼。

    自己这未免也太倒霉了一些。

    “是么?散修?”

    顽冥派的这名神王皱了皱眉,仔细打量了古立松一番,有些相信了古立松的话。

    主要还是因为,在他眼中,古立松的修为还是有些低了。

    区区神君初期的修为,在眼下这片区域,实在是太低了。

    顽冥派的其他强者却是目露异色,一名神皇境界的强者盯上了古立松,道:“区区神君初期的修为,竟然能悄无声息的躲藏在本座的眼皮子底下,而不被发现,你所掌握的潜藏隐匿之法,倒是有些特别,我很有兴趣。”

    明威神皇指尖敲动,对古立松的潜藏隐匿之法似乎有些动心。

    古立松顿时面色微变,随即笑道:“晚辈也是侥幸习得这门隐匿之法,前辈若是有兴趣,晚辈可以分享给前辈。”

    明威神皇点了点头:“你暂时就留在我顽冥派吧。”古立松松了口气,总算是度过去了。

    这顽冥派乃是南青州的势力,底蕴不浅,眼前这个顽冥派驻地,就有足足九位神王,还有一尊神皇境界的强者,也就是这个明威神皇。

    别说是古立松,就是王腾若是不算上地魁,罗生睺等底牌,单论个人战力,要应对起来也不会轻松。

    因此古立松也只能暂时示弱。

    然而就在古立松暗暗松了口气,认为总算是度过了眼前危机的时候,却是有仙朝的人目光微动,朝着古立松走了过去。

    是南青州仙朝分舵的人。

    “明威道友。”

    南青州仙朝分舵,一名长老冲着明威神皇打了个招呼。

    明威神皇对仙朝的人,自然不敢怠慢,哪怕这名长老只有神王巅峰大圆满的修为,明威神王依旧还是要给几分薄面,与之拱手对了一礼。

    “原来是钱长老,钱长老这是……”

    明威神皇看着带着一队仙朝弟子过来的钱长老,眼中露出一丝诧异之色。

    “呵呵,例行公事,还请明威道友行个方便。”

    钱长老扫了古立松一眼,冲着明威神皇开口说道。

    明威神皇看了一眼古立松,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仙朝不遗余力的搜捕一个通缉犯,这件事情顽冥派自然不可能不知道。

    南青州的仙朝分舵,为了寻找那个通缉重犯,几乎是将整个南青州都给掀翻了过来。

    而且,最近南青州仙朝分舵,更是对各大门派的内部都进行了清查。

    当然,主要是传令给各大门派,让各大门派自己对内部进行清查。

    主要是因为,插手其他门派的内部,实在是有些犯忌讳。

    如果只是插手一两个门派,倒也没什么,但是大肆插手,很可能会引起各大门派的反弹,引发一些麻烦出来。

    所以南青州仙朝分舵,只是传令下去,让各大门派自己清查,然后报告清查结果。

    不过,对于散修,仙朝的人一旦遇到,基本都会进行清查。

    当初王腾初入南明州的时候,沿途遭遇到仙朝弟子,也受到了严格的筛查与盘问。

    看到南青州仙朝的人过来,古立松心中顿时暗暗一凛。

    自从上界而来后,他已经不止一次与仙朝的人打交道了,因为其没有清晰的身份与来历,所以曾被当做是重点怀疑对象,被当成是王腾,遭受过不止一次的追杀。

    “你刚刚说你是散修?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

    钱长老与明威神皇象征性的客气寒暄了几句,随后便将目光落到了古立松身上。

    其双目如刀,锋锐而犀利,盯着古立松,身上散发出一股强大的威压,企图对古立松进行心灵上的震慑,对其造成心理上的压力,好叫其能如实回答他的问题。

    古立松面色变换,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自己明明都已经逃到了这般偏远的极南之地了,确实依旧摆脱不掉仙朝的人。

    “嗯?本座在问你话,你是听不到么?”

    见古立松沉默,钱长老顿时目光一盛,言语明显严厉了几分。

    古立松额头上隐隐有冷汗浮现,他感觉自己这次是真正倒霉透顶了,很可能要栽在这里。

    若是他不能给出一个合理的答案, 到时候他要面临的,绝对不止是眼前这些男青州的仙朝修士,还有在场的其他修士,也绝对不会作壁上观,多半也会对他出手。

    毕竟,他可是很清楚,仙朝对那个姓王的王八蛋,所发布的悬赏通缉令,那其中的悬赏奖励究竟有多丰厚。

    若他此刻无法完美对答钱长老的盘问,到时候他很可能会被人怀疑是那个仙朝通缉的王八蛋, 各方修士必定会抢着对他出手。

    他深吸口气,表面上尽可能保持镇定,道:“我叫古青松,来自南林洲。”

    “南林洲?”

    “南林洲的修士,怎么会来到我南青州与南明洲的交界处?”

    钱长老目光凝视着古立松,显然不信。

    古立松磕磕巴巴,答不出来,总不能说自己是受到南林洲仙朝修士的追杀,所以想逃得偏远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