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斩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百零八章 一个狠人

    龙域西侧,大雪纷飞。

    胯下的千里明月驹不时的打着响鼻,似乎在回应着这彻寒的天气,而身后则是两万名精悍的龙域甲士,每个人都骑乘着战马,一身甲胄,马背上驮着各种物资,以及悬挂着长枪与盾牌,雪幕中,前后相连数里,就这么行走于一片冰天雪地之中。

    “吼吼~~~”

    头顶上方,一头头巨龙掠过,就在龙爪下方拖曳着一门门重炮以及装满炮弹的木箱,巨龙运输队已经提前过去了,而我们这行人大约在一小时后抵达边境,对我而言这个SSS级主线任务已经不再是杀怪这么简单了,而是一场指挥与磨砺,身为龙域上层的一员,这恐怕也是我以后必须要承担的。

    ……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着,半小时后,离开了雪域,天空也立刻放晴了,两万铁骑开始在平原地带上疾驰起来,激起了漫天的尘埃,而就在又半小时后,大地图上,我们已经抵达了龙域地图的边缘,就在正前方,大地图上有两柄剑交叉的图案,显示这里正在发生着一场战争。

    狼爪谷地,到了。

    在这片地图上,龙域和半人马部落的分界是一条河谷,将大地图一分为二,而狼爪谷地就是这条河谷的狭长区域,双方的驻军相当接近,尚未进入狼爪河谷,就能看到高地平原上龙域的另一支驻军了。

    “笃笃笃~~~”

    马蹄声中,两名手持龙域战旗的士兵簇拥着洛克依德疾驰而来。

    “七月流火大人!”

    洛克依德相当的客气,道:“这次,云月大人已经点名你为边境战场的最高指挥官了,属下必定全力配合你的指挥!”

    “多谢!”

    我点点头,道:“传令扎营吧,龙域的两支军团合并在一起,就在高处的平地上扎营,洛克依德大人,你跟我去巡视一下战场。”

    “是,需要带近卫军团吗?”

    “不必,我们两个人去就行了。”

    “是!”

    ……

    于是,一群龙域甲士全部留在平地上忙碌扎营起来,而我则一拽缰绳,带着千里明月驹就冲向了河谷,身后,洛克依德也一声叱呵,策马跟随而来,这位身高至少三米的蛮荒甲士,就连战马也比别人的要大一号,一身铁铠铿锵作响,虽然是龙域的后勤官,负责为巨龙寻觅肉食,但洛克依德显然是全能的,不但能负责后勤,边境战事也一样能指挥。

    只不过,显然师姐更加信任我,所以让他当了我的副官,说到底,洛克依德虽然在人族阵营生活了许多年,但血液中流淌着的是蛮荒一族的血统,遇事很容易“上头”,担任一个先锋大将还行,统筹整个战局的话就显得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一路疾驰到了河谷前方,目光一扫,河谷到了这一段开始变得十分“拥挤”,连续五道发夹一般的急弯纵横在大地之上,形成了犹如狼爪一般的五道尖尖的河滩,距离对岸只有一跃的距离,这也是导致双方交火的原因。

    就在不远处,伴随着一声低吼,一名绑着碎辫的半人马战士手握长矛,一跃而上,站在了河滩的高地之上,冲着我们就是一声低吼:“该死的人类,滚出狼爪河谷,这里不是你们的疆域!”

    紧接着,越来越多的半人马战士出现,一个个冲着我们怒吼,脸上的青筋都爆出来了,其中还有一个身穿铠甲、肩膀上佩戴三枚银色将星的半人马战将,手中一柄血色战斧对着我们一扬,怒吼道:“龙域的人类,你们给我立刻滚蛋,否则的话,我们半人马部落必定踏平河谷,将你们的营地撕碎!”

    “放肆!”

    洛克依德一声低喝:“你们算是什么东西,敢这样对龙域的人说话?”

    我则皱了皱眉,道:“洛克依德,没必要跟他们打嘴仗,没有什么意义,多从他们的语言中捕捉我们需要的信息。”

    “是,大人!”

    就在这时,那手握战斧的半人马战将一脸狰狞的怒吼道:“还不滚蛋!?等到准将大人明天到了之后,你们恐怕想走都来不及了!”

    “没错!”

    一群半人马战士齐齐扬起战刃:“我们会将你们杀得一个不剩,走着瞧吧!”

    我不禁失笑,又看了一眼狼爪河谷的地形之后,道:“洛克依德,我们回营地吧。”

    “是,大人。”

    就在归去的途中,洛克依德一握拳,道:“这群该死的半人马,不但愚蠢,而且自大狂妄,竟然想向我们龙域宣战,他们是活腻了吗?对了,他们口中说准将大人,不知道是什么人,看来,明天半人马部落就要有动静了。”

    “未必。”

    我摇摇头。

    “哦?大人你什么意思?”洛克依德诧然。

    我语速缓慢的剖析道:“即便半人马部落的这些人都是笨蛋,但也不可能把军情直接说给我们听吧?再蠢也蠢不到这种地步,我想他们之所以这么说就是想让我们懈怠,觉得他们明天才会发起进攻,今天晚上咱们可以好好的休息一晚,但是实则上,他们今天晚上大概率会大举进攻。”

    “吓?”

    洛克依德一愣,眉头紧锁道:“大人你这么一说的话,确实好像是这么回事,我们怎么办?”

    “立刻回应,让大家吃饱喝足,天一黑就进入河谷两侧的山地里设伏,张开网等着他们,来多少杀多少,一个不留!”

    “可是……”

    洛克依德皱眉道:“狼爪河谷一共有五道狼爪,五个浅滩,他们都有可能从这些浅滩上涉水而过,我们的兵力只有三万人,根本没有办法在五个狼爪的两侧都埋伏重兵啊?”

    “只要埋伏中间的一个就可以了。”

    我有些无奈的看着他:“我刚才观察过了,两侧的四个狼爪谷地的坡度太高了,半人马部落的士兵靠的是四个蹄子,根本无法攀越那么险峻的地形,所以他们只能从中间坡度平缓的这条路夜袭我们,咱们只需要埋伏在这里就可以了。”

    “是!”

    洛克依德显得有些激动:“我们要准备什么?”

    “多准备一点铭纹箭就行了,先弓箭掩杀,然后铁骑冲锋,步步紧迫,让他们自乱阵脚。”

    “是!”

    ……

    深夜,寒风呼啸在河谷两岸,宛若鬼哭狼嚎一般。

    这里的夜晚不是一般的寒冷,不过埋伏在河谷两侧的龙域甲士们却一个个兀自一动不动,目光中带着紧张与期待,这群龙域甲士大约有一半经历过河东走廊之战,已经算是老兵了,但剩下的一半则是新兵,这应该是他们的第一场实战。

    “他们会来吗?”洛克依德问道。

    “应该会。”

    我心里也拿不准,提着匕首立于风中,开启着十方火轮眼看着远方,夜色中什么都没有,整个狼爪河谷空荡荡的一片。

    又等了大约20分钟之后,终于,远方传来了水声,水流的声音明显不一样了,甚至还有马蹄声,那是半人马战士在地面上行走的声音。

    “来了!”

    我微微一笑,终于放下心来,看来我之前的判断没错。

    不久之后,一道道身影出现在河滩上,紧接着沿着斜坡一路向上,大约三分钟的时间,整齐的半人马攻击阵型出现在我们的眼中,清一色的长矛兵走在最前方,这些长矛兵全部配备铠甲,甚至在战马身躯的前方也佩戴着专门设计的胸甲,最大限度的降低了半人马在冲击之中所承受的伤害,而他们手中的战矛则是对手的噩梦。

    一直以来,半人马部落就是依靠这种简单却相当有效的装备、战术赢得了一场场胜利,以至于他们兼并了不少族群的领地,在大地图的西境成为了一方霸主,已然强到了足以与人族、血色王庭抗衡了。

    伴随着成群结队的半人马军队进入我们眼前的谷地视野之中,洛克依德的神色中带着兴奋,道:“好家伙,看样子至少来了两万多人啊,河谷对面的守军一下子来了一半之多,啧啧,这是真的想一战之间灭了我们龙域守军吗?”

    说着,他看向我:“大人,我们何时动手?”

    “不着急。”

    我摇摇头:“把他们全部放进来之后再说,等他们全部进来了,洛克依德你直接带人冲下去,切断他们的后路,其余人从两翼进攻,前方有我们的人封堵,四面合围,先让他们尝尝铭纹箭的滋味,然后再近战斩杀,这一战我们的主要目标就是杀伤他们的有生力量,不必留情。”

    “是!”

    洛克依德的目光中掠过一丝骇然,道:“云月大人派你过来果然英明,可真是个狠人。”

    我微微一笑,示意他声音小点。

    ……

    眼前,月光洒落在河谷上,一大群密密麻麻的半人马战士铺成了一整片,恐怕比我们想象中的还有更恐怖一点,至少有三万兵力了,就在后排,一群半人马弓箭手殿后,当这些弓箭手也全部进入河滩之后,也意味着他们全部进入我们的伏击地了。

    “好了,开始吧!”

    我看了一眼洛克依德,笑道:“是时候让他们听到龙域的名字就战栗颤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