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斩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三段录像

    晚间,雁门关。

    ……

    流火军团的帅帐内一片寂静,烛火摇曳,而就在正前方站着一名沉默不语的兵部侍郎,一个极为年轻的后起之秀,就这么静静的等候着我这个真正的兵部“一把手”翻越卷宗,这些都是兵部的陈情,基本上兵部尚书老大人都已经批阅完毕了,而我要做的就是再看一遍,查漏补缺,有什么不对的也能及时纠正。

    为此,兵部老大人一起气呼呼的耿耿于怀,一副“老夫办事你小子还嫌不够老道”的样子,而我每次在朝堂上也只能陪着笑脸,没办法,兵部尚书谭国柱已经是老资历了,当年甚至追随年轻的先帝轩辕应南征北战过,好在老将军办事确实稳妥,每一笔军资的发放,每一批物资的补给都处理得井井有条,让谁都说不出话来。

    没关系,我我一点都不着急,因为每一个兵部陈情我重新“过一遍”都是有奖励的,经验值、功勋值,多多少少都有一点,以至于我根本不用出门练级也能在等级、军衔上稳步领先于国服玩家了。

    不多久后,我放下了最后一卷卷宗。

    “殿下,有无纰漏?”年轻的兵部侍郎问道。

    “没有,老大人做事稳得很。”我笑道。

    他也笑了:“殿下这句话,我一定会带到,想来老大人也会十分开心,说不定今夜翻阅兵书的时候就能多喝一壶酒了。”

    我点头道:“嗯,那就拿着卷宗回去吧,今日事已毕。”

    “是,殿下!”

    他一摆手,两名高阶甲士走上前,将卷宗一一抱起,而年轻侍郎则再次冲我一抱拳,后退走出帅帐,大帐外,张灵越率领一群流火军团甲士守着,并没有进来,于是大帐内一下子就变得十分空荡荡了。

    ……

    “嘟——”

    耳边,传来了星眼的声音:“天行者,防火墙上有情况,是否查阅?”

    “什么情况?看看。”

    “是!”

    下一刻,“唰”的一道七彩光芒在眼前汇聚成了幻月大陆的模样,纵横数十万里,十分辽阔,但竟然不是球形的星球,而是一片浮在海水上的陆地,世界的边缘一片虚浮,与无尽的星空融汇在一起了,也不知道世界尽头是什么模样。

    就在幻月大陆的上空,一道金色光辉形成了天幕,正是来自于星眼系统提供的防火墙。

    此时,天幕上方,一个银色小人悬空而立,口中骂骂咧咧,手中擎着一柄雷电长矛,声音冰冷的说道:“奇怪,为什么突然间这个游戏的天幕会如此浑厚?竟敢阻挡本座进入,是找死吗?”

    说着,他扬起长矛,“蓬”一声轰在了天幕之上,一时间就像是轰在整个幻月大陆的底蕴之上,天幕上有一道金色涟漪激荡开来,迅速化解了这一击的力道。

    “怪哉!”

    空中,又有两个身影出现,均是银色的纯能量体,其中一个浑身沐浴冰霜气息,手掌轻轻的覆盖在了天幕之上,冰气蔓延,转眼间覆盖了至少数千里范围的天幕,就像是为天幕穿上一层冰雪外衣,他满腹狐疑的“咦”了一声,道:“终于不是那个纸糊的防火墙了,难道那些蠢笨的地球人也终于开窍了,知道单进程的闭合防火墙形同虚设?”

    “能破解吗?”另一个身影问道。

    “不能。”

    浑身冰霜的小人收回手掌,天幕转眼恢复如初,他皱眉道:“这次幕后的人更加厉害,说不定此时此刻就在倾听我们的说话呢。”

    “在听吗?”

    第一个出现的小人抚掌笑道:“那就尽管听吧,蚍蜉撼树,不自量力!你赢的只是这一时罢了,时机一到,万事皆休矣!”

    另外两个小人也哈哈一笑:“徒然做人嫁衣罢了!”

    说着,三个小人一起消失在了虚空之中,天幕依旧,之后就没有什么动静了。

    ……

    “引导者。”

    我深吸了一口气,道:“原来他们一直在。”

    “是的,一直在的。”

    星眼道:“我读取了之前防火墙的资料,发现至少上万次引导者访问的痕迹,他们从来没有离开过,就这么坐在游戏里的天幕上空,随时想要利用游戏的机制来获得想要东西就随时下来,一直都是这么肆无忌惮的。”

    “能查询到当初他们怎么带走李逍遥、方歌阙、韩一笑的吗?”

    “可以。”

    星眼道:“幻月、天命两款游戏的源程序事实上是互通的,后台数据共享。”

    “那就查查。”

    “嗯!”

    不久之后,三份游戏录像出现在我面前,正是来自于李逍遥、方歌阙、韩一笑被“掳走”的证据,而显然这也是第一手资料,我必然是第一个观看这些录像的玩家,之前,这些数据是完全被“加锁”的,连游戏主脑都未必能知悉。

    打开第一个录像。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片朝阳与大海的画面,就在大海之上,一条陆地直通深海,陆地之上光秃秃,一点植株都没有,而就在陆地上,有一匹瘦马,一名剑客,剑客倒坐在马背上,身后背着一柄巨剑,手握一个酒葫芦,咕咚咕咚的喝了一口之后,脸上已经有微醺之色,拍拍马屁股,笑道:“马老弟,你说国服到底谁最帅啊?”

    瘦马打了个响鼻。

    “啥?方歌阙?”

    马背上的剑客大怒:“瞎了你的眼睛了,你逍遥爷爷难道不比他方歌阙帅?不然的话,我家婉儿又能看上我什么?”

    瘦马尾巴摇摆,似乎懒得理他,只是赶路。

    “算了,换个问题。”

    剑客再次灌了一口酒,道:“马老弟你说说,国服谁的剑术最高?能追上天上人的剑术,你说呢?”

    瘦马又是一个响鼻。

    剑客大怒不止,一巴掌落在了马屁股上,道:“蠢!奇蠢无比!竟然说韩一笑那小子的剑术更高?他有个蛋的剑术,你逍遥爷爷在剑术一道上能当他祖师爷都绰绰有余,来来来,老哥就让你看一看什么叫比天还高的剑术,看看什么叫做一个白日飞升!”

    说着,他扭头看向天际,在那天空之上,一缕漩涡急旋,牵引着深海中一条条匹练上天,宛若龙吸水,就像是正在吞噬着整个大海一样。

    “终于到了吗?”

    李逍遥微微一笑:“来了来了,飞升一剑,睁大你的狗眼……哦不,*眼,哦不……TMD会被和谐的,那么,就睁大眼睛吧,我去也!”

    说着,一剑飞升,这位人间剑术第一的剑侠就这么循着剑光从马背上冲天而起,笔直的洞穿天幕,与天外人比肩。

    ……

    看着静止住了的画面,我目瞪口呆,感情李逍遥不是被引导者抓走的,而是自己去找引导者去的?这么说来,误会星联久矣啊!

    深吸一口气,打开了第二段录像,这次是来自于方歌阙的片段了——

    一片星光洒落在漫无边际的丛林之中,皎洁的草地之上,清风一掠而过,是一名使用风系魔法御风而过的法师,模样俊逸,没有携带法杖,只是一袭法袍罢了,似乎法杖这种增幅武器都已经变得无比多余了,他就这么在林地上空一掠而过,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不对啊。”

    方歌阙剑眉紧锁,看着星空:“今天游戏里的星位好像全乱套了,怎么回事?”

    说着,他看了看好友名单,道:“李逍遥那厮的ID怎么从我的好友列表里消失了?拉黑我了吗?不至于吧,他还不至于那么小气,那又是怎么回事?”

    忽然空中一道流星掠过,远方的林地里灿烂一片。

    “你在寻找我吗?”

    方歌阙淡淡一笑,手掌轻轻张开,“嗡”一声两道阵法力量萦绕双手,就这么腾空而起,脚踏一方无比巨大的金色法阵,就这么从天而降,当阵法碾压而下的时候,前方的丛林里一道火红巨人的身姿也正在缓缓起身。

    “蓬——”

    巨响声中,方歌阙一脚踩下的阵法硬生生的压在了巨人的肩头,使得它被压得只能单膝下跪,向这位人间法神低头。

    低头俯瞰这位巨灵,方歌阙抬手一指,一缕炎热魔法直接在巨人的身躯之上留下了一道骇人的血洞,他目光凛然,道:“你是什么人?来自何方,又想对这个游戏的世界做什么?”

    巨灵怒吼,却没有回答。

    “做个交易,如何?”

    天空之上,有人作答,当方歌阙抬头看去的时候,却发现整个天空一暗,就像是给世界套下了一个麻袋一样,转眼间一道道禁制符纹出现在了方歌阙的身周,压制住了他的一身法力,方歌阙法力运转于双眸,一双眼眸镀上了淡淡金色,终于看清了那个隐藏在虚空中的银色身影,道:“李逍遥的消失,与你有关?”

    “无关。”

    那人拍拍手,笑道:“我们星联怎么会接引那种一根筋的家伙……纯粹是他自己闯进来,来找我们的麻烦罢了,我们恨不得他马上滚蛋呢,好了不说了,跟我走吧,你天资极高,留有大用!”

    说着,不等方歌阙说话,引导者大手一张,就这么将这位人间法神带离了人间。

    ……

    画面再次静止,播放结束。

    我眉头紧锁,情节对上了,至此,方歌阙大概就被关押在了那个叫做法神深渊的地图之中,为引导者去补全天之壁的残缺规则去了。