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斩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百零五章 沈一航

    就在她漂亮的脸颊上,四道通红的指印十分清晰,甚至这一巴掌打得太用力,扯到了耳朵,耳根处竟有少许的血丝。

    “妈的!”

    我用手背轻轻碰了碰她被打的位置,问:“疼吗?”

    “嗯。”

    沈明轩眼圈一红,眼泪都快掉下来了,飞快的拿开我的手,小声道:“没事,没事了,不要让林夕和如意知道,已经没事了……”

    “到底是谁?”

    “你别管,真的没事了。”

    她用力的摇摇头,转身就进了房间,“啪嗒”一声关上门,并且反锁了。

    ……

    就在这时,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中,林夕下线了,取下头盔之后挽了挽秀发,一双美目看着我,道:“刚才我听见你和明轩的说话了,怎么回事啊?”

    “沈明轩被人打了。”

    我皱眉道:“耳根都出血了,也不让我问,自己把自己关进房间里了。”

    “啊?”

    一旁,刚刚下线的顾如意咬着牙:“什么人啊,竟然敢打我们沈明轩?”

    “不知道。”我摇摇头。

    “真是越来越过分了……”林夕秀眉轻蹙,美目中露出一丝怒意。

    “林夕,你知道?”我问。

    她摇摇头:“不是很清楚,先见到明轩再说。”

    说着,她站起身,来到沈明轩的房门前敲敲门:“明轩,我是林夕,开门吧,我们谈谈,你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也不是办法。”

    “吱呀……”

    沈明轩很听话,开了门,让林夕、顾如意和我进了房间,她的房间里黑漆漆的模样开灯,好在客厅里的灯光照了进来。

    “到底怎么回事?”

    林夕牵着她的手,跟沈明轩一起坐在床边,声音说不出的柔和。

    沈明轩沉默,只是低头坐在那里,没有话说。

    “他现在已经这么变本加厉了吗?竟然敢对你动手了,是吗?”林夕皱着眉头,道:“说话,到底是不是他?”

    “嗯……”

    沈明轩轻轻点头。

    “到底是谁?”我一头雾水。

    林夕眉头紧锁,看了看我和顾如意,道:“之前可能没有跟你们提起过,沈明轩还有一个哥哥,叫沈一航,住在相城那边,这个沈一航从小就游手好闲,大学毕业之后甚至迄今没有一份工作超过半年过,他欠下了不少外债,一直有找沈明轩要钱。”

    顾如意一愣,道:“难怪明轩上个月刚刚领了工作室的工资没几天就开始哭穷了……”

    “对不起……”

    沈明轩幽幽道:“这件事……我也不想弄得大家心情不好,但是他今天就跟疯了一样,说下个月再不还钱的话,人家就要他一根手指头,一个月一根,砍完为止,我给的钱根本就不够零头,他冲我发火,我也冲他发火,可我力气没有他大,所以打输了……”

    我哭笑不得:“你这家伙这时候还跟我们开玩笑?”

    她噗嗤一笑,随即又摸摸自己的脸蛋,道:“阿离刚才看过了,会不会毁容?”

    “不会。”

    “那就好。”

    “还是看看怎么解决这件事吧。”

    林夕秀眉轻蹙,道:“一直让他骚扰你的生活,这始终不是一个办法,明轩,你哥到底欠了人家多少钱,你给我们一个数目。”

    “他说……好像是一百七十多万。”

    “一百七十多万?”

    我皱了皱眉:“那确实不算少了。”

    一旁,顾如意一双美目看了看我,小心翼翼的说:“陆离?”

    “嗯,如意,什么事?”

    她抿了抿红唇,道:“要不,我和林夕,还有明轩,三个人联名向你打一个欠条,你先拿出一百七十多万,帮沈一航把钱还清了,这样的话,他以后就不会打扰明轩,这些钱,我们三个一起打装备打物品慢慢还你,可以吗?”

    “如意,你太善良了,但这也的善良并算不上是什么好事。”

    我看着她,沉声道:“一百七十多万对我而言只是九牛一毛,我一个人出了也无所谓,但问题的关键是,他打了沈明轩,他凭什么打沈明轩?他以后再打,怎么办?”

    “陆离。”

    林夕转过身,拉了拉我的手,道:“你是工作室里唯一的男人,也更有主见一点,这件事你觉得应该怎么处理?”

    “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

    我淡淡道:“我的建议是不必帮他还债,沈明轩,你哥哥犯的错你有什么义务去承担?即便是我们帮他还钱,也要搞清楚他为什么会欠下这么多的钱,不是吗?”

    “嗯。”

    沈明轩坐直身躯,在黑暗中幽幽说道:“他之前说,跟一个朋友合伙做海鲜生意,门店、装修全都搞定了,进货渠道什么的也都花了不少钱,但后来那个朋友突然消失了,店面的声音也黄了,一下子赔了一百多万,再加上为了开店借的小额贷款,七拼八凑,就欠了一百七十多万了。”

    “那以前呢?”

    我问:“以前他就没有从你这里拿过钱吗?”

    “有。”

    沈明轩抿了抿红唇,美目中透着淡淡的怒意,道:“之前都是每个月从我这里拿个五千、八千之类的,我自己也没多少钱,不给的话他就闹,甚至还威胁要去卖掉爸妈养老的那套房子,爸妈到现在都还对这些事一无所知,我没办法,只能自己赚一点给他一点了。”

    “哼……”

    林夕嘴角一扬,露出一抹带着嗔意的笑容,道:“我记得年前的一次,他甚至建议你去夜总会上班的吧?哼,什么东西……”

    “这么说,就是劣迹斑斑了。”

    我靠在墙上,双臂抱怀道:“很显然,他压根就没有做过什么生意,这些钱也都是他这些年欠下的债滚雪球产生的巨款罢了,这种不争气的东西,你今年帮他把一百七十万还了,他明年就能再给你欠下一百七十万,没有尽头。”

    沈明轩美目微红的看着我:“陆离,他身边有什么朋友,过着什么生活,我都不是很清楚,你觉得我该怎么办?”

    “以后别再给他钱了。”

    我皱了皱眉:“这样不但害了你自己,也让他更加的肆无忌惮了,你把他的微信推送给我,我帮你查查你这个哥哥到底有多少劣迹斑斑。”

    “我……”

    沈明轩拿出手机,却又迟疑住了:“你要加他,帮我出头吗?我之前听说他跟一群混混住在一起,我担心会对你不利……”

    “我不加他。”

    看着沈明轩,我不禁失笑:“我觉得我要查一个微信号,必须加他才能查吗?”

    “推送吧。”

    林夕深吸一口气,笑道:“陆离,我想看看你怎么查,可以吗?”

    “可以。”

    我看了眼手机,那个微信号已经推送过来了,于是一扬眉,道:“都来我房间吧,我们一起看看沈明轩的这个哥哥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嗯!”

    ……

    我的房间,星眼已经启动,全系系统的光辉在房间里运行着。

    林夕坐在我一旁的椅子里,我则坐在机器前方,沈明轩、顾如意坐在我的床上,一起盯着前方的操作界面。

    “星眼,帮我查查这个微信。”

    我一抬手,将沈一航名为“扬帆远航”的微信号发送给了星眼,就在一秒钟后,星眼以机械女音说道:“该账号使用位置已锁定,目前处于苏州市相城区,是否开始调查。”

    “不必。”

    我摇摇头:“调取半年内他的聊天记录。”

    “是!”

    不久之后,眼前的全系影像里“唰唰唰”的腾空而出至少数十页记录,每一条意味着与一个好友的对话记录,其中,第一页里有一条就是与沈明轩的聊天记录总览,我看了眼沈明轩,道:“你这条,我就删掉了?”

    “嗯……”

    她轻轻点头,毕竟这涉及到了她的隐私,至于沈一航的隐私,在这种情况下可能就已经不重要了。

    第一页,聊天记录一一打开,全都是他撩妹的通话记录,各种露骨的话让人已经不忍直视了,以至于一旁的林夕皱了皱眉:“没有想到,这人居然比阿飞还人渣。”

    “嗯。”

    沈明轩也点点头,道:“我之前跟他的前女友聊天,对于他的这种劣迹斑斑或多或少的知道一些,这也是我一开始对渣飞就十分反感的原因。”

    我伸手一挥,再次查看了几行记录,发现与沈一航聊天的女人大部分照片都花枝招展,有的则浓妆艳抹,于是皱了皱眉,说:“星眼,数据查询一下,这些聊天目标有什么共同点?”

    “目标都在同一个地方借过充电宝。”

    “定位一下。”

    “相城区,****娱乐会所。”

    “……”

    一瞬间,似乎什么都已经明白了。

    我转过身,看着沈明轩,笑道:“摊上这么一个哥哥,你可真是晦气啊……”

    沈明轩努努嘴:“你快别说了,我已经很难受了。”

    “嗯。”

    我点点头,道:“但是,沈明轩之前也说过,自己给他的钱每个月也就几千块,这绝对不够支撑沈一航的高消费,这个****据我所知消费很高,人均2000-3000元这样,而沈一航的付款记录上,一个月至少去四五次,所以他一定还有别的收入来源。”

    林夕扶着我的椅子扶手,努努嘴:“别说话,继续查。”

    “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