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斩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百三十九章 准名将之一

    人群络绎不绝进城。

    ……

    “兄弟们!”

    前方街道的尽头,一群披坚执锐的血色王庭士兵伫立,其中一人高高扬起剑刃,低吼道:“他们已经攻入郡城了,但我等身为国之将士,守城之责,有死无生!冲吧,这是我们的最后一战了。”

    “上!”

    我提着双匕首,再次召唤出千里明月驹,与林夕并肩走在队列的最前方,看到对方的阵容之后,马上一撇嘴,顿时清灯、卡路里会意,直接带着一大票一鹿铁骑冲杀了过去,转眼间就把对方仅剩的数千守军撕碎。

    “所有郡城的民众,你们听好了!”

    我骑在战马上,高高的将不息之风扬起,对着街道两旁民居的窗口处站着的平民大声喊道:“我们只想夺回人族北凉行省的故土,不想杀人,你们立刻举家搬迁,离开这座郡城,否则的话,杀无赦,要快,我没有多少耐心!”

    顿时,许多人动容。

    就在这时,一名身穿长袍的官员走上前,看起来无比孱弱,手握郡城城主的印绶,道:“大……大人,您真的会放过我一城百姓吗?”

    “是的,甚至连你也可以放过,立刻带着他们逃亡吧,血色王庭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我看了他一眼:“我给你一个半个时辰的时间,之后城内再有人的话,我会下令屠城!”

    “是,大人!多谢大人!”

    他连连作揖,随即振臂一呼,道:“王庭的子民吧,快点走吧,离开这里,我们去往别处寻找新的家园,他们说的对,血色王庭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快走啊,全体从西城门出去,我会带着大家一路前往别处,寻找新的生机。”

    到底是地头蛇,他的一番说辞之后,郡城里的民众一一拿起了包裹,跟着他出城了,转眼间四面八方到处都是郡城的民众出行。

    ……

    林夕牵着白鹿的缰绳,一双美眸中带着淡淡的疑惑:“咱们不是只想要征服血色王庭吗?这样是不是太狠了,直接把他们驱逐掉之后,这里就只剩下一片废土了。”

    “这还狠吗?”

    我看看她,失笑道:“轩辕应真实的命令是每过一座城池直接屠城,让血色王庭从这片大地上消失,这才叫狠。”

    身后,沈明轩提着战弓,道:“有这个必要吗?这样的话,恐怕血色王庭的人会拼死反抗吧?”

    “没用了。”

    我摇摇头,道:“血色王庭的国力已经被内乱完全消耗光了,这时候就算是奋死反抗也完全抵挡不住人族的铁蹄了,相反,人族皇帝雄心壮志,一开始就是想重建北凉行省的,所以这片领土上不会允许一个血族的人留下,他们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被杀,要么流亡,我不过是选择了比较柔和的一种手段罢了。”

    沈明轩秀眉轻蹙:“是我妇人之仁了吗?”

    我不禁失笑:“你是妇人,但你不见得有多仁慈,早上吃饭的时候还掰走了我半条油条你都已经忘了吗?”

    沈明轩莞尔:“明天份的还给你就是了,这点出息,还三军统帅呢!”

    我摸摸鼻子,悻悻然的带着一鹿的众人横穿郡城,当我们从郡城北门出城的时候,整个郡城的平民几乎全部都走了,留下了空荡荡的街道,宛若一座死城一般,但用不了太久,人族的平民会迁居此地,修生养息,重建北凉行省,特别是那些缺少土地、房屋的平民,会在这里得到一切,从立场上而言,轩辕应的绝对对人族有莫大好处。

    但在血色王庭的眼中,毫无疑问轩辕应会被加上一个“暴君”的标签了,但问题不大,大约轩辕应也不会在意,他要做人族的圣武皇帝,异族怎么看并不重要。

    ……

    出城之后,一鹿向东,越过一条浅水河,再往前走就到了约定的集结地点了,但我们一鹿是第一批来的人,在足足大约半小时后,张灵越才率领一支五万人的人马抵达,随后则是秦战、王霜、柴鹭等人,许多银霜军团骑兵的马脖子下都挂着一颗颗血淋淋的人头,均是血色王庭高层战将的头颅,这些都是用来领功的,虽然看起来十分残忍,但冷兵器战争时代好像一贯就是如此。

    “大人!”

    张灵越走上前,抱拳道:“再往前就是野之国的都城了,根据探报,野之国国主集结了近十万精锐镇守都城,此外还下诏命令镇守边疆的军团全部回国都增援,我们的速度要快,尽早把都城给围住了,否则他们的援兵全部进城之后,我们攻城的损失会更大。”

    “知道了。”

    我点点头:“攻击前进,目标野之国都城。”

    “是!”

    暮色低垂,原野中充满了一种剑拔弩张的杀伐感,二十多万银霜军团漫山遍野的攻杀而去,给人一种莫名的窒息感,而一鹿的两万成员就在银霜军团的一旁,缓缓前行,担任辅助战斗的角色。

    ……

    前方,暮色中出现了一座雄城的身影,城池坚厚,一条条四通八达的官道从城门处延伸入远方的薄暮之中,让人看不清具体的去向,而就在城池上,对方已经准备完毕了,如林甲士矗立在城墙上,长枪突起、刀剑密密麻麻,一门门黝黑的重炮直指着城外,看起来有些吓人。

    而就在城外的旷野之中,一个巨大的传送阵浮现在林地间,此时正有成群结队的血色王庭军队传送过来,准备驰援都城。

    “是援军!”

    王霜手握利刃,一扬眉,笑道:“立刻过去,砍了他们!”

    “别急!”

    我摇摇头,笑道:“王霜大哥,你率领银霜军团先在城外列阵,等待我们的攻城器械,等辎重到了再开始攻城,我先率领冒险者军团攻打他们的援军。”

    “好,你们小心点!”

    “嗯!”

    我哈哈一笑,在一鹿公会的公共频道里笑道:“兄弟们,刷功勋和任务额度的时候到了,立刻散开,把前面的传送阵团团围住,他们要增援的话,我们就围点打援,来多少咱们都能吃得掉!”

    “好!”

    众人大笑,一个个都一副正中下怀的样子。

    ……

    须臾间,一鹿的两万人形成了一个包围圈,开始从四面八方猛攻传送阵内的血色王庭军队,而对方的人传送过来就站在火焰漩涡被挨揍,一个个肝胆俱裂,不顾一切的提着利刃冲向了一鹿的人,但散乱的攻击根本没用,转瞬间就倒在了一鹿的火力之下了。

    眼前,一整片密密麻麻的白光飞梭,这一次一鹿的众人赚得很爽,特别是远程系玩家,对着传送阵扔AOE技能就行,在密密麻麻的血色王庭人群中总能赚到一些甜头,而且几乎是无损刷怪,对方来多少都无所谓,狭小的空间里只能沦为一鹿的猎物。

    就这么一连刷了近一个小时,下午四点许的时候,终于传送阵内出现的援军越来越少了,地面上则是密密麻麻的一片尸体,野之国的边防军队几乎已经完全都一鹿给吃掉了,化为了我们的功勋值和经验值,也就在这时,远方一辆辆攻城云梯、攻城楼车、重炮等出现在了视野之中,银霜军团的辎重终于来临了。

    “准备攻城!”

    王霜拔剑直指远方,嘴角一扬,笑道:“区区的一座都城,不在话下,重炮掩射之后,云梯冲击,给我在最短的时间内拿下这座王城!”

    “是,统领大人!”

    攻城的事情就交给王霜指挥了,他原本就是远东行省的名将之一,虽然是“准名将之一”,但眼前的这种实力碾压的局面由他指挥不会有任何问题,反而是我可以在旁学习一下,毕竟我之前指挥的好像都是移动的遭遇战,或者就是阵地战,真正的攻城战我没有太多经验,特别是在这种成建制的大军团攻城战中,更需要学习一下。

    结果,一门门重炮在城下停下,一共有四排,每排数百门,共计2000门左右,看起来就有些吓人了,在王霜的挥剑命令之下,重炮集火城墙,一道道火舌喷吐,几秒钟后,对方都城上就开花了,一道道密集的爆炸光芒在城池上交织,有的落在城墙上,有的躲在垛墙内,有的则落在城内,转眼间对方的都城守军就乱成一团了。

    “继续!”

    王霜手中剑刃低垂,低喝道:“每门重炮都给老子炮击十次,十次之后铁步营掩护攻城云梯往前冲,谁能第一个杀上城墙的,老子重赏他一万金币,升千夫长!”

    “是,统领大人!”

    炮击声不断,人族的重炮工艺远胜于血色王庭,城下的重炮射程至少有1500米,即便是折算掉对方城池高度的射程折损,至少也还有1200米的射程,但对方则不同,血色王庭的火炮大约也就只有800-1000米的射程罢了,根本够不着银霜军团的重炮阵地,所以这十轮炮击几乎是白挨的。

    而在十轮炮击之后,对方城墙上的火炮也就所剩无几了,完全可以让银霜军团最小损失的攻上城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